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25那么爱你为什么

    初秋的海城,落叶成金。

    他买好生日礼物,是一瓶波尔多红酒,那是波尔多红酒最好的年份,顾南熙成年了,她可以喝酒了。

    酒还在副驾驶室,他便从车里看见了墨连城的车刚刚开进霍园。

    对墨连城和顾南熙的绯闻,他是知道的,也警惕了起来。

    果然,吃饭的时候,母亲宣布,等顾南熙20岁的时候,就和墨连城订婚。

    墨家的家长也在,显得很正式。

    副驾驶室的红酒没有拿下来,他看着墨连城,怎么都看不顺眼,顾南熙是眼睛瞎了吗?找了个二世祖!

    那天整个饭局他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看着他们谈笑风生很是碍眼,那天晚上,他把本来打算送给顾南熙的那瓶酒喝了个干净。

    越想越觉得心里气。

    怎么就把眼皮子地下的女人搞丢了?

    酒精真的是个好东西,也是个犯罪鼓动剂。

    那天晚上,他借着酒劲,装醉,掀开她的被子,她吓得差点叫起来。

    他怎么能给她那样的机会?

    于是他捂住她的嘴,威胁她,“顾南熙,你叫出来,也没有人会帮你!在霍家,我才是大少爷!”

    他要她的时候,她哭了,他不敢看她的眼睛,便捂着她的眼睛。

    眼泪流了他一手心,像硫酸一样烫痛了他的心。

    他喜欢的女孩,居然要用强?

    后悔吗?

    偶尔吧。

    他真的做不到那么大度,让她去嫁给别人,他甚至都不记得,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对他疏远的。

    那种感觉让他发慌。

    他真的没有料到,自己会沦落到那种地步,一个眼睁睁看着长大的童养媳,居然不爱他,会爱上一个二世祖。

    那时候他第一次开始看不起自己,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好,是没有墨连城高大英俊,还是击剑马术不如墨连城,难道才艺术天分上和墨连城差了很远?

    自我否定的过程一旦形成,便恶性循环。

    他的脾气开始暴躁,对顾南熙也粗声重气,她只要一点不让他满意,他都会对她破口大骂。

    好像不是这样,好像又是这样。

    太累了。

    心里住着一个顾南熙,让他的人生如徒步行走在荒漠,断水断粮,四面无援,每一段回忆,或清晰或模糊,都只有他还清晰的记得,那个顾南熙,又怎么可能知道?

    霍北溟想睡,睡不着,拿出电话,给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点了拨号键。

    一遍遍的听着提示,语音机械的告诉他顾南熙已关机,如果她开机,便可以看见他的来电提醒。

    喝醉了真好,不会在意自尊,不会在意脸面,更不会在意她是不是爱他。

    他只是一味的拨打,想让她开机的时候看见有个厚脸皮的男人给她拨了很多电话。

    如果她良心发现,回了他一个,他就装作一本正经毫无情绪波动的问她,“儿子还没有名字,你有没有好的想法,就算我们两个不会再有交集,孩子总是共同的,你如果有好的想法可以和我探讨。”

    如果他不逼她那么紧,她应该不会躲了吧?

    如此,他便可以经常听见她的声音了吧?

    那么爱她为什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