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南方心向北

47执念太深

    霍北溟再次笑出声,“你们不用害怕,真相会一个个跳出来,我说过,所有参与的人都跑不掉。”

    霍北溟靠近白云珍的时候,抬手一招,叫来两个保镖,拔了霍思思和白云珍的几根带毛囊的头发。

    白云珍疯了一样又踢又闹的喊,“霍北溟!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你母亲!你非法禁锢,我要去告你!告你!”

    霍北溟随便抽了两张餐巾纸把两个人的头发分别包好,“我越想越奇怪,为什么你会对霍思思比对我还好,我们三个人对立的时候,明显我是老鹰,你是母鸡,而霍思思像个小鸡仔一样躲在你的身后,太奇怪了。所以我在想,你们到底是不是什么亲属收养的关系,可同样是收养,为什么你对顾南熙那么差?我想不通……我得证明一下,谁叫你刚刚那么慌张呢?”

    白云珍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一直强势的她嘴里反复念叨的只有一句,“霍北溟,你个不孝子!”

    霍北溟又笑,“你看看,你叫我的名字,很多时候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可是你叫你的养女,永远都是‘思思,思思’。”

    霍北溟并不是真的想做亲自鉴定,是临时看到白云珍不断维护霍思思的样子突然决定的。

    这后面,兴许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

    霍北溟把自己的头发也拔了下来,送到了鉴定中心。

    ——

    一切还没有结果的时候,万越生遇见了霍北溟。

    裴沛陪在身侧。

    霍北溟冷冷笑了笑,带着轻蔑,“顶级的心理学教授……”

    万越生唇片紧抿,“霍先生,如果我们可以聊,就坐下来聊聊,如果不行,那么你想怎么将这件事公布出去毁掉我在社会上的声誉和地位我都同意。”

    霍北溟在星辰的病房,星辰睡的很深,每天不管霍北溟接电话还是工作,星辰都没有太多反应。

    霍北溟自己也不想离开,他进不了重症监护室,只能陪着女儿。

    他有太多缺失的父爱需要补偿给这个可怜的女儿。

    他抬了抬手,指在房间里一张椅子上。

    万越生坐下来,“我是有负罪感的,所以上次你母亲又来找我,要给你删除关于顾南熙的记忆,我拒绝了,我明确告诉了她,你已经做过两次,不能再做这样的治疗,会得神经病。”

    霍北溟每天连轴转,根本没有空闲,很多事情一件一件的查下来,很累,他根本没来得及去查万越生,之前也只是诈裴沛。

    而且这些天直接切断了霍思思和白云珍的所有联系方式,也明里暗里让是透露给了裴沛。

    真的心里有鬼的人,一定会觉得霍思思和白云珍已经什么都说了。

    看到万越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提醒自己绝不可以在心理医生面前露怯。

    此时的霍北溟没只是尽可能的少说话,“现在我女儿生不如死,你当初倒不如答应了她,让我做个神经病,我也免得见证她们的痛苦。”

    万越生眸光一紧,裴沛把霍北溟和顾南熙的遭遇都说给了他听,他是后悔的,以为改变了记忆,两个人就会分手。

    可那两个人,执念太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