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十四章回忆

    出了傣妹之后,聂倩倩跟在莫尚谦的身后,因为强忍着笑意,小脸已经憋得通红,想想刚才莫尚谦那滑稽尴尬的样子,真是可以够他小半年的了。

    “嘭!”刚到地下停车场。莫尚谦原本还走在聂倩倩的身前,却不知为何晕倒在地。

    聂倩倩背着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怔在原地。片刻后,她忙走到莫尚谦的面前,原本还以为他是再跟自己开玩笑,只见他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喂,你没事吧?喂……”聂倩倩推了推地上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聂倩倩来不及多想,扶起地上的莫尚谦,伸手拿过她手中的车钥匙,将他放倒在后排座椅上。

    插上药匙,拧开,聂倩倩看着这些不只是脚刹还是刹车的时候,慌了神,拿到驾照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两年没有碰过车子,曾经学的已经还给了教练,看着坐在后座越来越难受的莫尚谦,此刻也只能拼了。

    放手刹,挂挡,送刹车,车子缓缓的超前走去,聂倩倩猛地一踩油门车便除了地下车库的门口,一路朝着最近的医院驶去。

    在她已经不记得闯了几个红灯,拐了多少个弯之后,崭新的路虎总算是在平安的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医生,医生,那边有人很不舒服。”聂倩倩没有顾得上车内的莫尚谦,跑进医院,看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也不管他是什么科室,求救道。

    医生闻言,忙吩咐了几个医护人员,合力将莫尚谦从车上抬到了医院的担架上,莫尚谦被抬下来的视乎,脸已经红的有些发紫,还微微有些肿。聂倩倩站在一旁吓得已经快哭出来了。

    她本就害怕医院,在这里她失去爱着他的父亲,她害怕,害怕莫尚谦也会在这里失去生命,刚才明明还好好的跟自己吃饭,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莫尚谦被推进了手术室,聂倩倩半蹲在手术室外座椅边的递上,颤抖的从包中拿出手机,泪水已经模糊双眼,她翻找着赵特助的地方。

    今天莫尚谦为了能单独与聂倩倩用餐,早早便让赵特助下了班。刚从浴室走出来的赵特助,下身只围了一条毛巾,走到桌边拿起桌上震动已久的电话,看见聂倩倩三个字的时候,让他心中有些疑惑,神兽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了聂倩倩略带哭腔的声音:“莫尚谦进了手术室,我,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他的家人。”

    赵特助顿时心中一惊,却仍然强忍住不安,问道:“哪家医院,我现在过来。”

    聂倩倩告诉了赵特助的地址后,电话便挂断了,看着手术的灯还亮着,聂倩倩的心已经沉到湖底,她担心的蜷缩成一团,呆呆看着手术室的灯,一切仿佛回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的那个雨夜,聂倩倩至今难以忘怀。她和妈妈做好饭菜等待着还未下班的爸爸,看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从七点到八点再到九点,爸爸依然未归,一丝不安染上心头。爸爸电话始终打不通,她和妈妈焦急的等待着。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打破了家中的寂静,聂倩倩原本以为是爸爸打来,接起电话,就装作不满的抱怨道:“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跟妈妈都等急了。”

    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并不是爸爸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你好请问是聂远志的家属么?我们是第一人民医院,你们赶快过来吧。”

    电话“啪”的一声从聂倩倩的手中滑落,此时她已泪流满面却不自知,她看着妈妈,口中说了些什么,她至今都想不起来,只看见妈妈也哭了,拉着她冒着大雨,打了出租车朝着医院驶去。

    可惜的是,她们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聂倩倩就跟现在的姿势一样,半蹲在地,呆呆的看着手术室的灯发呆,她在期待也在害怕。

    她期待医生可以出来告诉自己,她的爸爸没事,更害怕从医生空中听到那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她在门外祈祷着,菩萨可能因为太忙,终究没有听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看了眼聂倩倩和聂妈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呼吸。”

    天旋地转,世界陷入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颜色,聂妈妈听到后,之间晕了过去,聂倩倩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被蒙着白布缓缓被推出来的爸爸,已经忘了哭泣。

    后来他们才知道,赶着去给她买蛋糕的爸爸,回来过红绿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喝醉酒的司机,最后才酿此惨祸。

    聂倩倩至今还记得,那是因为自己前日朝着要蛋糕,爸爸今日才会去买的,是自己,是自己害死了爸爸,如果爸爸不是为了满足自己要求,就不会去买蛋糕,更不会遇到那个喝醉酒的司机。

    那件事情之后,司机赔偿了一笔钱给聂妈妈,聂倩倩看着那些用父亲的性命换来的钱,第一次与妈妈大吵了一架。

    她知道这些钱可以减轻妈妈的负担,自己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可是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去用这笔钱,所以从上大学开始,她就开始打工,大学的学费基本上都是她自己赚的,爸爸的那笔钱一直存在银行,妈妈们总是苦笑着调侃道:“这笔钱是我养老的钱,你可别想要。”她知道,那是妈妈想要告诉自己,现在她花的每一笔钱都不是父亲那买了父亲性命的钱。

    妈妈在生完自己之后就没有出去工作,一直是个家庭主妇,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忽然离开,自己执拗的不愿用那笔钱,妈妈毅然决然的决定出去找工作,十几二十年没有上班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工作,再接连碰壁之后妈妈决定,推着小车在外卖起了早点。

    对于妈妈聂倩倩心中总有一份亏欠,自己的任性害她失去了她深爱的丈夫,为了自己那份可悲的固执,她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啪!”手术室的灯灭了,聂青青从回忆中惊醒,看着她缓缓朝她走来的医生,她却已经无力站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