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26恶劣的存在

    她那么不好!

    简直是个恶劣的存在!

    可是那么爱她为什么啊?

    心口在听着一遍遍关机的提示音中阵阵绞痛,最终,疲惫不堪却毫无睡意的男人将电话拨给了裴沛。

    太晚了,电话响了好一阵才被接起。

    裴沛带着睡意的声音穿过信号传到霍北溟的耳朵里,“北溟?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吗?”

    “姐……”

    霍北溟声音一出,裴沛立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已经判断出霍北溟喝醉了,“北溟!你在哪儿?”

    “我在酒窖里,你过来陪我喝几杯,你不是会催眠吗?你让我,让我睡个觉。”

    裴沛偏头夹着电话,她太了解这个弟弟,在外面一副生人勿进的冷酷样,那是因为他从来不让人看见他的脆弱。

    可是电话里的语气带着祈求,那是脆弱到了极致的表现。

    也充分说明了霍北溟对她这个表姐的充分信任。

    霍北溟是信任裴沛的,裴沛善于观察微表情,研究心理学,但是即便她看穿了霍北溟的一切,都一直以尊重的态度保持沉默。

    而且从不主动去窥探霍北溟的隐私。

    霍北溟知道自己在裴沛面前会无所遁形,刻意保持距离,但也知道裴沛是个有职业道德的人,不会担心自己真有什么问题会被泄露隐私。

    那种信任是很微妙的。

    就像两个交心的朋友,哪怕三五年不见面,突然间联系也不会觉得突兀,依然如故。

    裴沛赶到霍家,输入霍北溟给的密码,一路进了地下室的巨大酒窖。

    推开门,裴沛便看见倒在沙发上霍北溟,她将包丢在沙发上,然后弯身把霍北溟摆正,“混小子,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裴沛皱眉将脚边的酒瓶踢开,骂道:“想喝死自己啊!人参补品还是怎么的?是不是喝了长生不老?”

    霍北溟拉住裴沛的手,睁着眼睛看着她,“给我催个眠,我几天没有睡了,我必须得睡一觉,后天有个项目大会,再不睡,大脑要坏掉了。”

    裴沛心下一震!

    上次霍北溟喝多了不清醒,说那些话她可以理解,但是今天的霍北溟单从眼睛里的清明程度就可以判断,他现在神识还算清晰,并没有过分糊涂。

    略微清醒的状态下,霍北溟第一次要求被催眠。

    裴沛慢慢跪在沙发边,像个长辈一般摸着霍北溟的额头,温声询问,“北溟,你不怕我借着催眠的由头,窥探你的隐私嘛?”

    “我除了顾南熙,还有什么隐私?”霍北溟嘴角的笑意浮现,几分凄然,“你不是知道吗?我喜欢她,偷偷的,霸道的,又极度自卑的。”

    霍北溟声线一顿,已有哽声,“我骗得过任何人,偶尔也骗我自己,但是我骗不过你,就算你一直在国外,你一回国,看见我的状态就知道我在想什么……”

    说到这里,霍北溟笑着吐了口气,“要是顾南熙像你一样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该多好?哎,有什么好?她又不爱我,知道我想什么,更会躲得远远的。”

    裴沛舔了舔嘴唇,她一直在国外,最近两年才回国,以前回国过年也很少见到顾南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