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十八章 王悦的改变

    “悦悦,你?”陈欣怡的语气满是质疑。

    却见王悦将那只抽了两口的烟,丢到了地上,微微将它踩灭,走到了聂倩倩和陈欣怡的面前,依旧清冷的说道:“怎么?觉得我变了还是觉得我很下贱?”

    陈欣怡没有想到王悦会这样说,她猛地摇摇头,聂倩倩的眼睛却始终的看着王悦,未发一言。

    王悦看了眼聂倩倩,对着陈欣怡说道:“不是每个人都像倩倩那个好命的,有着像莫尚谦和许鹤溪那样的男人守护的,我们这样的人,想要成功,唯一的筹码不就是自己么?”说着,王悦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悦悦,你?”陈欣怡从王悦的话中听出了他对聂倩倩的敌意,质疑看着许久未见的王悦。

    “悦悦,成功的方式有很多,你为什么选择这种?”对于王悦的话,聂倩倩却并为表现出一丝怒意,反而是有些心疼着她道。

    闻言,王悦却哈哈大笑起来,说着:“聂倩倩,你未免也太天真了,看来莫尚谦和许鹤溪把你保护的未免也太好了。对于女人来说,想要成功的最好最快的捷径就是自己的身体。”

    “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小区中阵阵回响,王悦震惊的捂着脸,看着面前满眼泪水的聂倩倩。

    “我不准你这么说自己。”

    聂倩倩看着王悦,她可以理解她被爱人欺骗了感情,失去孩子的痛苦,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如此的糟践自己。

    “不准?呵呵,聂倩倩你真的以为自己是圣母么?”王悦的眼神带着一丝凛冽。

    陈欣怡看着曾经的好友们,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副样子,她知道王悦被欺骗了感情失去了孩子,所以很痛苦,痛苦的想要糟践自己,可是王悦为什么对聂倩倩会有如此深的敌意?

    “你想要的成功究竟是什么?”聂倩倩开口问道。

    “成功,我像要公司变得跟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好。聂倩倩你能帮我么?帮我去陪许鹤溪睡觉,或者是陪莫尚谦睡觉,只要他们稍微的给了项目给昌盛,昌盛就可以活过来,就可以更好。”王悦歇斯底里的说着。话语中却是让人感到冰冷的语气。

    “昌盛不是?”聂倩倩想着上次许鹤溪给的那个项目,不由得柳眉蹙起。

    “你说的是许鹤溪答应你给昌盛的那个标,的确还多亏了你那个标,要不然昌盛现在可能已经破产了,可是,你以为昌盛的名声可以靠着那个不能对外人所以的项目而重新崛起么?聂倩倩你还真是天真呢?天真的让人觉得恶心?”王悦冷笑着道。

    聂倩倩这才明白,上次标许鹤溪跟自己说过的确不能对外公开,这样对其他的投标者不公平,当时的她也只是想要努力就会面临破产的昌盛集团,没有为他的将来考虑。

    “悦悦,你太过分了,那是倩倩为你努力争取回来的机会,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她?”一旁的陈欣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向暖心大度的王悦,此刻却变成了让人寒心的小人,聂倩倩为了她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她又有什么资格要求的更多。

    “为什么?欣怡,同为女人,难道你就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过聂倩倩,大学的时候她有顾念那样完美的男友,工作了她又有许鹤溪那样的护花使者,还有莫尚谦那样无所不能的喜欢着她的上司,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她聂倩倩一个人占了,我们就活该遇到渣男,活该没人爱么?”陈欣怡看着王悦,嫉妒聂倩倩?她承认自己对于聂倩倩羡慕,但是她不嫉妒她,不管是以前的顾念还是现在的许鹤溪莫尚谦,他们既然喜欢聂倩倩,就肯定因为聂倩倩有着能让他们喜欢的资本。

    王悦看着聂倩倩,冷笑道:“聂倩倩,许鹤溪还真是喜欢你,不管我怎么勾引他,他都不为所动,曾经的花花公子,如今竟然为了你改吃素了,在对于男人这方面,我还真要跟你讨教一二。”

    听着王悦的嘲讽,聂倩倩这才想起来过年的时候,许鹤溪提到王悦的时候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悦悦,这真的是你想要生活么?”聂倩倩的眼泪已经流干,面前的王悦已经钻进了死胡同,任由她怎么努力,她都不愿意走出来,与其让她因为这么讨厌自己而撞得头破血流,还不如让她眼不见为净。

    “是的,我也想要被人爱,你不知道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那样的眼神,聂倩倩你恐怕永远也体会不到。”王悦道。

    “好,那祝你幸福。”聂倩倩缓缓道,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悦悦,你太过分了?”陈欣怡看了一眼王悦,埋怨的说道,随后朝着聂倩倩的方向追了上去。

    王悦愣在原地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两人,眼泪决堤而出,曾经的好友以后真的就要成为路人了么?

    陈欣怡追上聂倩倩,不停的安慰道:“倩倩,你不要怪悦悦。她肯定是受的刺激太大了,才会胡言乱语的。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别生气好不好?”

    “欣怡,我不会生悦悦气的,这段时间她可能不会太想见到我,有时间的时候你多陪陪她。”对于王悦的诋毁,聂倩倩感到的只有心疼,心疼着那么美好的王悦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多的变故。

    陈欣怡见聂倩倩并不生气,这才放心的点点头。王悦最近的确很奇怪,她忽然对聂倩倩的态度如此改变,绝对不是偶然,看来有些事情她还需要弄清楚。

    夜晚,聂倩倩家的老旧小区格外的安静,陈欣怡已经早早的睡着了,聂倩倩看着手中三人曾经一起拍过的照片,眼泪再次落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王悦对她会有如此深的敌意?莫尚谦也好,许鹤溪也罢,那只是王悦用来嘲讽她的借口,她不知道王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的她只能耐心的等待,等待王悦愿意跟她说的那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