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十八章 让人心疼的许鹤溪

    第二天一大早,聂倩倩早早的起了床,拉开窗帘外面已经白茫茫一片,地上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A市极少下雪,聂倩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

    客厅中大姨他们已经起床了,正和聂妈妈坐在椅子上准备着年夜饭。聂倩倩问了声好,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喝。

    “倩倩啊,一会你要是没事的,就跟郑宇去超市买些东西。”大姨看着聂倩倩说着。

    聂倩倩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能有什么事,聂倩倩想着这么白吃也不好。

    早上用完早餐,聂倩倩里里外外穿了好几层,包的跟粽子一样的跟着郑宇上了车,缓缓的朝着家附近的超市驶去。

    外面马路山铲雪车正在工作者,聂倩倩新奇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雪,“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吧。”

    耳边传来了郑宇的声音。聂倩倩回头笑着道:“是啊,表哥。”

    郑宇的脸上却由着一丝的尴尬,语气有些别扭的说道:“你还是叫我郑宇就好。”

    聂倩倩也并未多想,点点头道,随后继续欣赏着外面的雪景,车辆很快的在大型的购物超市门口停下。

    聂倩倩缓缓的下了车,路上已经结冰,路面有些湿滑,聂倩倩每步都走得很小心,生怕一个不小心跌个狗吃屎。

    郑宇笑着走到她的手,伸出了自己的手,一脸笑意的说道:“扶着我吧,路上比较滑。”

    聂倩倩看着郑宇的手,总觉有些怪怪的,及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毕竟也是表兄妹,这样未免有些太奇怪,笑着拒绝了郑宇的请求,慢慢的朝着超市的大门移动着。

    虽然今天已经是大年夜了,但是超市还是有很多人,最多的应该就是蔬菜区,水果海产品区,那阵仗俨然就是一个小火车站。

    聂倩倩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只得乖乖的跟在郑宇的身后,郑宇一米八的个子,长得还算甩起,一件纯白色的羽绒服将她原本就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红润了些在人群中也算的上出众,聂倩倩已经有了莫尚谦、许鹤溪和顾念的体抗力,对于帅哥已经有了很强的抵抗力。

    聂倩倩没想到郑宇还是个居家过日子的能手,在人菜架上挑挑拣拣,最后选定好了要买的菜,整整一购物车。

    “有什么想要吃的么?”郑宇看着一直乖乖跟在他身后的聂倩倩,问道。

    “没有,买好的话,我们就回家吧。”聂倩倩笑着道,不远处的某对小情侣,只见女孩看着聂倩倩他们的方向,对着男孩撒娇的说道:“你看人家男朋友多绅士,你只顾买自己喜欢吃的。”

    闻言,聂倩倩一脸的尴尬,郑宇却只是笑笑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口袋中的手机铃声正巧的打断了目前的尴尬状态。

    聂倩倩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想着今天不管是谁给她打得这个电话,她都感激不尽,屏幕上是许鹤溪的名字,她轻轻的滑动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耳边,缓缓道:“小溪?”

    郑宇见聂倩倩正在打电话,便走到一旁开始挑选一些新鲜的水果。电话那头传来了许鹤溪一向不羁的声音,“倩倩,我现在在Y市,今天能见一面么?”

    聂倩倩没想到许鹤溪真的来到Y市,若是平时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拒绝许鹤溪的请求,可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她却没有办法拒绝,“好的。你把地址给我,晚上吃完年夜晚我就去找你。”

    电话那头的许鹤溪嘴角微微的扬起,道:“我的,晚膳我去你大姨家接你,地址我有。”说着生怕聂倩倩决绝的样子,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聂倩倩看着电话傻傻的发呆,郑宇自是听见聂倩倩说的话,走了过来问道:“朋友?”

    聂倩倩缓缓的点点头,郑宇还想问些什么的样子,可最终并未问出口。两人在超市采购了一堆食材,便开车回了家。

    大姨见聂倩倩和郑宇回到家中,忙迎了上去,聂倩倩换上鞋子都进室内,身后的大姨在郑宇的耳边问着什么?郑宇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聂倩倩。

    “倩倩,外面冷么?”聂妈妈走到聂倩倩的身边,伸手接过聂倩倩从身上脱下来的羽绒服,关心的问道。

    “还好。”聂倩倩笑着回道。

    聂妈妈和大姨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年夜饭,聂倩倩看着一桌好吃的,一脸垂涎三尺的模样。惹得大姨和妈妈都不停的取笑着她。

    聂倩倩看着身旁的人,心中不免一暖,自从爸爸离开之后她跟妈妈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的过年了,为了妈妈今年不在因为像爸爸偷偷的抹眼泪,聂倩倩像大姨和大姨夫敬了一杯酒。

    大姨和大姨夫看着聂倩倩满意的点点头,不时的传来的鞭炮声,过年的气氛极为浓重,一家人还在吃饭,只听见楼下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大姨夫好奇的走到窗口朝下看了看,回来跟着他们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车呢?”

    好车?聂倩倩的心意一惊,想着该不会是许鹤溪吧,应该不可能吧,不是说好了不要他来接自己么?

    “妈妈,大姨,大姨夫,我下去看看。”聂倩倩放下手中的美食,拿起羽绒服,便冲到楼下。

    留着大姨和聂妈妈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楼下很多已经吃过晚饭的人都都在放鞭炮?聂倩倩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旁边,车窗缓缓的被放下来,里面坐着的人正式许鹤溪,看见聂倩倩的时候,原本忧愁的脸上瞬间扬起一丝笑意。

    “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说了直接过去么?”聂倩倩站在床边看着许鹤溪,不免有些心疼的说道。

    许鹤溪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说出的话却让人心中一痛,“我正好也没事就在这等你了。”

    聂倩倩看着那张依旧洒脱不羁的脸,眼角那颗泪痣却让人忍不住心疼着对他来说最难过的春节。看着他依旧傻笑的样子,聂倩倩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