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十七章 换房

    “没事吧?倩倩”屏幕上没有温度的文字,却让聂倩倩清楚的感到王悦的关心。

    “没事。”聂倩倩笑了笑在屏幕上轻轻的敲打着。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对于自己顾念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所以对他并没有恨意。

    半会没有消息的陈欣怡回道,发来了信息,说着:“倩倩你等着,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顾念那孙子,老娘一定要让他躺着出香港。”

    聂倩倩噗的笑出声声来,刚刚洗完穿着睡袍的许鹤溪站在门口一脸不解的道:“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么?”

    聂倩倩抬头看了眼,忙给陈欣怡发去语音:欣怡,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回去再聊。若是不这么说的话,以陈欣怡做事雷厉风行的样子,聂倩倩还真的害怕她真的会“杀来”香港。

    远在上海的陈欣怡一脸不甘心的看着自己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私聊了王悦道:倩倩真的没事么?

    还在公司开会的王悦,回道:应该没事,回来我们在好好的安慰安慰她。

    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两年,聂倩倩是在对顾念初有好感时才分手的,所以感情还没有那么深。伤害虽然有,两年的时间也总算能抚平伤口。

    “你们在做什么?”莫尚谦站在门口满脸怒意的问道,语气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

    聂倩倩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许鹤溪,穿着哆啦A梦睡衣的自己和穿着浴袍刚刚从浴室走出来,头发还没有干的许鹤溪,现在的状况的确让人容易误会。

    “你,做了什么?”莫尚谦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将手上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身高差的问题,让莫尚谦的外套竟聂倩倩修长白皙的双腿已盖住打扮,伸手将聂倩倩拉在自己的身后吗,对着许鹤溪质问道。

    许鹤溪也是一脸欠揍的表情,邪魅的笑了笑,让莫尚谦强忍着最后一丝怒意,让自己不能失去理智。

    聂倩倩自是知道莫尚谦定是误会了,忙解释道:“莫总你不要误会,刚才许鹤溪掉进水池了,我救了他,然后我们回来洗澡,见他没衣服穿就擅自拿了你的浴袍给他。”聂倩倩一脸认真的样子,只当莫尚谦是因为许鹤溪身上属于自己的那件睡袍。

    “哈哈哈哈……”许鹤溪靠在沙发上,捂着肚子大笑着,莫尚谦站在聂倩倩的面前,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就住在隔壁的许大公子,难道不能摞动一下你的尊步么?”最后几个字,莫尚谦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口的。

    隔壁?聂倩倩一脸尴尬的样子,刚才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都忘了许鹤溪在这个酒店也是有股份的,酒店肯定也安排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竟然做出了一件如此多此一举的行为。

    “倩倩,这是我的房间的钥匙,你收拾一下,住那边,我搬到这边来。”许鹤溪绕过莫尚谦,将手中的房卡放进聂倩倩的手中。

    聂倩倩拿着房卡,怔了半天,只听见莫尚谦一脸的怒气的将聂倩倩手中的房卡夺了过来,塞在许鹤溪的怀中,道:“我的秘书不牢你操心。许大公子还是回去洗洗早些睡吧。”

    许鹤溪也不生气,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只是语气却冷了几分,说道:“你让一个女孩子跟你单独住在一个房间好么?”

    第一次,聂倩倩在许鹤溪的头顶看到了类似于天使的光环,她感激的接过许鹤溪再次递来的房卡,若是在一个人住总统套房尴尬中和与莫尚谦单独住在一起的尴尬中,她一定丝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聂倩倩接过许鹤溪的房卡,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回道自己的房间还是收拾行李,对于身后莫尚谦射来的那灼热的目光,自己主动忽略了。

    不一会聂倩倩便收拾好了行李,在许鹤溪的笑脸和莫尚谦的臭脸下,开开心心的朝着许鹤溪的房间走去。

    屋内只留下许鹤溪和莫尚谦,气氛降至冰点。莫尚谦看了眼许鹤溪,装作无意的说道:“晚上你睡主卧。”

    许鹤溪一脸笑意的回道:“不用不用,我还是住客房。”

    莫尚谦丝毫没有退让的说道:“还是你睡主卧。”

    许鹤溪的笑意更浓了,抬起脚直接朝着客房走去,走到门口,回头看着莫尚谦回头说道:“既然是我主动提出跟倩倩换的房间,那么我自然是要睡在倩倩的房间。”话落,带着笑意的推门而入,伸手的莫尚谦双手已握成拳。

    聂倩倩站在许鹤溪房间的门口,里面的的装潢与莫尚谦的那间没有太大的变化,倩倩领着行李朝着客房走去,毕竟能住在这里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再住在主卧,的确有些“放肆”了。

    次日一大早,聂倩倩醒来的时,被正坐在一旁盯着自己看着的许鹤溪,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啊!”一声惊叫,聂倩倩看清楚面前的人,抚了抚胸口,怒道:“许鹤溪,神经病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么?”

    许鹤溪忙一脸歉意的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倩倩,我按了好久的门铃都人应答,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便让人给我开了门。”对于自己刚才赤裸裸的盯着聂倩倩的事情,他似乎并没有想要解释。

    “什么事情?”聂倩倩也懒得与他计较,半夜让自己陪着去山顶放烟花的人想来也不是个正常人。

    许鹤溪见聂倩倩并不生气,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很害怕聂倩倩生气。看了眼聂倩倩有些委屈的解释道:“我来收拾自己的行李,顺便叫你一起去吃早餐。”

    啊!聂倩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住的是许鹤溪的房间,一样的客房一样的装修,让受惊的聂倩倩忘了自己现在可是霸占了别人的房间,忙陪着笑脸的说道:“好的,你稍微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好。”

    许鹤溪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聂倩倩的房间,乖乖的坐在客厅等着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