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六十九章 结婚?

    “倩倩,他是你朋友?”聂倩倩的身后正站着大姨还有聂妈妈,郑宇还有大姨夫。

    大姨夫是个对车很有兴趣的人,难得这么一辆好车,不免想要靠近欣赏一下,便随着聂倩倩也下了楼,大姨一行人便也跟了下来,他们也只是因为聂倩倩的异样而感到好奇的。

    聂倩倩回头看了眼大姨,道:“是啊。”

    许鹤溪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有礼貌的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对着面前的长辈说道:“阿姨,大姨,大姨夫还有表哥,你们好,我是倩倩的朋友,许鹤溪。”

    聂倩倩不得不承认许鹤溪的确是个妈妈杀手,大姨还是聂妈妈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好看的孩子,一时间热乎的招呼着:“既然是倩倩的朋友,那么上楼跟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吧。”

    聂倩倩刚想开口拒绝,毕竟这样太麻烦大姨一家了,却见许鹤溪一点没有推辞的样子,轻轻的点点头。

    随后从 车子的后备箱拿出了一包又一包的礼品,上好的红酒,茶叶,燕窝还有人参。大姨见这么好看又懂礼貌的孩子,热情的拉着他就朝楼上走,大姨夫在许鹤溪的车边绕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聂倩倩怔在原地,这些礼品绝对不是凭空冒出来的,看来许鹤溪还真是“有备而来。”

    一进屋大姨就忙着让许鹤溪把大姨脱下来,放在一旁,有热情的给许鹤溪添了一副碗筷,位子就安排在郑宇和大姨夫的中间,正对着聂倩倩。

    “小伙子,你是倩倩的朋友?”大姨试探的问道,许鹤溪犹豫了一下,笑着点点头。

    “许鹤溪?那你是鹤溪集团的?”郑宇的看着许鹤溪问道。

    聂倩倩坐在一旁眼睛都不敢去看一旁的妈妈,对于郑宇的回答,许鹤溪倒是丝毫不在意的回道:“正是家父一手创办的公司。”

    许鹤溪的话让一旁的众人都惊呼一声,聂倩倩却满头黑线,鹤溪集团和尚谦集团都是许鹤溪的父亲和莫尚谦的父亲同时创办的,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偶父亲对于给集团起名字都难得费心统统用了自家儿子的名字命名。

    “没想到我们倩倩还认识你这样的大人物。”大姨笑着说道。眼神却在许鹤溪和聂倩倩的身上游走着。

    “倩倩很好。”原本聂倩倩和许鹤溪之间的气氛就已经够尴尬了,谁知道许鹤溪还说出来让人一头雾水的话。

    “倩倩,你们真的只是朋友?”郑宇的话更让人一头雾水,对于她和许鹤溪之间的关系,郑宇好像是更好奇的哪一个。

    “是啊。”聂倩倩回道。

    “那好,倩倩,我们结婚吧。”郑宇的话在家中炸起一声雷。

    他的话惊得有何止是聂倩倩本人连一旁的许鹤溪都惊得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瞧瞧我们小宇还真是个急性子。看倩倩被你吓的。”大姨忙开口缓和了一下气氛。

    聂倩倩看着坐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妈妈,想着妈妈肯定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郑宇虽然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毕竟在法律上他们的确是表兄妹,怎么能结婚,这不是被别人看笑话么?

    郑宇也觉得自己的确是鲁莽了,忙解释道:“我们本就没有血缘关系,阿姨跟你的妈妈也没有血缘关系,阿姨跟爸爸也没有结婚证,在法律上我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聂倩倩的大脑被这强大的信息量,已经震惊的彻底死机,大姨跟妈妈也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她不知道,聂倩倩抬起头缓缓看向妈妈,她希望可以在妈妈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聂倩倩见自家女儿一脸疑惑的样子,解释道:“我是被你外婆捡回来的,这是你外婆死的时候告诉我的。”

    聂倩倩看着一脸平淡的说着这件事情的妈妈,心中却不由得一阵心疼,妈妈不仅失去了最爱的男人,一直以为是亲生父母的人却只是养父母,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妈妈就只剩下自己这唯一有着血缘关系的人。

    “妈妈。”聂倩倩扑进妈妈的怀里,小声的哭起来,她这是在为妈妈伤心。

    聂妈妈伸手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背安慰着,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只听见一旁的大姨,说道:“倩倩,这件事情我在就应该跟你说了,我跟你妈妈商量过了,你要是能嫁给郑宇。那么你妈妈就搬来Y市,这样我们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聂倩倩现在才明白,大姨第一次见自己时那奇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原来他们不是来大姨家过年的,而是来相亲的。

    “倩倩,郑宇是个不错的孩子,你要是真的喜欢,你们不妨相处试试。”聂妈妈对于聂倩倩感情的事情并不过分的干涉,只是希望在她人生的道路上可以给一些正确的指引。

    “我反对。”许鹤溪的声音让众人一脸的惊愕。众人都将实现投在他的身上。

    “阿姨,只要倩倩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娶她。”许鹤溪握住聂妈妈的手一脸真诚的说道。原本已经够乱的,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来横插一脚。

    “这……”聂妈妈一脸为难的看向聂倩倩。

    “妈,这件事事情等我回来再说,许鹤溪,你跟我走。”已经够乱的情况,聂倩倩绝对不能让许鹤溪再来插一脚,她起身走到许鹤溪的身边,伸手拉着他往外走,许鹤溪看着聂倩倩拉着自己的手,忍不住跟屋内的众人道声别。顺便拉起刚才放在沙发上的大衣。

    “许鹤溪,你先回酒店等我,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再去找你。”聂倩倩将许鹤溪推进车里,命令道。

    谁知道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灯光,让聂倩倩忍不住伸手挡住了眼睛,不远处的法拉利上走下来一个男人,刺眼的光线让聂倩倩看不清楚来认识谁,却觉得是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莫尚谦?”许鹤溪从车上再次走了下来,看着从身后车上下来的男人,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