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见是为了再次相

    盒子中是一只精美的手表,郑宇看着那手表时间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

    “也不是很快的手表,就是想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给你买了这个。”聂倩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还是她第一次给男孩子送礼物,以前跟顾念恋爱的时候还真的什么都没有给他送过。

    郑宇伸手解下手上的手表,将聂倩倩送给他的手表带了上去,大小正好,黑色的表带上是一个圆圆的表盘,银色的数字和指针,黑色的底,看似很普通的手表,样式却并不老气。

    “我很喜欢,谢谢你。”郑宇扬了扬手上的手表,满意的说道。

    聂倩倩一见郑宇很满意,她也很开心,对于那些真心对她的人,她总是想着该如何报答他们,郑宇想要的爱情,她始终给不了,这对聂倩倩来说是对郑宇的亏欠。

    陈欣怡等人醒来的时候看着满桌丰盛的早餐,不禁热泪盈眶,感叹着明天早晨就该吃糠咽菜了。

    “冰箱里,我给你们做了些可以存放的菜,你们这两天记得把它吃了。”郑宇笑着跟聂倩倩和陈欣怡说道。

    “得夫如此,妇有何求啊。”陈欣怡吃着鸡蛋还忍不住感慨道,郑宇坐在一旁微微一笑,陈欣怡咽下那口鸡蛋之后,说出了那让人差点笑岔气的话。

    “郑宇哥,你要是找不到适合的女朋友的话,你看我怎么样?要不我们就凑合着过吧。”面对能做出诸多美食的郑宇,陈欣怡实在是不敢想象那没有美食的日子。

    “陈欣怡,那你的赵特助怎么办?”许鹤溪并不知道陈欣怡已经被赵特助拒绝的事情,所以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赵川,去他娘的赵川,我陈欣怡以后跟他桥归桥路归路,过得是好是坏,是生是死都跟他没有关系,当然他的也跟我没关系。”陈欣怡没有想到,她发表这‘雄心壮语’的时候。赵特助正巧站在她的时候。

    其实陈欣怡说到中途的时候莫尚谦和赵特助就已经走了进来,只可惜聂倩倩一直给她使眼色,她却没有看见。

    陈欣怡见聂倩倩一直跟他眨眼睛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倩倩,你的眼睛没事吧?一大早眨巴的这么厉害。”

    闻言,聂倩倩恨不得上去给陈欣怡一巴掌,自己这么努力的给她使眼色,她竟然说自己的眼睛有问题。

    “那欣怡,你真的不喜欢赵特助了?”许鹤溪自是已经看见站在门口的赵特助,依旧使坏的问道。

    陈欣怡依旧没有发现情况不对,这几日她还未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对待赵特助她的心中还是极度的埋怨,所以一逮着机会,为了能让自己被甩的心里能平衡一点,忙道:“当然,我现在以后将来下辈子都不会再喜欢赵川。”说完,陈欣怡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有一种舒心的感觉。

    聂倩倩看着不远处的赵特助,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惜就在陈欣怡说不喜欢他的时候,聂倩倩在他的脸上明显的看到了一丝失落的表情。

    聂倩倩实在是看不下去陈欣怡和赵特助互虐的场面,只得开口道:“莫尚谦,赵特助你们来了?”

    陈欣怡一听‘赵特助’这三个字的时候,连回头确认的勇气都没有,丢下美食便一溜烟的跑回到房间中,留下的众人都不有的微微一笑。

    “我是来送送阿姨的当然还有郑宇。”莫尚谦径直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坐下,对于刚才陈欣怡跟赵特助的那些事情,他并不在乎。莫尚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在乎那些在乎的人,只关心那些关心的事。

    “谢谢。”郑宇微微一笑,道谢着。其实郑宇的心里自然是明白,莫尚谦只不过是来送聂妈妈的,他能走对她来说是件好事,虽然他的存在对莫尚谦并不能造成危险,可是有他们整天围着聂倩倩转悠,他可能连跟聂倩倩独处的时间多没有了吧。 聂倩倩没想到莫尚谦这么快就赶来,昨晚自己才跟琳达请假说今天要送妈妈和郑宇,莫尚谦这么一大早就得到消息赶来,聂倩倩真的有些怀疑这琳达到底是莫妈妈的‘眼线’还是莫尚谦的‘眼线’。

    饭后,要不是为了送聂妈妈和郑宇,陈欣怡估计准备躲在房间中不会出门的,她有意的逃避这赵特助的视线,紧紧的跟在聂倩倩的身后,聂倩倩现在就跟她的‘挡箭牌’一样。

    许鹤溪今天也去英国,许鹤溪做的是自家的私人飞机,前几日他就安排好了,现将郑宇和聂妈妈送到Y市,然后再从Y市直接飞英国,聂倩倩对此表示很感谢,这样行动不便的妈妈也不至于太过劳累。

    聂倩倩不知道李茹今天为什么是没有来送郑宇,她也并未多问,临出门前聂倩倩给李茹发去信息,可惜李茹并未回信。郑宇的脸上也并未表现出什么情绪,聂倩倩不知道昨晚郑宇送李茹回家的时候,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不敢开口多问,最后只得作罢。

    临上飞机前,聂妈妈拉着聂倩倩的手一再交代她,要她好好照顾自己,郑宇看着聂倩倩同样是一脸不放心,不得不安慰这他一定会好好照顾聂妈妈的。

    几人寒暄之后,许鹤溪丝毫不顾及任何人的感受,紧紧的抱着聂倩倩,一旁的莫尚谦拉都拉不开,最后只得作罢,静静的站在聂倩倩身边,脸色难看极了。

    许鹤溪一再的自言自语的交代着让聂倩倩一定要等他,他很快就回来,聂倩倩无奈的看着就跟八爪鱼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许鹤溪,最终只得配合的点点头。

    飞机场巨大的落地窗前,那架载有妈妈的飞机已经缓缓起飞,聂倩倩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心中却感慨万千,她总觉得妈妈这次去大姨家,是不想留下来拖累自己。

    可惜现在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次一别,再次见面的时候,每个人的命运都将再次被改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