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十四章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接完视频之后的聂倩倩摸了摸自己有些饿的肚子,起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今天的晚宴就吃了那么几口点心,后来被莫尚谦拉着待在身边,那边都是些大人物,自己也不好太放肆的吃,导致现在的肚子饿得呱呱。

    “这晚宴才刚刚结束,那些美食应该还没有收拾,我还是去那里再拿些吃的吧。”这样想着,聂倩倩起身换下身上的礼服,穿着件白色T恤和牛仔裤便,朝晚宴举办地走了过去。

    泳池边的那些服务生正在收拾,聂倩倩拿着一个空盘子,上前拿了些还没被收走的事物,惹得服务生不时的像她投来探究的目光,那样子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鄙视。

    聂倩倩并不在意,毕竟这个社会本就是这样,穿着小礼服的自己站在莫尚谦的身边,即使是在乞丐,在他们的眼中也是上层人士,脱下礼服,没有莫尚谦,自己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聂倩倩坐在水池边,吃着堆得跟小山一样的点心,双脚放在水中,样子好不惬意。没有了众人的喧闹声,有了时间好好的欣赏一下,觉得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呢。

    美好的一切却被“嘭”的一声打破,原本平静的池水泛起了层层涟漪,聂倩倩抬头望去,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在水中挣扎着。

    聂倩倩见状忙放下手中的事物,一个纵身跳进池中,其实自己在上大学前也只是个旱鸭子,如今能有如此优美的泳姿还要多谢谢王悦。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王悦的父母为了能让自家的女儿多学几样防身的技能,便给让她在暑假的时候去考什么救生员证,王悦在很小的时候又一次跟父母去水上乐园玩,从泳圈中掉进过水池中,当时呛了好几口水,从那以后一向完美无权的王悦便很怕水。

    大学的时候她的父母见此事必须解决便擅自做主给王悦报了名,因为害怕王悦害怕,还好意的替聂倩倩也报上,陈欣怡暑假的时候回了老家。

    后来的后来,在教练的魔鬼式训练下,王悦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恐惧,而自己也顺利的考到了救生员证。

    至于王悦怎么克服困难的,这还要多谢自己的舍身精神,某一天晚上在家看了某部偶像剧,剧中的男主角同样也是个害怕水的人,可是有一天女女主角不小心落水,男主角一个纵身跳下水英雄救美的英姿在聂倩倩的脑中始终挥散不去。

    王悦虽然不是剧中的男主角,自己也不是剧中的女主角,可是想想王悦那外表冷漠冷心狂热的样子,肯定不会致自己的生死与度外的。

    最后她联合教练,决定给王悦来一剂猛药,水池中退抽经的自己,不听的喊着救命的样子,兼职比那专业演员还要专业,原本还在浅水区王悦见状一个纵身跳入水中的场景,自己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想来也肯定不属于那剧中的男主角。

    从那件事情之后,王悦的确克服了心中的心魔,不久之后就取得了救生员的资格,想起事后教练为自己的演技表示肯定竖起大拇指的样子,聂倩倩只是干笑一声,其实当时的自己的确是脚抽筋了,救命的样子可真不是装的,若是当时王悦没有就自己后果还真的不敢让人想象。

    陈欣怡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笑的前俯后仰的样子,至今自己依然记得,王悦则是轻轻的拍了拍聂倩倩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倩倩,下次万不可拿自己的姓名开玩笑。”

    聂倩倩缓缓的将落入水中的人拖上岸,周围除了她再无旁人,那被自己救起的不是别人,正是原本应该跟莫尚谦在一起的许鹤溪,对于他为何出现在这里,聂倩倩无从得知。

    伸手拍拍许鹤溪的俊脸,问道:“喂,许鹤溪,醒醒。”半天见对方没有反应,趴在他的心口似乎都听不见心跳声,聂倩倩有些急了。

    双手交叉着在他的胸口按了几下,然后捏住他的鼻子,对准他的嘴做起了人工呼吸,一下,两下,三下,还不见对方醒来,聂倩倩更着急了,略带哭腔的说道:“许鹤溪,你可千万不要死啊。”说着再次给她做起了人工呼吸。

    忽的觉得自己的头被一掌大手按住,唇与唇的相交,聂倩倩这才清醒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许鹤溪妖媚的眼睛,眼角的那颗泪痣更显眼些,生气的推开他。

    “啪!”响亮的巴掌声想着在整个泳池的上空,聂倩倩眼睛微红看着同样一脸震惊的许鹤溪。

    “生气了?对不起!”许鹤溪看着聂倩倩微红的眼圈,道歉道。

    对于生死聂倩倩本就相当在意,许鹤溪却还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不想跟他说些什么,聂倩倩起身要走,却被许鹤溪拉了回来。

    许鹤溪知道她真的是误会了,忙解释道:“我的东西丢在这里,所以本想回来取,可是却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水中,我不会游泳,真的,而且我刚才的确是昏迷了,醒来的时候看你那么担心的样子,我真的很开心。我真的可以发誓。”

    其实有些是实话,有些是谎言,许鹤溪的确不会水,是看见聂倩倩在池边他才想要逗逗她的,想要看看自己在她的心里是否也有一席之地。聂倩倩有专业救生员资格证,自己也是在无意中看见了聂倩倩的简历后知道的,虽然被呛了几口水,却也不至于人工呼吸。

    只是聂倩倩吻着自己的,当然那也紧紧只是人工呼吸的样子,让他想要更深的去尝试她的甘甜,此时的他也有慌了,虽然结果的确让他很满意,但是聂倩倩若是因为这件事情以后再也不理自己,那么自己岂不是的得不偿失。

    见聂倩倩并不说话,许鹤溪开玩笑的说道:“小女子救命之恩,本少爷定当以身相许。”话中究竟有几分玩笑几分认真,只有许鹤溪自己明白。

    聂倩倩闻言,破涕而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