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十九章 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听着身旁的成功人士大谈着自己的成功之道,百感无聊的聂倩倩在莫尚谦一不留声的时候走到了阳台上吹吹冷风。

    回头望去被一圈成功人士包裹着的莫尚谦,和被一圈浓妆艳抹的女人围着的许鹤溪,聂倩倩的嘴角不免的露出一丝苦笑,此时虽然与他们虽近在咫尺,却终究被分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不冷么?”姑娘将自己的西装改在了聂倩倩的身上,这个季节香港的晚上还是带着一些凉意的,一直未离开聂倩倩视线的顾念,在聂倩倩离开莫尚谦之后,便一直追着她来到了阳台上。

    “谢谢。”聂倩倩看了看身上淡蓝色的外衣道谢道。总觉这几个男人好像总是喜欢为自己披衣服。

    顾念眼神有些迷离,大概喝了不少酒,再次相见聂倩倩本就不想与他有过多的交集,她伸手拿下身上的外套,变准备进去,却不想胳膊却被顾念拉住。

    顾念顺势将她拉进怀中,紧紧的抱着她,一股酒味钻进了聂倩倩的鼻腔,聂倩倩不由的有些苦笑,当年顾念可是滴酒不沾的人,还总是跟自己宣扬喝酒伤身,如今却也顾不得了么?人总是会变的,顾念也好,自己也罢。

    “顾念。”聂倩倩想要挣脱顾念的束缚,却终究抵不过他的力量,有些气恼的唤了一声。

    顾念就跟个孩子一般,凉凉的风将自己的酒意已吹了大半,他执拗的不肯放开聂倩倩,耳中是传来聂倩倩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虽然带着气恼,却让他很满足,这是第一次,他们再次相见的第一次,第一次她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顾念肆意表达着自己的思恋,如孩子一般的任性着。

    “想我?顾大公子是又想起来长长我这到小菜了么?”聂倩倩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说,可能是这些话在自己心中积压了太久,就像弹簧一样,越想要压制最后却弹射的更高。

    顾念听着聂倩倩的话,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倩倩,这是什么意思?”

    聂倩倩不由的苦笑,放弃了从顾念怀中挣扎起来的念头,道:“顾大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需要我提醒你么?A大,室内篮球场,男更衣室,你和大左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说着聂倩倩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顾念慌了神的放开聂倩倩,看着他梨花带雨的笑脸,心疼的伸手替她抹去了眼泪,看着她那如繁星般璀璨的眸子,解释道:“你也在,我当时只是胡口说出来的,你不要相信,那都不是真的,都是假话。”顾念摇着头辩解道。

    那是在和聂倩倩分手的三天后,在同为篮球部队员大左和其他部员的言语中,自己为了那仅有的自尊心说出来的违心的话,他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聂倩倩竟然会听到。

    聂倩倩听了顾念的话,心中却觉得有些好笑,困扰了自己多年的话,现在他竟然告诉自己这都是谎话,这未免也太可笑了一些。

    “倩倩,我现在都不在乎,不在乎你是不是因为我长你的像你的爸爸,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顾念突来的告白,让聂倩倩一时怔住。

    顾念像她的爸爸,这句话是当年陈欣怡质问自己喜不喜欢顾念的时候,自己说出口的,“你怎么会知道?”聂倩倩不由的问道。

    顾念一脸痛苦将搭载聂倩倩身上的外套拢了拢,解释道:“我听见了你跟陈欣怡的对话,当年我可笑为了自己那可悲的自尊心才像你提出的分手,现在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倩倩,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好不好?”滑到最后,顾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祈求。

    聂倩倩却忽然笑了,她竟然是这么与顾念分手的,这真的是太可笑了,看着她的样子,顾念瞬间慌了神,他静静的看着聂倩倩,心中燃起了一丝害怕。

    “顾念,为什么当年你不把话听完,为什么?”聂倩倩揪着顾念的衣角质问道。

    “听完?你后来说了些什么?”顾念不解的道,当时听了聂倩倩话,自己气糊涂了,他真的不知道聂倩倩后来还说了些什么?

    “顾念,错过了终究错过了,我们不可能了。”聂倩倩缓缓放下手,他们还真是有缘无分。

    “不。倩倩,你告诉我,你后来说了什么?”顾念执拗的执起聂倩倩的手说道。

    聂倩倩看着顾念那犹如孩子一般慌张的眼神,淡淡的开口道:“答应你交往的时候,的确很多原因是觉得你与我的爸爸有些相像,可是后来我是真的喜欢你。”她毫不留念的将当年的事情告诉顾念,可是错过的终究错过了。

    门外靠着的莫尚谦和许鹤溪在听见你聂倩倩那句“我是真的喜欢你”时,一瞬间慌了神。

    同样慌了神的还有顾念,他曾经想过无数次聂倩倩会不会真的喜欢上自己,可是结果都是不喜欢,今天他竟然在聂倩倩的口中听到如此清晰的表白,却在同一时间被打入了地狱。

    他痛恨着当年自己为什么没有把话听完,为什么要因为自己那小小的自尊心而如此轻易的就放开了聂倩倩的手,为什么要因为一时赌气说出了那违心的话,他不能放手,他要将当然错过的事情再次拉上正轨,对于你聂倩倩他绝对不能放手。

    “倩倩,过去的我们就让他过去好不好,以后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顾念将聂倩倩的双手置于自己的胸口,恳求道。

    聂倩倩看了顾念,这个曾经带她温暖的男人,一点点的将手从他胸口抽离出来,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顾念,错过的就是错过的,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何不将那点美好保留到最后”。

    “倩倩,怎么跑着来了?”莫尚谦那忍不住喜悦的声音传入聂倩倩的耳中,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向不羁的许鹤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