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十六章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次日一大早,聂倩倩便把还在睡梦之中的陈欣怡叫醒,准备搬家。

    陈欣怡穿着粉红色的睡衣,站在门口,打着哈欠,揉了揉还有些朦胧的眼睛,看着已经收拾妥当的聂倩倩替自己整理行李时忙碌的样子,困意十足的说道:“倩倩啊,用得着这么着急么?这知道的说我们是搬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是逃债呢?”

    陈欣怡说完,又想接着睡,奈何被聂倩倩强行的塞了几件衣服给她,让她换衣服走人。

    聂倩倩自然知道,这样做的确不妥,可是她已经清楚的察觉到,她必须搬走,如果在不搬走的话,她的心可能真的会因为莫尚谦而一点点的变化。

    天蒙蒙亮的时候,安静的别墅中,路灯还微微亮着光,干净的道路上,两个女孩子娇小的身影正在行走着,不是别人,正是搬家的聂倩倩和陈欣怡。

    因为王悦和陈欣怡以前住的房子已经租给别人了,无家可归的陈欣怡被聂倩倩带回来自己的家中。两人吃完早餐之后,便急急忙忙的乘公交车上班去了。

    新年的第一天,原本放假上班的日子被提前了五天,公司的人竟然没有任何一点的抱怨。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些人这么敬业的原因,有两点,第一:虽然提前上班了,但是这几天的加班费是平时的加班费的两倍,能赚钱谁不开心?第二:我们公司至今还有很多已经到了试婚年龄的男女,但是呢至今还没婚配,这过年回家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这七大姑八大姨的关心,那简直就如滔滔流水一般,将他们淹没在关心的洪流中。”陈欣怡看着聂倩倩衣服感慨的样子不免解释道。而她也正是那七大姑八大姨所关心的对象。

    秘书室内,琳达,小麦都已经来了,却唯独不见玲玲,聂倩倩将从Y市给他们带回来的纪念品送给了他们。琳达过年去了美国,她的父母都在那边,小麦的老家W市的,她也聂倩倩他们带来了家乡的特产。

    “玲玲没来么?”聂倩倩看着玲玲干干净净的座位,对着小麦问道。小麦和玲玲的关系相对比较好。所以玲玲的事情她应该都知道。

    “昨天给她发信息了,她也没回,过年的时候给她打电话也没接,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麦看着玲玲的作为,有些担忧的说道。

    听着小麦说的,聂倩倩才想起来,过年给玲玲发去的过年祝福短信她也没回,该不是是真的遇见什么事情了吧。

    “琳达,玲玲今天为什么没来?”小麦朝着正看文件琳达问道。琳达作为秘书室的领导,玲玲没来请假一定会跟他说的。

    “我不知道。”琳达是个不喜欢八卦的人,聂倩倩总觉得她是个相当称职的秘书,因为秘书这个工作本就会知道很多关于老板集团很多重要的隐私,能收的秘密的秘书才是秘书。

    “聂倩倩,来我的办公室。”电话叮铃铃的想起,打断了聂倩倩的思考,按下接听键后,传来的莫尚谦那强忍着怒意的声音。

    秘书的琳达和小麦皆是一愣,“倩倩,你这是怎么得罪老板了?”莫尚谦虽然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是对于员工却从未用过如此语气说过话,更何况这是开年来第一天上班,聂倩倩若不是得罪了他 ,他怎么会这般语气。

    聂倩倩笑了笑,没有说话,起身朝着莫尚谦的办公室走去,心中却知道,莫尚谦看来已经知道了自己早上偷偷搬家的事情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聂倩倩站在莫尚谦的办公室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缓缓的吐出来,准备好之后,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办公室内传来莫尚谦恼怒的声音,这已经是聂倩倩不知道第几次来莫尚谦的办公室了,只是为此他的语气好像都是一样的,让人让人很难接近的语气。

    推开门走了进去。赵特助正站在莫尚谦的身边像是在报告着工作的样子,聂倩倩走进去之后莫尚谦就跟没有看见她一样。

    “莫总你找我?”聂倩倩率先开口问道,可是莫尚谦却并不答话,任由聂倩倩就这么站在那里,赵特助看了眼聂倩倩,也并未说话,继续跟莫尚谦报告者工作。

    聂倩倩就这么傻傻的站在莫尚谦的办公室内,不能离开也不能坐下,赵特助跟莫尚谦完全就把她当做了隐形人一样,两人在交谈的应该是美国H公司的项目。

    终于在聂倩倩站的双腿发麻开始即将跟“周公约会”的时候,赵特助的和莫尚谦的谈话总算结束了。

    赵特助转身拿着文件走了出去,路过聂倩倩的身边时,还不忘同情的看了一眼聂倩倩。

    聂倩倩想着赵特助走了,莫尚谦总该要搭理她了,谁知道这人竟然将自己当做空气一般的,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

    “莫总。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在接着又站了二十分钟之后,聂倩倩见抹上器根本就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在心中已经将他骂了个八百遍之后,忍不住开口道。

    莫尚谦已经不理睬她,聂倩倩转身准备出去,她觉得莫尚谦这生气的态度未免也太过小孩子气了。

    “谁准你离开的?”伸手传来莫尚谦冷冷的声音,聂倩倩停下脚步,心中却不明莫尚谦说的究竟是她离开办公室还是偷偷搬出别墅的事情。

    “莫总,你若是没事吩咐的话,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聂倩倩的语气也有些冷冷的。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莫尚谦已经缓缓起身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她。

    闻言,聂倩倩的心一怔,自从上次莫尚谦拒绝她搬家之后,她始终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所以今天自己才会做出如此幼稚的搬家行为。

    “为什么不说话?”莫尚谦看着聂倩倩,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受伤的表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