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十三章 回家

    大年初二,聂倩倩在大姨家补了大年夜没有看成的春节晚会,一整天莫尚谦和许鹤溪都没有给自己发来信息也没有打来电话。

    大年初三,聂倩倩和妈妈在大姨的带领下,再次将Y市的一些著名景点再次跑了一趟,这趟有了大姨的介绍,没有了粘人的莫尚谦和许鹤溪,着实愉快的很多。

    大年初四,聂倩倩又窝在大姨家看了一天的电视,郑宇自从那天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从郑宇发表的说说看来,他正在英国的妈妈家中过着悠闲的日子。初四的时候,聂倩倩收到了顾念发来的过年问候短信,聂倩倩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便将手机放在了一旁,并未决定回顾念的信息。

    大年初五,就在聂倩倩终于快要忘了莫尚谦和许鹤溪还在Y市的事情之时,莫尚谦给自己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莫尚谦声音 轻柔的让聂倩倩有种这个人绝对不是莫尚谦的错觉。

    “给了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你考虑好了么?”

    考虑?聂倩倩一头雾水,疑惑的问道:“考虑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了莫尚谦的暴怒,“聂倩倩,你不要告诉我这几天你除了吃吃喝喝睡睡玩玩,完全忘了那天下车前我跟你说的那件事情?”

    那天下车?聂倩倩这才想起来,莫尚谦口中说的不会是那句“让自己跟他一起回A市的事情吧?”

    虽然事后聂倩倩并未想过那件事情,既然莫尚谦这都问起了,聂倩倩只得打着马虎眼的说道:“那件事情啊,我想过了,我还是决定跟妈妈一起回家。”

    “你,好,很好,聂倩倩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你可要想清楚再回答我?回A市的车票你还买的到么?初七就要上班,迟到一天扣一整年的年终奖,你可要想清楚了?”

    初七?聂倩倩想了想,忙道:“不是十二上班么?为什么是初七?”

    只听见电话那头来了莫尚谦那让人想要痛扁一顿的声音,“我是老板我说了算。”话落,便挂断了电话。

    一年的年终奖,聂倩倩仿佛看见了白花花的银子,这从自己的口袋中飞出,对于员工一直很大方的尚谦集团,年终奖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聂倩倩忙拿出电脑,开始查询着是都还有明天的车票。

    只可惜眼前的屏幕上那已售完的三个字,灼痛了聂倩倩的眼。

    “妈妈,公司提前上班了,我要提前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家么?”聂倩倩对着正在厨房忙碌的聂妈妈问道。

    聂妈妈从厨房中走了出来,要上还记着围裙,手上还拿着擀面杖,正跟着大姨在做包饺子,“倩倩啊,妈妈正准备跟你说这件事情呢?你要是忙就先回去吧,妈妈准备在大姨这在住一段时间,你赶快看看网上还能买到车票么?”

    聂倩倩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家的妈妈,她就这么放心让这如花似玉的女儿一个人坐车回家,有些泄气的说道:“车票已经没有了。我跟朋友一起。”

    谁知聂妈妈并不在乎聂倩倩跟谁一起回家,叮嘱道:“那你路上当心。”

    聂倩倩看着聂妈妈再次回到厨房忙碌的声音,死心的开始查询着飞机票,这火车票没了,聂倩倩只能心痛的在飞机票上下手,谁曾想飞机票也卖空了,这Y市到A市的还真是多呢?聂倩倩不由腹诽道,她哪里又会知道这都是莫尚谦搞的鬼呢。

    没办法,看着已经销售一空的飞机票和火车票,聂倩倩只得忍痛将希望寄托那狂妄自大的莫尚谦身上,正在酒店中阅览着文件的莫尚谦,看着手机屏幕上聂倩倩的来电名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按下了接听键。

    只听电话那头的聂倩倩一脸狗腿子的说道:“莫总,不知道小的还有没有那个荣幸可以跟您共乘一班飞机。”

    “既然你这么强烈的要求跟本总裁一起,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上你吧。”莫尚谦的扬起一丝邪魅的笑意,道。

    “谢谢,谢谢,明天我一定准时到。”聂倩倩都不由的佩服起自己狗腿子的功能,为了毛爷爷,她也是拼了。

    “九点,我去你楼下接你。”话落,莫尚谦挂断了电话,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嘴角的笑意却久久没有散去。

    聂倩倩看着电话傻傻的发着呆,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莫尚谦还是你自己的Boss她只能乖乖的任由莫尚谦的摆布。

    聂倩倩将行李收拾好,手机很快的传来了陈欣怡的信息:“我靠,这莫总简直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何解?”聂倩倩有气无力的在键盘上敲出两个字。

    手机那头的陈欣怡很快的回复了信息:“你不知道啊,我这几天被我逼着相亲数目已经高达三位数,在这么看下去,我恐怕就要对男人失去信心了。改为喜欢女人了。”

    聂倩倩为陈欣怡如此悲伤的遭遇,表示默哀三秒钟。

    “我妈明天给我安排了三十个相亲对象,我却收到了公司内部的需要提前上班的信息,万能的莫总,你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犹如阿拉丁神灯,耶稣,观音菩萨,圣母玛丽的存在。”透过手机聂倩倩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电话那头的陈欣怡难掩的激动。

    “回家见。”聂倩倩简单的回道,相比较于陈欣怡的激动,聂倩倩却显得难过很多,难得假期提前结束,她的心情难受到了极致。

    次日,九点,大姨家的楼下,聂倩倩看着从车上下来不是莫尚谦而是许鹤溪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聂妈妈对许鹤溪还是很喜欢的,叮嘱着自家的女儿不要给许鹤溪添麻烦,又叮嘱着许鹤溪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那样子那是送女儿回家,那就是一副送女儿出嫁的场景,若是此时聂妈妈在滴两滴眼泪,就是绝的的应景了。

    对于为什么是许鹤溪来接自己的事情,聂倩倩表示了强烈的好奇,然而却被许鹤溪一句,莫尚谦打赌输给了他,所以他才获得接聂倩倩的主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