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十八章 相识

    陈欣怡对于聂倩倩的解释表示很满意,再三发誓绝对不会讲莫尚谦生病的事情说出去。觉得聂倩倩把她当做真正的朋友才安心的没有继续追问这两天他们在医院都做了些什么?

    不一会饭菜端了上来,三人没有在讨论莫尚谦的话题而是聊些日常的事情,聂倩倩看着二人,时光似乎回到了四年前。

    大学报到的第一天,虽然已经过去离爸爸过世已经过去一年,但是聂倩倩并没有从失去父亲的悲痛中走出来,现在所上的大学也是父亲生前便替 自己决定的,正好选的也是自己喜欢的专业。

    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学校虽然离家也不算远,但是聂倩倩还是决定偶尔住在宿舍,这样也好方便自己多学习一些,第一年的大学学费是她暑假打工攒下的,聂妈妈看着固执的女儿,心中虽然心疼,但是却为阻止,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长大了,人生的路总要她自己一个人走,自己要做的是绝对不能给她拖后腿。

    聂倩倩拉着一个行李箱站在宿管阿姨给她分的宿舍门口,始终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住过宿舍,离开家的感觉这也是第一次尝试,父亲去世的这一年,她拒绝了同学们很多的邀请,最后导致大家与她渐行渐远,她指向好好读书,让九泉之下的父亲能为她的女儿感到自豪。

    大学第一天,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陈欣怡,这个与同年台湾偶像剧《命中注定我爱你》中女主角同名的女孩子。

    陈欣怡从宿舍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站在门口发着呆的聂倩倩,热情的与她打着招呼,全然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陌生,“你也是我们宿舍的么?我叫陈欣怡。”说着,手中还拿着一个脸盆,另一种伸出来友好的跟聂倩倩打着招呼。

    聂倩倩看着面前笑的像花一样的女孩子,嘴角也不免扬起一丝微笑,伸手自己的手与陈欣怡打着招呼。

    陈欣怡俨然已忘了自己原本想要做的事情,热情的替聂倩倩将行李箱拉近宿舍,还替她介绍着宿舍中的另一成员,王悦。

    王悦给聂倩倩的第一印象,便是冷清难以相处。当时自己也是战战兢兢的跟她打了招呼。

    缘分这个东西总是妙不可言,原本可以住四个人的宿舍,却只住了三个人,据说这是王悦的父母动用了关系为王悦某来的福利。

    本来想让王悦一个人住一间,却害怕自己的女儿太孤单,两个人又怕万一双方有什么不和,这样岂不是尴尬,最终决定住进去三人,然而聂倩倩和陈欣怡就是被荣幸的选为能与王悦享受此等优待的二人。

    刚住进的三人虽然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很好的关系,聂倩倩每天就是上课下课图书馆吃饭睡觉,单一的生活着,星期六星期日的时候都是回家陪陪妈妈,王悦在宿舍的时间也很少,一个星期最多两三天,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回家,陈欣怡是外地的,从星期一到星期日都是待在宿舍,只有节假日的时候才会回老家,她总是用一种羡慕的口吻,对着聂倩倩和王悦说着:“本市人真好,我好想我的阿爹阿娘啊。”

    每到此时,王悦与聂倩倩总是会不约而同的在星期一归校的时候给她带些好吃的,就当是抚慰一下她那受伤的小心灵。

    真正让他们关系变好的还是在大一的下半年,那是一个星期六,半夜一年多,还在熟睡的聂倩倩接到了陈欣怡打来的电话,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与她诉说着:她晒在阳台上的内衣内裤刚才好像被偷了,她很害怕,害怕一会有什么好色之徒惦记她的“美色”虽然她并没有。

    这类的事情上半年在本事的某个大学发生过,某校的一个女孩子星期六一个人住在宿舍,刚开始是发现阳台上得内衣被偷了,当时虽然害怕,却也没敢多想,谁知道两个小时候后,那色狼竟大胆的从窗户爬了进去,将那女孩子强奸了,最后听说那花一般年纪的女孩不堪受辱,跳楼自杀了。

    当时看到这消息的时候,陈欣怡还打趣的跟聂倩倩和王悦说,要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绝对会打的那色狼哭爹喊娘。可是有些事情没有发生时,怎么说都可以,可是真的遇到,会做出怎样的反应,谁又会知道呢?

    聂倩倩是第一次见陈欣怡如此恐惧的声音,想着陈欣怡一身白衣站在教学大楼的楼顶跟自己道别的场景,聂倩倩惊得起身麻利的穿上衣服,没有来的及跟妈妈交代,出门打了辆出租车朝着学校驶去。

    聂倩倩后来想来想,自己当时担心陈欣怡到忘了自己的安危,可能在很早以前自己就已经将她当做自己很好的朋友了。

    聂倩倩付了车钱,下了车,却意外的看见了王悦,王悦的此时的样子着实有些滑稽。头发上还卷这一个发卷,一只脚穿着运动鞋,一只脚穿着拖鞋,身上的衣服扣子也都扣错了。

    王悦看到聂倩倩的时候也是一惊,聂倩倩的打扮比她好不到哪去,一只脚穿着拖鞋一只脚竟然还穿着凉拖鞋,卫衣的外面竟然套了件T恤,头发就跟鸡窝一样乱糟糟的。

    两人来不及多想,王悦率先开口道:“现在已经关门了,进不去。”

    聂倩倩想了想拉着王悦便朝着朝着另一边跑去,看着高高的栅栏,两人没有多想,慢慢的翻了过去,聂倩倩一个不小心还将卫衣外的T恤刮坏了。

    推门而入,聂倩倩和王悦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顺手开了寝室的灯,只看见陈欣怡卷缩在被子里,头跟手一点都看不见。

    “欣怡?”聂倩倩轻轻的唤了 一声,被子中的陈欣怡听见喊声,这才缓缓的从被子中钻了出来,看见面前站着的聂倩倩和王悦,犹如看见救世主一般,抱着两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