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三十一章 女伴之争

    聂倩倩与莫尚谦回来酒店的时候,许鹤溪正坐在酒店的大堂中,看见他们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

    “你们去了哪里?”许鹤溪缓缓的朝他们走来,问道。原本放浪不羁的样子,此刻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聂倩倩至今还没有见过许鹤溪这幅样子,一时有些怔住,乖乖的回答道:“我出去给买了些东西,正巧碰见莫总。”

    “是么?”许鹤溪闻言,面上再次恢复以往的样子,语气却是对于聂倩倩的回答表示不是很相信。

    莫尚谦站在一旁始终未言,却在看见许鹤溪手中拿着的他的手机时。脸色瞬间黯淡下来,带着一丝怒气的说道:“真不知道这许大公子还有偷看别人隐私的爱好?”

    一旁的聂倩倩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火药味,却见许鹤溪的脸上并未表现出一丝的怒气。相反而是扬扬手中的手机,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就算是想看,莫总这手机密码也未必是我能猜到的啊。”许鹤溪尤其是在手机密码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莫尚谦生气的夺过手机。径直朝着电梯口走去,脸上的怒意是聂倩倩至今为止没有见过的,似紧张也似隐藏着什么?聂倩倩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

    看着莫尚谦离开,许鹤溪对于莫尚谦的态度表现的似乎很满意,走到聂倩倩的面前伸手挽着她的手,一脸撒娇的说道:“我的倩倩,你怎么出去也不告诉我一声,这香港我可熟了,也好给你当做导游,而且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可是茶饭不思,早餐中餐都没有吃呢,这晚餐你不至于也让我饿着吧。”

    面对一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对着自己如此撒娇,一旁的路人不时的像他们投来笑脸,聂倩倩却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尴尬的想要将那粘着自己的许鹤溪“甩下来”。

    最后在众人的“取笑”的眼神中,聂倩倩将许鹤溪带回了房间。     “晚上的慈善拍卖晚会,做我的女伴如何?”许鹤溪半椅在门边,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聂倩倩问道。

    慈善拍卖晚会?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机会,自己不是很很感兴趣,第一自己没钱,第二自己没钱,第三还是自己没钱。坐在一群“土豪”中间看着别人游刃有余的举着手中的牌子。口中叫着“一百万,两百万”那感觉,会让聂倩倩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展台上的展品。

    “我……”聂倩倩刚想拒绝,放在地上的手机,传来了震动的声音,拿起一看,不是别人正式莫尚谦发来的信息,冰冷的屏幕上显示着几个字:晚上慈善晚会你是我的女伴。末了又加了一句:这是你的工作。

    聂倩倩在心中忍不住朝着莫尚谦翻了个白眼,这秘书什么时候还能要负责老板的女伴任务,自己虽想要抗议,可是毕竟是拿人手短吃人的嘴短。

    “怎么?”许鹤溪看着拿着手机发呆的聂倩倩问道。

    聂倩倩将手中的手机扬了扬,道:“不好意思,莫总给我安排了任务。我想你应该不缺五班吧?”说着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昨日的晚宴,许鹤溪可是被一群女人围着的。

    “到我的公司来上班如何,我给的待遇绝对是莫尚谦给你的两倍,不,三倍。”说着竖起的手指由二变成了三。

    三倍?聂倩倩心中暗想,拿自己一个五千块钱的工资岂不是就变成了一万五,那一年就是十八万,这样的得“诱惑”让聂倩倩心中很是心动。

    “怎么样?年底还有分红哦。”许鹤溪见聂倩倩很有兴趣的样子,再次诱惑着。

    此时的聂倩倩双眼已经满是毛爷爷,可是心中却很明白,自己不能这么做,若不是许鹤溪对自己有所图,又怎么会开出如此好的条件,自己可是个靠本事吃饭的人,决不能受人蛊惑。

    “谢许公子厚爱,我在尚谦公司做的很开心。”满口的正气凛然的样子,聂倩倩却觉得那白花花的钞票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真的?”许鹤溪看着嘴角抽搐的聂倩倩再次问道。

    聂倩倩痛心的回道:“真的?比珍珠还真。”她想如果事后被陈欣怡和王悦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陈欣怡绝对会恨铁不成钢的痛骂自己怎么能如此轻视“毛爷爷”,肯定会一脸正气的告诉自己“就算是许鹤溪让自己上的刀山下油锅也不能决绝如此高薪的邀请。”

    一向视金钱如粪土的王悦,一定会冷清的说道:“倩倩,做的好,你怎么能是用金钱就可以收买的人呢?”那时的自己一定是内心留着眼泪,看着两人为此事争论不休的样子。

    许鹤溪听了聂倩倩的回道,脸上表现出一丝痛心的说着:“哎,好吧,若是倩倩执意不肯,我只能另寻秘书了。”聂倩倩就像没听见一般继续收拾着行李。

    最后许鹤溪一脸可惜的表情离开了聂倩倩的房间,聂倩倩一个月内不都想看见许鹤溪那张脸,那样会让自己想到那一年十八万的工资。

    聂倩倩将行李收拾了一下,明日就要离开香港,原本七日的行程不知为何改成了六日。

    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看着头顶豪华的水晶吊灯,聂倩倩心中想着。从昨晚至现在都没有再见到顾念,不知是不是他已经决定放弃自己。想他那优良的家世,她也只是个小小的上班,即使当年他的那句话,只是一时气话,但是终究里面有多少事实的成分,此刻谁又能说的清呢?若是他真的放弃也好,他与她本就是陌路人,身份的悬殊,家世的悬殊,让他们注定将来不会有任何结局。

    聂倩倩静下来心来的时候,曾将想过,找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孝顺妈妈,即使没有太多钱又如何,一起为奋斗,会让他们爱情更坚实可靠。那个人不会是顾念,不会是许鹤溪,更不会是莫尚谦,她终究只是他们人生中的过客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