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五十六章 许鹤溪的转变

    桌上的手机传来震动的声音,聂倩倩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消失”了几个月之久的许鹤溪。

    “晚上陪我吃饭?”

    几个月不见,这男人的第一条信息竟然是让自己陪他吃饭,鹤溪集团这几个月发生了一件大事,许鹤溪的父母亲车祸意外死亡,许鹤溪正式的接手了鹤溪集团。

    双亲的同时离世,对于许鹤溪来说是个莫大的打击,聂倩倩给许鹤溪发过信息,打过电话,对方却都没有回应,自己也是偶尔在电视上看见过许鹤溪的身影。

    “好。”聂倩倩在屏幕上简短的回道。对于这个曾经毫无犹豫的出手绑了他的人,聂倩倩的心中有着一丝的心疼。

    “欣怡,今天我晚些回去,不用等我了。”电脑QQ上聂倩倩给陈欣怡发去了短信。

    “好。”不一会陈欣怡回了信息,对于聂倩倩的行踪并没有多问,最近她已经被赵特助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聂倩倩的八卦了。

    莫尚谦这段时间都不在公司,许鹤溪父母的葬礼作为他父亲身前的好友,他当然也参加了,美国H公司的收购之后,他都在那边处理这一些事情。

    傍晚下班之后,尚谦公司的门口停着一辆路虎,聂倩倩认出了那是许鹤溪的车,缓缓的走了过去。

    许鹤溪从后视镜中看见了朝着他走来的聂倩倩,忙开门走下车去,站在车边对聂倩倩微微一笑,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几个月未见他消瘦了很多,脸色很憔悴。

    “好久不见。”许鹤溪为聂倩倩打开副驾驶的门,看着她说道。

    聂倩倩微微一笑,道:“是啊,好久不见。”对于许鹤溪最近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去只字未提,鹤溪集团的领导人与夫人双双离世,又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原本光鲜亮丽的许鹤溪,这段时间的日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聂倩倩及时没有参与也能想到吧,现在的许鹤溪给人的感觉沉稳了很多,没有了之前的油嘴滑舌,没有了只见放纵,毕竟现在身为鹤溪集团的唯一领导,一言一行都将会影响着鹤溪集团的整个运作。

    许鹤溪的车在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停了下来,服务员见来人,忙热情的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许公子,这边请。”

    许鹤溪并未答话,只是领着聂倩倩朝着店内走去,整个西餐厅此刻却空无一人,明明是吃饭点,除了他们去没有一个人。

    聂倩倩带着疑惑坐了下来,许鹤溪在聂倩倩的对面坐下,吩咐着服务员上菜,聂倩倩看着他,总觉得今天的许鹤溪有些奇怪,但是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奇怪。

    “我听说你住在尚谦家的别墅?”许鹤溪喝了一口服务员醒好的红酒,问道。

    聂倩倩心中一惊,自己住在莫尚谦的别墅已经过了很久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为什么消失了几个月的许鹤溪竟然会知道。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为什么没有找我?”聂倩倩的回答让许鹤溪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稍纵即逝,聂倩倩并为发现。

    “上次关于吴江的调查还有昌盛的案子我已经很麻烦你了,所以……”聂倩倩解释道,话未说为却被许鹤溪打断。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希望以后你可以成为那个可以让我依靠也可以依靠我的人,好么?”许鹤溪的语气近乎请求,聂倩倩看着他,并未多想这句更深一层的意思,对于许鹤溪今日的遭遇深表同情,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搬出来好么?我可以给你找房子?”许鹤溪商量着说道。

    聂倩倩忙谢绝了许鹤溪的好意,说道:“不用了,虽然我们住的是莫尚谦的房子,但是有付房租的,而且现在悦悦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老是搬来搬去的,不好。”

    许鹤溪见聂倩倩如此果决的样子,只得作罢,交代着聂倩倩说道:“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第一个联系我,好不好?”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认真的样子,始终没有点头,莫尚谦上次也同样说过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表情回应许鹤溪。

    许鹤溪见聂倩倩并未回答,也并未强求,以后他一定会让聂倩倩不管遇到什么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都是自己的。

    聂倩倩见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气愤,问道:“这个餐厅怎么都没有人啊?”这家餐厅聂倩倩曾经听小麦和玲玲提起过,据说位子都很难预约的,怎么会没有人呢?

    “我包下来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跟你安安静静的过。”许鹤溪抖了抖方巾,放在聂倩倩的面前,语气恢复了往日的温柔。

    “你的生日?”聂倩倩疑惑的问道。

    “是啊,第一次一个人的生日,还好有你。”许鹤溪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聂倩倩自是明白许鹤溪话中的意思,这个世界他真的没有亲人了,未来的路只有自己走下去,同样失去至亲之人的聂倩倩,对于他现在的无助还是很了解的。

    “我会陪着你的。”聂倩倩伸手握住许鹤溪的手安慰道。只是现在的聂倩倩并不知道就是因为这句安慰的话,让她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受到多大的伤害。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握着自己手,笑着反手握住了她,点了点头,语气有些颤抖的回答道:“好。”

    半晌,聂倩倩才回过神,看着他们交握的手,不好意思的收了回来,说着:“今天是你的生日,我都没有准备礼物。下次补你。”

    许鹤溪笑着缓缓站了起来,说着:“不用下次,我现在就想要。”说着在聂倩倩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聂倩倩怔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许鹤溪缓缓的做了回来,看着聂倩倩那绯红的笑脸,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心中想着:这个时候有你在真好。

    聂倩倩后知后觉的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哪里仿佛还残存着属于许鹤溪那一吻的触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