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24最最清晰的记忆

    可那些声音怎么会那样清脆,如可以穿透灵魂的银铃,清晰又准确的传送到他的脑海里。

    是真的忘不了吗?

    霍北溟拿出手机,找出密码相册里的照片,看着照片中的两个个人,穿着同一个学校的校服,上次他看到一句话,“最美好的爱情,是你从校服,陪我到婚纱。”

    至此后,他再也不敢看这张照片,锁在相册里,想等它发黄,至模糊不清。

    可现在打开,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清楚极了,能看见阳光在她乌黑的头发上照出白色的光圈。

    能看见她笑开的嘴里是雪白的牙齿。

    能看见她那双黑色瞳仁里面的光芒那样闪耀。

    能看见站在她旁边的自己随时没有笑容,可是眼睛里有温柔,因为她在他身旁吧?

    心上一根琴弦,突然被人被人用力一勾,一松手,弹得心壁瞬间疼痛。

    他的手指摸着屏幕上的女孩,“顾南熙,你还想喝红酒吗?我给你存了一地窖……”

    每一个人都知道海城鼎盛豪门的大少爷喜欢收藏红酒,全世界各地好年份的红酒,哪怕天价,只要能买来的,他都可以毫不吝啬的一掷千金。

    可谁又知道,他自己并不是好酒之人,且酒量不好。

    只不过因为年少时,有个聒噪的女孩,一直找他讨酒喝,想尝一尝最贵的红酒。

    他便一直买,想等到她能喝的时候,给她尝一尝。

    霍北溟猛地一吸气,心口疼得厉害,他要不断的深呼吸,才能让自己的疼痛可以得到片刻纾解。

    酒精冲进身体,一点点被吸收,分散进血管,细胞,让每一条神经都开始为了酒精而跳动,跳动得久了就会疲倦。

    可那些酒精有毒似的,带着顾南熙的影子游遍他的全身。

    霍北溟越喝越多,顾南熙的样子越是清晰。

    他以为喝多一点就可以把那个女人从脑子里赶出去,但是喝得越多,身体越重,被那个女人压迫得连呼吸都开始不太顺畅了。

    “哥哥,你为什么可以偷偷喝酒?”

    “我是男人。”

    “你也没成年,你也不可以喝,哥,你给我尝一点,我就不告诉阿姨你偷喝酒了。”

    那是他没有理她,慢悠悠的把瓶子塞上,“你别动酒的心思,答应过我不准喝,你动这瓶子试试!”

    那时她又是多大?12岁?13岁?还是扎着马尾,穿着霍思思所谓的才穿过一次的淡蓝色羊绒大衣。

    无论被霍思思嫌弃得多深的衣服,只要穿在她的身上,都是好好看的。

    那天,她看了他很久,没有抢他的酒瓶,而是伸出小舌头舔掉了他嘴角的酒液。

    那日大雪,窗外白雪皑皑,寒风吹过窗户,带着挑衅的呜呜声,可他的心里突然间春花盛开。

    她咂着嘴,嫌弃的皱眉,“哥,你的品位真差!这种味道你居然还偷着喝。”

    看她的眼睛里毫无波澜,他却心鼓狂擂,那一夜,他听见自己的胸腔里,有个拳头大小的东西,“怦咚怦咚”的跳了一夜。

    然而那个女生,她面不红,心不跳的照样睡觉,起床,上学,什么反应也没有。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的关系越来越恶劣,互相看不顺眼,甚至不说一句话。

    霍北溟脚边的酒瓶滚了一地,喝得越多,脑子越清醒,那些模糊的,断了线的记忆纷至杳来,让他想要关上的心门突然被挤爆。

    最最清晰的,她18岁生日那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