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章 拥抱

    “谁,谁要和你试一试啊。”

    “走吧。”许鹤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玩味,拉着聂倩倩就要离开酒店。

    聂倩倩一看大事不好,全身都在反抗着,“你们在做什么?”

    幸好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莫尚谦的声音。

    许鹤溪和聂倩倩这才停止了打闹,聂倩倩趁许鹤溪一个不注意挣脱了他拽着的胳膊,跑到了莫尚谦的身边。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的举动挑了挑眉,“我看你在那悲春怀秋呢,逗逗你的小朋友。”

    许鹤溪一边整理刚刚打闹的时候,弄乱的衣服,一边云淡风轻的说着。

    听见许鹤溪的话,莫尚谦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满意这个说法。

    “好了,现在就把她还给你了。不过,你可得看好了啊,说不定什么时候,你的小朋友就被谁抢走了。”许鹤溪明明是笑着说出这些话的,可是聂倩倩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认真。

    “走吧。”莫尚谦并没有搭理许鹤溪,而是揽过聂倩倩的肩膀打算离开了。

    许鹤溪看到莫尚谦想走挡在了两个人的面前,“怎么这么急着走,一会儿还要去唱歌呢。”这才是平时的许鹤溪,玩世不恭,聂倩倩怀疑刚刚是自己看错了。

    “很晚了,我送倩倩回家。”莫尚谦轻松躲过了许鹤溪的阻挡。

    许鹤溪看着执意要走的莫尚谦,只能遗憾的耸了耸肩,“小倩倩,我们下次见咯。”

    看着痞痞的许鹤溪聂倩倩也直接忽略了他。

    聂倩倩明显感觉到莫尚谦的心情,在酒桌上就不是十分的开心,虽然正在开车的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莫名的,聂倩倩还是觉得他不开心。

    “科学实验证明,心情不好的时候,开车出车祸的概率比平时还要高上三倍。”在莫尚谦连续闯了第三个红灯的时候,聂倩倩忍不住开口提醒着。

    “抱歉。”莫尚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有些失控了。

    聂倩倩虽然不知道莫尚谦因为什么心情低落,但是自从他们认识以来,无论是向自己表白,还是上班正经的他,聂倩倩都觉得那是属于莫尚谦的情绪,偏偏伤心,聂倩倩觉得那并不属于莫尚谦。

    “我说你一个堂堂尚谦公司的总经理,还能有什么事情难倒你?在困难的事情都有解决的一天。”聂倩倩想着今天就再当一次好人吧。

    突然车子靠着路边停了下来,莫尚谦看着低着头的聂倩倩,心中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填满了胸腔。

    “谢谢你,倩倩。”莫尚谦拥抱住了聂倩倩。

    一瞬间,莫尚谦的气息,还有还未散去的烟味包围住了聂倩倩,聂倩倩本能的想要推开莫尚谦,就在手碰到莫尚谦的那一刹那,她却犹豫了。

    就这一次吧,仅限这一次。这么想着聂倩倩打算推开的手变成了安慰的手,轻拍着莫尚谦的后背。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心情不好,但是人这一生正是有喜怒哀乐所以才精彩啊。”聂倩倩把自己平时安慰自己的话,说给了莫尚谦听。

    莫尚谦听完之后,抱着聂倩倩的手更加紧了紧,许久之后,莫尚谦松开了手,看着聂倩倩的眼睛,“倩倩,做我女朋友吧。”

    本来车里还弥漫着感动的气氛,莫尚谦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气氛,聂倩倩不由自主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说,莫大经理,我这以为你遇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呢,合着您就是缺一个女朋友啊?”

    莫尚谦看着表情古灵精怪的聂倩倩,脸上这才有了一点笑意,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聂倩倩的脑袋。 聂倩倩看着已经恢复常态的莫尚谦,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我把你拉入黑名单里了啊。”

    “这么说,我已经在你的朋友圈里了?”不愧是商人,莫尚谦一下子抓到了聂倩倩话里的重点。

    聂倩倩看着驾驶座上,这个男人不经怀疑,刚刚那个冷酷伤心的男人是莫尚谦吗,“我现在深刻的怀疑你的智商。”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莫尚谦的话,但这何尝不是一种肯定呢。

    “知道了。”莫尚谦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这才重新发动车子汇入了大街上的车流里。

    “到了,谢谢你了,路上注意安全啊。”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莫尚谦已经很熟悉聂倩倩回家的路线了。

    聂倩倩拒绝了莫尚谦送自己进小区,毕竟自己也不想这么麻烦他。

    “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慢?”正当聂倩倩专心的走路的时候,旁边树影下突然有人不满的声音响起。

    聂倩倩下意识的拿起肩膀上的包自卫,“谁?”现在路上就自己,聂倩倩很确定声音就是跟自己说话的。

    “是我。”树影下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聂倩倩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今天过生日的许鹤溪。

    聂倩倩这才放下了防备,原来是自己认识的人,聂倩倩发现这段日子以来自己新认识的人还真多,“你不是去唱歌了吗?”

    明明刚刚和莫尚谦离开的时候,许鹤溪说过他们还打算去唱歌,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许鹤溪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你不在,又没有什么意思。”

    聂倩倩怀疑,现在的有钱人,智商是都不太高吗?明明自己和许鹤溪明明只见过三次,说的好像自己对他有多么重要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