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十六章 过年

    公司的年会结束之后,接着就迎来了新年,陈欣怡早早的收拾了心里回老家了,临走时还对聂倩倩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搬家的事情等过完年她回来再说。

    聂倩倩想着正好自己还没有跟莫尚谦提起搬家的事情,便应允了下来,陈欣怡的心思,聂倩倩自然明白,公司年会的开舞,现在别人的眼中自己已经是莫尚谦的女朋友,及时自己再怎么不愿意,陈欣怡迟迟不愿搬家的原因,多半也是想要给自己和莫尚谦制造更多的相处机会。

    自从上次医院的见面之后,聂倩倩再也没有见过王悦,给王悦打电话总是处于关机状态,想王悦的父母询问王悦的状态,她的父母总是说王悦没什么事情,只是需要静养。

    公司放假之后,聂倩倩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搬回了家中,陪着聂妈妈过新年。自从爸爸离开之后,过年家中总是只有自己和妈妈。

    “倩倩,今年我们不在家过年,你大姨邀请我们去她家。”聂倩倩回家的时候,妈妈正在收拾着行李。

    聂倩倩的妈妈不是本市人,她的老家在这里千里之外的Y市,聂妈妈的家中兄弟姐妹很多,但是自从聂妈妈和聂倩倩的爸爸结婚之后,因为聂妈妈父母早逝的原因,再加上距离的关系,聂倩倩和家中的亲人联系渐渐减少,对于这个竟有几面之缘的大姨,聂倩倩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看妈妈这么开心的样子,聂倩倩在哪里过年都无所谓,只要有妈妈在哪里都是家。

    “倩倩啊,你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可能要在那边待个十天左右。”聂妈妈将收拾好的行李放在门口,对着聂倩倩嘱咐道。

    随后聂妈妈走到聂倩倩爸爸的遗像面前,伸手擦了擦上面的灰尘,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老公,今天过年就不陪你了,你在家可要好好看家啊。”

    正在收拾东西的聂倩倩从房间中伸出了一个脑袋,对着妈妈打趣的说道:“妈妈你放心吧,你老公一定会好好看家的。”说完缩了回去继续收拾行李。

    身为A市的本地人,春运对聂倩倩来说一直是只是听闻,却从未见过,人山人海的火车站,人满为患。人们都大包小包的拎着,候车室早已坐满了人,寒冷的大冬天为了回家见见许久未见的亲人,很多人都在广场上坐着,虽然寒冷,可是他们的脸上却始终带着笑意。

    聂倩倩和聂妈妈好不容易才挤上了火车,火车票是聂妈妈提前一个星期就预订了,要不然现在火车票简直比降价的黄金还难买。

    聂倩倩将行李放好,和妈妈坐在了座位上,楼道上已经坐满了人,因为从A市到Y市没有高铁和动车,聂倩倩和妈妈要做将近四十个小时的火车,下了车还要转车。

    聂倩倩他们对面坐着的是两个大学生,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看样子好像是个情侣,男子长得还算帅气,和女孩穿的是情侣的羽绒服,目的地竟然和聂倩倩他们一样。

    火车缓缓的开动着,车厢内有孩子的哭声,还有电话的声音,很多人都在跟家人打着电话,说是已经坐上火车了,聂倩倩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眼前的景象渐渐朝后,她的心却有些难受,因为她没有那个可以打电话的人。

    聂妈妈看着女儿红红的眼眶,一双粗糙的手拉住了聂倩倩手。聂倩倩回以一个让妈妈放心的笑容,聂倩倩自从爸爸离开之后,就越来越不想过哪些阖家团圆的节日,每次都会让人想到已经离开的爸爸。

    每个年三十,妈妈总是躲在房间中偷偷抹着眼泪,聂倩倩都看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母亲。

    今年不在家过年也好,这样母亲对于父亲的思念可能会少那么一些。

    手机传了熟悉的铃声,聂倩倩拿出手机,望去,竟然是莫尚谦的电话,她缓缓的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莫尚谦一贯冷冰冰的声音,道:“晚上给我做清蒸鱼。”语气中就如孩子在讨要这最喜欢吃的糖果一样。

    清蒸鱼?聂倩倩的嘴角不由的扬起一丝苦笑,缓缓说道:“我在火车上。”聂妈妈坐在一旁看着从家中带来的书,对于女儿的电话并未表现出好奇。

    “火车上?”莫尚谦的语气再次冷了一点,此时的他正站在聂倩倩的家门口,看着紧闭的家门,只以为她们出去置办年货了,却不想她早已离开了A市,连个电话都没有给他打。

    “嗯,我跟我妈妈去大姨家过年。等我回来给你做。”聂倩倩说着,眼睛却不时的看向一旁的妈妈。

    “你大姨家在哪?”莫尚谦站在聂倩倩的门口,看着自己说话时喷出来的热气,道。

    “Y市。”聂倩倩不假思索的回道,只听见电话那头的莫尚谦回道:“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聂倩倩觉得这人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他都不过年么,莫尚谦的父亲虽然已经去世了,可是他的母亲依然健在。

    莫尚谦的电话刚刚挂断,手机再次响起,聂倩倩望去,竟然是许鹤溪,聂倩倩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想着,今年对于许鹤溪来说应该是最难过的一年吧。

    “喂,小溪。”聂倩倩接通了电话,语气尽量柔软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许鹤溪听着聂倩倩唤着自己的那声“小溪”,嘴角不由的提高了一个弧度,语气温柔的回道:“倩倩,你在哪?晚上一起吃饭好么?”

    吃饭?聂倩倩额头冒着黑线,难道自己下饭么?这两个人一个要她做饭,一个人要请她吃饭,聂倩倩只得再次不好意思的回道:“我在火车上。”

    “火车上?”许鹤溪的震惊的声音跟莫尚谦一模一样,聂倩倩对于不久前才失去父母的许鹤溪深有体会,忙解释道:“今年跟妈妈去大姨家过年,回来请你吃饭。行么?”

    话落,对面的情侣不由的多看了聂倩倩一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