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十六 甜蜜又苦涩的初恋

    “他是谁?”许鹤溪半倚在总统套房中客房的门边,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屋内的聂倩倩正在浴室中清洗着,门外许鹤溪的话他自是听见到了。

    他是谁?原本以为此生他们不会再相见,没想到还会再见?

    他是谁?他是她除了爸爸以外,第一个喜欢的男生,他是那个让自己对有钱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人。

    当年那段青涩的初恋,最终以被甩而告终,当她回到宿舍哭的昏天黑的时候,陈欣怡掀开自己的被子,心疼的怒斥道:“丫的,他顾念以为自己是校草就了不起,以为自己有点钱就了不起,还真把自己当做花尽花开,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东西了,倩倩不要哭,去问他,问他为什么要分手,这样没有一点征兆一点理由的分手,你能接受么?”

    看着陈欣怡掐着腰一种泼妇骂街的样子,王悦走了过来,看了看眼睛肿的跟核桃一般的聂倩倩,心疼的说着:“倩倩,顾念是不是真的喜欢你,我们这群姐妹都看在眼中,如此没有理由的分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去问问他,如果真的有的话,大家说开不就好了么,若是真的不爱了,也该给个理由不是么?”

    聂倩倩抽泣着看着王悦和陈欣怡,觉得这样自己也不是个办法,这个星期没有回家妈妈已经很担心了,决不能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妈妈的面前。

    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穿好衣服,在陈欣怡和王悦的陪同下,他们朝着学校的篮球部走去,陈欣怡早就打听好了,顾念现在正在篮球部。

    “倩倩,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的。”陈欣怡握着拳头给顾倩倩打气道,王悦在一旁点了点头。

    聂倩倩站在门口深深的吸进一口起,在缓缓的吐了出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在王悦和陈欣怡关切的目光下,缓缓的走了进去。

    篮球场上空无一人,聂倩倩想着他们应该是在更衣室,便走到了更衣室的门口,聂倩倩靠在男更衣室的门口等着顾念,更衣室的交谈声传入了自己的耳中,“顾念,当时我就跟你说了吧,这聂倩倩不适合你,你还非要不听,现在好了吧,分手了。”更衣室传来了顾念队友大左的声音。

    “分手就分手,是我们顾念甩了她可好。”另一个篮球队员在一旁调笑道。

    “你说你,咱们校花可是垂涎你已久,你呢却偏偏看上了那长相不算出众,成绩还算可以的聂倩倩。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大左问道。

    “该不会是看上了聂倩倩的身材吧,要说身材,这聂倩倩也不如咱们的校花啊。”门口的聂倩倩听着,小的通红,男生的谈话都如此赤裸裸么。

    顾念的声音没有平常为温暖,说出的话语却把聂倩倩瞬间打入谷底,“鲍鱼吃多了,偶尔想试试小菜,如今觉得小菜的味道,的确不如鲍鱼。”

    更衣室的男生们传来一阵哄笑,眼泪顺着聂倩倩的眼角落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篮球馆的,只记得见到王悦和陈欣怡之前,自己擦干眼泪,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陈欣怡看着是聂倩倩一个人走来的,忙上前关心的问道:“倩倩,怎么样?顾念怎么说?”陈欣怡虽然一直大大咧咧的,但是嘴还是很甜,能被她说出全名的人不是她最喜欢的就是她最讨厌的,顾念很明显是后者。

    聂倩倩露出了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回道:“没事,顾念只说我们的性格不适合。”

    “妈的。”陈欣怡跃跃欲试的撸起袖子,一脸想要进去跟顾念一较高下的样子,却被聂倩倩及时的拉住,当时的她不行让陈欣怡和王悦知道,自己在顾念的心中只是一个偶尔想要尝试的小菜而已。

    “欣怡,悦悦我,好好想吃火锅,你们带我去最辣的那种可好。”那天她的确吃了那种变态辣的火锅,眼泪一直没有听过,也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伤心的。

    在那之后不久,就听说顾念因为成绩优异被香港大学作为交换生,去了那边。王悦和陈欣怡知道那天在篮球馆发生的事情之后,还是在大三跨年的那晚,三个人在宿舍第一次喝酒,不只是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这件事情在自己的内心压抑了太久。

    微醉之际,聂倩倩用着开玩笑的态度像陈欣怡和王悦道出了事情。现在的她已经不记得陈欣怡和王悦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陈欣怡和王悦紧紧的抱着自己,三人哭成一团。

    陈欣怡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我的倩倩怎么这么命苦啊,以后要是没人要你,你就跟我和悦悦了此残生得了。”

    听着陈欣怡的话,聂倩倩瞬间破涕为笑,只觉得这件事情能说出来真好,过了今晚她再也不想记得顾念,再也不想回去那段苦涩又甜蜜的初恋。

    门口的许鹤溪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聂倩倩关了水龙头,换了身衣服,开门走了出去,看着满身湿漉漉的许鹤溪,递给他一件睡袍,让他也去洗洗。

    许鹤溪看着手中酒店睡袍,怔了怔,走进了聂倩倩房间,浴室中还散发着雾气,空气中还是有聂倩倩身上的沐浴露的香味。许鹤溪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脱了湿哒哒的衣服便洗了起来。

    门外的聂倩倩,拿出手机,在名为“三小只”的群里,说道:我刚才看到顾念了。

    陈欣怡恢复的速度简直可以称得上秒速,聂倩倩真的怀疑,这陈欣怡就是在等着自己的信息一样,陈欣怡瞬间炸开了锅,说道:悦悦订机票,我要去香港收拾那丫的。顺便还艾特了王悦。

    王悦淡淡的回道:冷静!

    陈欣怡不满道:此时怎么能冷静,我想收拾那小子很久了,

    看着陈欣怡和王悦的头像,想着原来那日只有自己喝的多了,这两人倒是很清醒的记得发生了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