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零六章 会错意

    听着赵特助突来的话,聂妈妈和李阿姨微微一惊,随后笑着点点头,进了屋。

    陈欣怡楞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赵特助,刚才的话,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表白,陈欣怡心中想着却也不敢随意去猜测,更不敢去问赵特助,她害怕是自己会错了意。

    大二那年,就有那么一次,当时有个男生长得还算挺帅的,陈欣怡也算是仰慕已久,却迟迟不敢表白。

    就在她每天被暗恋的痛苦煎熬的时候,那个男孩子竟然主动开口跟她说话了,那天是那一年的初雪,雪花从天空中缓缓的飘落下来,很美。

    那个男孩子站在陈欣怡他们宿舍的楼下,手中提着一个精美的袋子,当她看见陈欣怡的时候,缓缓的走了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上的袋子递到陈欣怡的手中,口中好像还说了句什么话,可是当时陈欣怡只顾沉寂在这‘你喜欢的人他正好也喜欢你’的喜悦中,并没有听清楚,回过神来的时候 那个男孩子已经走了。

    那是陈欣怡在大学的第一场恋爱,那她她回道宿舍打开袋子菜看清楚,里面是一个一副很好看的手套还有一个大红色的围巾,那一年大学正式流行这样颜色的围巾。

    陈欣怡看着袋子中的围巾和手套,开心的不能自已,从那天之后她觉得那个男孩子每次看见她的时候,眼神手很是炽烈。

    可是谁曾想到,这所有的事情只是个‘美丽的误会’陈欣怡知道自己弄错这件事情之后,还是在系上次围巾之后的一个月后,那天那个男孩子悄悄的递给了陈欣怡一封信,临走时还说了声‘谢谢’

    那封信的大概内容,就是就是那个男子对她仰慕已久,今天晚上八点他在学校操场旁边的大树下等她,希望她可以带上他送的围巾和手套。

    陈欣怡收到这封信的时候,那还激动不已,早早的便带上围巾套上手套,奔赴操场赴约了。

    可是半个小时后,正在宿舍温书的聂倩倩和王悦,就看见陈欣怡哭丧着个脸失落的走了回来。

    “欣怡,你怎么了?”聂倩倩一见陈欣怡这个样子还以为她被欺负了忙问。

    闻言陈欣怡哇哇大哭起来,聂倩倩和王悦一见情况不对,忙上前安慰,后来陈欣怡哭了好一阵才停歇。

    陈欣怡哭了半天才停歇,告诉聂倩倩和王悦,原来所有的事情就是个乌龙,那个男孩子喜欢的是他们隔壁宿舍的一个女孩子,也是当时的校花,男孩子见围巾和手套没有退回来,满心欢喜的以为他这个‘懒蛤蟆’吃上了‘天鹅肉’所以才壮着胆子表白。

    陈欣怡当时沉寂在喜悦中没听到那句话是那个男孩子让陈欣怡把东西交给隔壁宿舍的校花,而陈欣怡自恋的认为男子每次看她的眼神深情款款,那是因为男孩子看的是她旁边的校花。

    陈欣怡说她她匆匆赶去赴约的时候,那个男孩子看见她的时候脸都绿了,还说陈欣怡是不是没人爱,将他送给校花的东西占为己有,又强行从她的身上将围巾和手套取了下来。

    自那之后陈欣怡再也没有勇气去追求别的男孩子,赵特助应该是就那件之情之后的第一个吧。

    陈欣怡和赵特助离开聂倩倩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赵特助带着陈欣怡去饭店吃午饭,算作是赔偿了,陈欣怡乖乖的跟在赵特助的身后,赵特助说什么他都是笑着点点头。

    两人在一家特色餐馆前停了下来,赵特助看了陈欣怡一眼,问道:“今天在这里吃,怎么样?”

    陈欣怡看了一眼,点点头,虽然对吃还是很有要求的她,也是因人而异的,若是身边时赵特助这样对她来说必比食物更有吸引性的人,及时让她吃糠咽菜她可能都无所谓。

    赵特助见陈欣怡同意,便抬脚率先走了进去,服务员一件来人忙热情的招呼着,陈欣怡并不知道这家看似普通的餐馆,却是需要提前三天预约的,因为这家的老板跟赵特助相识,所以才破例让赵特助提前一天预约。

    “赵川。”赵特助走到服务台报上姓名道。服务员一听便知道,这位客人老板今天还特意的交代过。

    忙让人拎着赵特助朝着雅间走去,店内的装潢等个很是不同,古色古香,私密性也很好。每张桌子的旁边都用屏风相隔,陈欣怡跟在赵特助的身后,被服务员领到了稍微偏僻的雅间坐下。

    “赵先生,菜很快就上来,请稍等。”服务员看着赵特助恭敬的说道。

    陈欣怡却是一脸的疑惑,他们不是刚刚来么?什么时候点的菜,难道这么高档的饭店,菜品这么单一。

    赵特助朝着服务员微微点头,随后服务员离开,屋内再次陷入了尴尬,陈欣怡看着赵特助悠闲的喝着桌上的茶水,始终未语,陈欣怡坐在旁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些什么话题,来打破这一室的尴尬。

    “不要嘛,人家今天就要坐这里,以前我们来这不都是坐这里的么?”门外传来一阵女生娇柔之声。

    “不要好意,小姐,今天这里已经有客人预定了?”一旁的服务员不好意思的陪笑道。

    “亲爱的,我就要坐着,你给他们点钱,打发了不就得了。”女孩子撒娇这说道。

    眼见声音越来越进,门被缓缓的打开,那一刻陈欣怡明显觉得赵特助的身体一颤,她看向看在门口的一身性感的吊带水蓝色连衣裙,棕色的波浪卷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

    柳叶长眉,白皙的脸颊却堆了一层厚厚的脂粉,让她失去了原本的优势,她的身边站着一个体型肥胖,那穿在身上的西装都要被肉挤开的样子,一看就是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而他们的身后正看着一个满脸歉意的服务员。

    “喂,你们今天吃什么,都算在我的账上,只是这房子你们要让给我家亲爱的。”男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指着赵特助和陈欣怡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