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十一章 顾念和玲玲

    次日,聂倩倩原本准备出院,却因为早晨护士给她来量体温还有一点点低烧,所以莫尚谦便剥夺了她的出院请求。

    聂倩倩看着坐在一旁的认真削梨子的莫尚谦,总觉得这个男友有时候执拗的让人觉得害怕。

    “莫总你不用去上班么?”聂倩倩忍不住‘好心’的提醒道。

    “叫我尚谦或者小谦也行?”莫尚谦将削好的梨子递到了聂倩倩的手里,说道。

    聂倩倩接过梨子,看了眼莫尚谦,想了想说道:“你毕竟是我的上司,我觉得还是叫莫总的好?”聂倩倩一副考虑周全的样子,对于莫尚谦给她所选择的两个称呼,她实在是叫不出口,若是被其他人听见了,那她以后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行,以后你若再叫我莫总,我就扣你工资?”莫尚谦语气冷冷道,心中却对于聂倩倩称呼许鹤溪为‘小溪’的事情,始终耿耿于怀。

    聂倩倩无语的看了莫尚谦一眼,想着还是算了吧,每次跟这个男人争执一些事情的时候,自己永远都是出于弱势。

    “好的,莫尚谦。”聂倩倩小声道,对于莫尚谦说的那两个亲切的昵称,她选择了忽视。

    莫尚谦倒也没计较,有些事情急不得,他相信早晚有一天,聂倩倩会心甘情愿的叫那两个字,现在自己还不能操之过急。

    “嘭嘭!”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聂倩倩想着应该是陈欣怡下班了,只是陈欣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还知道敲门了?

    “请进。”莫尚谦用湿巾擦了擦手上的水说道。

    聂倩倩看着进来的两人,大大的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这样的组合,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顾念的手上捧着一大束聂倩倩最喜欢的向日葵,玲玲站在他的身边手中提着一篮水果。

    “倩倩,你没事吧?”顾念率先开口道,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将怀中的向日葵递到她的手中,脸上带着淡淡的担忧,说道;“你最喜欢的花。”对于聂倩倩身边的莫尚谦他竟然选择了忽视。

    “倩倩,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你的身体好些了么?”玲玲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但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我没事,谢谢。”聂倩倩回道,顺手将那束向日葵放在了一旁的桌上,顾念顺手将它插在了一旁的花瓶中。

    随后顾念才转身跟莫尚谦打了个招呼,莫尚谦的样子有些不好,明显的带着一丝怒意。

    “你们?”莫尚谦的眼睛在顾念和玲玲的身上游走着,有些暧昧的说道。对于玲玲和顾念曾经是同一所大学的事情,莫尚谦自然之道,一向不会八卦这些的人,此时却十足的三八。

    顾念看了眼聂倩倩,忙解释道:“在门外碰巧见到。”顾念的话瞬间将他跟玲玲划清了界限,玲玲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除了莫尚谦,顾念和聂倩倩并未注意到。

    “是么,那还真是缘分呢?不过……”莫尚谦长长的拖了一个尾音,道:“顾律师怎么知道倩倩住院了,又怎么会知道在这家医院呢?”说着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聂倩倩也想,是啊,顾念怎么会知道她住院的事情,她住院的事情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从陈欣怡讨厌顾念的程度看来,她是绝对不会告诉顾念自己住院的事情,赵特助就更不会说了。

    “是我告诉顾念的,昨天他来公司找你,是我告诉他的。”一旁的玲玲率先开口道,聂倩倩看着玲玲的样子,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却又想不起来是哪里奇怪。

    “莫总,你照顾倩倩也辛苦了,还是回去早点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行可以了?”顾念的声音依旧暖暖的,却不带一丝的感情。

    莫尚谦哪里又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只见他看了一眼顾念,眼中满是轻蔑,听不出一丝情绪的声音说道:“顾律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聂倩倩的什么人?若不然为何用这种语气跟我说。”     顾念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只是愤怒还是伤感的表情,曾经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在聂倩倩身边的人,可是现在被人问及他是以何种身份可以站在聂倩倩的身边,他去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休息了。”看着眼前争锋相对的两人,聂倩倩感到身心疲惫,不管顾念也好,莫尚谦也罢,这都是让她头疼的男人。

    “还不出去?”莫尚谦见聂倩倩不悦的表情,对着顾念说道。

    聂倩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你也出去。”

    莫尚谦原本还开心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他起身愤恨的看了顾念一眼,道:“顾大律师还不走。”

    顾念回头看了床上的聂倩倩一眼,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玲玲见顾念走了,也跟着走了出去。

    三人走后,原本嘈杂的房间内,瞬间恢复安静,聂倩倩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天花板,想着她现在和莫尚谦还有顾念之间的关系。

    顾念对她来说已经是过去式,虽然当年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他们也不能回到当年,过去终究只是过去。

    现在自己的心越来越倾向莫尚谦,她不能任由着自己朝着那个她最不期望的方向去发展,她必须将自己的心收回来。还有王悦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现在不应该在这样的儿女情长上浪费时间。

    “顾大律师,恕我奉劝你一句,过去的还是让它过去的好,又何必执着于以前的,不愿放手呢?”莫尚谦的语气冷冷的,带着一丝嘲讽的意思。

    顾念的脸上倒也并没表现出怒意,缓缓道:“这句话,我好像已经不止听过一次,我还是那句话,过去永远不会过去,因为那是我跟她之间的过去。”

    莫尚谦冷冷的看着顾念留下这句话,离开的背影,双手却已紧握成拳,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嘲讽,有些事情自己都无法看透,又有何资格质疑顾念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