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十章 当年初见时

    “你们在做什么?”莫尚谦的冷冷的声音传来。原本早就到达Y市,一直想等过完年再告诉聂倩倩这件事情,可以给她一个惊喜。但是想见她的心却时刻的煎熬着他,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思恋,拿着聂倩倩大姨家的地址,地址是赵特助早就给了他,今晚他原本也只是想来碰碰运气会不会见到聂倩倩。

    没想到刚进小区就看见了聂倩倩拉着许鹤溪的场景,那双手交握是的样子却生生的刺痛了莫尚谦的眼睛。

    莫尚谦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已经够乱了,没想到莫尚谦又来插一竿子,她已经来不及多想。也没办法估计二位这尊贵的身份,对着两人厉声道:“现在你们给我回,酒,店。”最后几个字聂倩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的,话落便跑回楼上。

    冰冷的雪夜里只留下莫尚谦和许鹤溪呆呆的站在原地,天空中一个烟花,瞬间绽开,很是好看。

    两人对视了一眼,回到车内,离开了聂倩倩大姨家的小区。

    聂倩倩回去的时候,聂妈妈等人,正站在窗户边,聂倩倩想着刚才的场景他们一定是看见了。只听见大姨夫好奇的问道:“倩倩,那个也是你的朋友?”

    聂倩倩尴尬的点了点。坐会了座位,她实在是没有办法跟妈妈和大姨解释自己跟莫尚谦还要许鹤溪之间的关系。

    “郑宇,我不能跟你结婚。”等待几人坐定,聂倩倩对着郑宇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什么?”郑宇的脸上带着一丝难过的回道。语气却有着一丝的颤抖。

    聂倩倩看着郑宇。她不知道这个从未谋面的‘大表哥’对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深的执念,虽然即使再法律上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聂倩倩的心中,他都是自己的表哥。表兄妹又怎么能结婚,及时他们没有表兄妹这层关系在。聂倩倩也不想跟一个对他没有感情的人结婚。

    在聂倩倩的印象中虽然从未见过郑宇,可是在五年前郑宇早已见过聂倩倩,五年前聂倩倩父亲的葬礼,那边爸爸因为出差在外地,阿姨不放心便带着自己去A市参加了聂倩倩父亲的葬礼。

    那是郑宇第一次见到聂倩倩,以前也只是偶尔的听阿姨提前过她的妹妹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当时的郑宇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可是当时在人群中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捧着爸爸的遗像哭的泣不成声的聂倩倩,维持三天的丧期。郑宇就从未见过聂倩倩没有停止哭泣,看着那渐渐肿的跟核桃一样的大眼,郑宇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心疼的感觉。

    郑宇知道女孩子的眼泪很多,却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可以哭那么久,哭的那么伤心,直到他的父亲下葬,他都未见聂倩倩松开过父亲的遗像,郑宇想要去安慰她,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父亲在这个女孩子的心中是多么重要的存在,后来在阿姨和聂妈妈的谈话中,郑宇才知道,这个女孩的泪水更多的是自责,她在责怪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是因为自己的要求,才让她的父亲失去了生命。

    那个时候他就想要告诉她,有些事情不怪她,她的妈妈不会怪他,她的父亲更不会怪他,只可惜知道离开的那天他也未曾跟她说过一句话。

    五年的时间,他总是会时不时想起那满是泪水的小脸,前不久阿姨给自己看了聂倩倩的照片,问自己喜不喜欢,虽然名义上他们可能是表兄妹,可是不管是血缘还是法律上他们都没有关系。

    那一刻自己对着阿姨点点头,他真的还想再见一次当年的那个女孩,阿姨告诉自己她邀请了聂倩倩和聂妈妈来他们家过年,若是他们觉得合适的不妨相处看看,那一刻自己真的很开心。

    所以那天他自告奋勇开了三个小时的车程,去火车站接了她,五年的时间她变得更好看了,脸上没有了当初的泪水,总是会时不时的微笑着。

    “你真的不愿意跟我结婚?”郑宇有些沮丧的再次问道。当年的那个女孩已经不再,现在在聂倩倩的脸上总是能看见幸福的笑,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需要人保护和安慰的女孩了。

    “对不起!”聂倩倩低着头道歉道。

    “没事没事,这感情本就该是两厢情愿的事情,你们做不成情侣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嘛。”老好人大姨夫适时的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郑宇看了眼聂倩倩,起身走回了房间中,是啊,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有了更适合她的人。不管是刚才的许鹤溪还是刚才在楼下的那个男人,从他们的眼神中都可以看出他们对聂倩倩的感情,绝不是朋友那么的简单。

    他喜欢的可能只是当年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女孩,而不是现在那个不需要任何人保护的聂倩倩。

    大年初一的早晨,聂倩倩跟大姨和大姨夫拜了年之后,便打车去了Y市中心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第一是为了见到郑宇尴尬,第二是因为她必须要莫尚谦和许鹤溪赶快回去,昨晚妈妈已经问了许鹤溪和莫尚谦跟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

    聂妈妈虽然并不干涉聂倩倩感情的事情。可是那样的有钱人家,她也不希望女孩嫁过去受气,毕竟豪门难进。

    最后在自己的再三保证下,妈妈才放心的没有在继续追问许鹤溪和莫尚谦的事情。

    昨晚十二点,许鹤溪和莫尚谦同时给自己发来短信,约了今天早上见面。许鹤溪的态度相对温和,莫尚谦的却极其恶劣,带着威胁的口气:明天早上九点,不来我亲自登门像你母亲提亲。

    因为莫尚谦的短信,聂倩倩当晚还做了个噩梦,梦见莫尚谦开着那辆法拉利不停的追着正骑着自行车的自己,自己一直骑一直骑,莫尚谦却一直追一直追,就在莫尚谦差点要追上自己的时候,聂倩倩被忽然惊醒,聂倩倩不由得惊了一声冷汗,摸了摸额头,聂倩倩来不及吃早饭,便早早的出了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