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四十四章 怎么办?

    房间昏暗的灯光下,上好的丝绸被子下盖在一男一女的身上,聂倩倩怒不可解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原本还在熟睡的吴江看见站在门口的聂倩倩和陈欣怡的时候,吓得猛地坐起来,身旁的女人也被惊醒。

    被打扰了好梦,女人心情极度不好,怒斥道:“大晚上的鬼叫什么?”说着,她从床上坐起,被子从身上滑落,裸露的上身,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时发出一声惊叫。

    王经理转过身,站在门口并未进去,佣人也手足无措的想要将聂倩倩和陈欣怡请出去。

    “你们什么人,这是私闯民宅,你们知道么?我要报警。”那个女人看着样子应该也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卸了妆的她,若不是此时睡在吴江的身边,别人还以为她是吴江的妈都不为过。

    “什么人?这个恐怕要问吴先生吧?”聂倩倩冷笑的走到吴江的面前,干脆的甩了一巴掌,眼圈红红的,却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来,“这一巴掌是替悦悦打你的。”

    吴江呆呆的看着聂倩倩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只见陈欣怡上来又是给他一巴掌,怒斥道:“悦悦在哪里?在哪里?”说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缓缓的落了下来。

    吴江这才稍微清醒一些,也顾不得裸露的身体,站了起来,伸手就想给聂倩倩一个巴掌,却被小王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吴江在看清面前小王的时候,也是明显的一怔,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说道:“聂倩倩,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女么?难道你就不是因为许鹤溪的钱才跟他在一起的?”

    此时的聂倩倩丝毫顾不了吴江的嘲讽毁谤,怒斥道:“悦悦在哪里?”她们已经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吴江是她们的最后希望,要不然她一眼也不想多看这个恶心的男人。

    “许鹤溪?你是许鹤溪的女人。”一旁的老女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穿上了一件睡袍,在聂倩倩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

    “是啊,谁能想到一向不可一世的许鹤溪,竟然会为这个女人瞻前马后呢,聂倩倩我还真的要跟你请教一下,你究竟是怎么做的,让许鹤溪如此死心塌地的对待你。”吴江的话满是嘲讽之意。

    原本还在哭泣的陈欣怡,给了吴江一个狠狠的巴掌,语气冷冷的道:“吴江,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王悦在哪里?”一向大大咧咧的陈欣怡,从未会这样,她真的生气了。

    吴江生气的看着陈欣怡,聂倩倩他动不得,没有任何后台的陈欣怡,他还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说着揪着陈欣怡的衣角,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将面前的这个女人撕碎。

    只见陈欣怡并未表现出一丝的害怕,嘴角冷冷一笑,只听见吴江一声惨叫,缓缓的放开陈欣怡,捂着自己的肚子,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当年那件乌龙事件之后,陈欣怡发愤图强报了一个跆拳道班,如今已是黑带,这件事情出了聂倩倩和王悦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而且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陈欣怡若是生起气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只见陈欣怡一只脚踩在吴江的身上,一把挥开那个老女人,再次问道:“这是最后一遍,王悦在哪里?若是你再不说我就将你丢进黄浦江喂鱼。”陈欣怡的声音让人分不清楚究竟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吴江一脸痛苦的表情,求饶道:“我真的不知道王悦在哪里?昨天他发现了我有好几个女人的事情还有亏空公司项目的事情,便跟我分手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看着吴江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欣怡,我们走。”聂倩倩冷冷的说道,这个男人他们找到王悦之后在想着该怎么收拾他好。话落,最后陈欣怡忍不住还给了吴江一脚,便跟着聂倩倩下了楼。

    天已经蒙蒙亮,陈欣怡和王悦站在别墅的门口,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哭着道:“悦悦,我们还没有相约去天伦山看日出呢?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天伦山位于A市的西北方向,大学的时候曾经听学姐们说过,天伦山的日出是她们见过最美的,聂倩倩等人听见便相约有一日她们三个一定要去看看,后来这件事情一次次被耽搁了。

    “天伦山?”聂倩倩喃喃低语道。随后对小王说道:“我们去天伦山。”陈欣怡一脸的震惊,道:“悦悦真的会在那?”

    聂倩倩也不知道,王悦一向怕黑,天伦山虽然也算是个旅游景区,但是到达山顶的路却是极为崎岖也相当的危险。里面丛林茂盛,即使是白天阳光也不能完全直达里面。

    王悦的父母从小就忙着家里的生意,所以很多时间王悦都是自己一个人,不论是吃饭睡觉,白天还是黑夜,除了保姆就是她自己。王悦对待黑暗很是恐惧,更是个害怕寂寞的人,看似强势的外表下,却有着一个易碎的心。

    天伦山是她们最后的希望,她希望王悦还没有忘记当初的那个约定,及时是在她最难过的时候,她希望她也不要忘记。可以永远陪在她身边的朋友,家人。及时吴江背叛了她,她和陈欣怡还有她的父母都将会永远站在她的身边。

    若是天伦山在没有她的踪影,那么她就报警,他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她真的很害怕王悦会钻牛角尖,这次的打击对她的伤害未免太大了些。

    “悦悦,等我们。”聂倩倩低喃道。眼泪却终究是绷不住,她已不记得自己究竟多久没有这么难过了,好像自从爸爸离开之后,他就没有这么伤心过,大学四年因为有王悦和陈欣怡的陪伴,她总是很开心的。

    车辆缓缓的在天伦山的门口停了一下。聂倩倩和陈欣怡原本湿透的衣服,在车内已经差不多烘干了,虽然还是带着一丝的湿意,但是他们已经不在乎了,王悦的安全才是他们现在最想要在乎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