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二十四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这边聂倩倩正在法国的街头欣赏那美景,那边的a市陈欣怡却是百无聊奈,前段时间还热热闹闹的一圈人,现在都回家的回家,出差的出差,只剩下她可怜的一人。

    聂倩倩去了法国,王悦忙着结婚的事情,陈欣怡一个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真的好无聊啊。

    “天啊,请赐给我一个男人吧。”陈欣怡不禁仰天长叹,一旁还在忙碌的同事们,都不由的用看见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欣怡,你就这么缺男人啊?赵特助呢?”坐在陈欣怡旁边的同事小琪看着她那一副恨嫁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赵特助?赵特助是谁啊?我不认识。”陈欣怡明知故问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将赵川从她的脑海人生中抹去,聂倩倩大家都在的时候,自己还好不会那么时时刻刻想到赵川,可是聂倩倩离开,每天回家上班下班都是自己一个人,脑袋空荡荡的时候,赵特助总是在她的脑海中来回徘徊着,他们曾经发生的点点滴滴就跟放电影一样。

    “陈欣怡,你是不是很闲啊。”人事部经理自是听清楚陈欣怡刚才的话,不由得怒喝一声。

    陈欣怡正准备回头怼他一下,可是却看见了站在经理身边的赵特助,慌忙转过头来,低着头摸索着手边的文件,装作一副很忙样子,原本还想今天经理是那根经搭错了,以前可都是当她是‘皇亲国戚’一般的连一句狠话都没有,今天竟然公开吼他,原来是因为赵特助,那么刚才说的话岂不是都被赵特助听见了。

    失恋的痛苦,空荡的脑子,只能由工作来填满,一整天的时间陈欣怡都不听的忙着工作,时间很快的过去,办公室的同事都纷纷下班,陈欣怡的世界再次恢复安静,她越来越害怕这样的感觉。

    掏出手机给远在法国的聂倩倩发去了短信“倩倩,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其实她是很害怕孤单。

    陈欣怡决定不能让这样的情绪在影响她,要不然等聂倩倩回来的时候,自己估计都会得抑郁症而死,今天她要去狂欢,要去放空,要去疯狂的嗨。

    酒吧一条街,这里晚上最为热闹,陈欣怡下班回家换了一身衣服,上身穿了一件露脐毛衣,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脚上配上一双今年流行的小白鞋,收拾妥当时候,便朝着酒吧一条街走去。

    喧闹的音乐,放肆的人们,这里是面对一天生活压力的人们都会选择来放松的场所,陈欣怡选了一家名为缘分的酒吧,走了进去,看着门牌上名字的时候,陈欣怡都忍不住自嘲着,聂倩倩说她可能跟赵特助没有缘分,那么今天在这里她希望能找到她的缘分。

    昏暗的酒吧内,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尽情的狂舞着,可能只有这么他们才会忘记人生的不愉快,想起那些不愿想起的人或事。

    陈欣怡走到吧台点了一杯鸡尾酒,坐在那里喝了起来,眼睛将酒吧中的整体环境还不错,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的竟然是赵特助,他的身边坐着是恨不得贴在他身上的他的前女友。

    陈欣怡有些自嘲的笑笑,原本是来找缘分的,可是却在这里遇到了那个跟她没有缘分的男人。

    赵特助依旧穿着一身正装,他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了那个不停的说着自己后悔了的前女友,眼睛却看见了不远处坐在吧台旁的陈欣怡,陈欣怡当然也看见了自己,只可惜很快她的视线却转向了另一边,就当做没有看见他一样。

    原本是想来忘掉赵特助的,可是他却活生生的就在自己的面前,而且他的身边还坐着他的前女友,所以说啊,老天还真调皮,总是爱跟他们开着这样那样的玩笑。

    陈欣怡不知道赵特助有没有看见自己,而她只能装作看不见他。鸡尾酒已经见底,陈欣怡觉得今天的酒为什么一点味道都没有,所以又让服务员给她拿了两打啤酒。

    “美女,一个人?”酒吧中最常见的搭讪语,陈欣怡连头都没有抬,嘲讽道:“兄弟,你这搭讪的开头语也太老套了,这样有哪个姑娘会看上你啊。”

    “切,神经病。”原本还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屑的说了一句,便缓缓的走开了。

    “老板,给我再来一杯,不,再来十杯。”陈欣怡的不远处正做着一个长相白白净净的男生,他已经有些微醉,表情看上去很不好。

    陈欣怡对他产生了一丝兴趣,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将面前的啤酒递给他一瓶,说道:“给你。”

    男生抬头看了看陈欣怡一眼,笑了笑,伸手接过了酒,一饮而尽,陈欣怡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就这样在喧闹的酒吧中,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一杯,两杯,三杯,一瓶,两瓶,三瓶的喝了起来。

    “我,我告诉你,我女,女朋友竟然说,说她的心里,心里是放不下,放不下她的前男友,所,所以她还是,还是要回去找他?”男生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说话都一副结结巴巴的。

    “你还女,女朋友呢?我呢,我才刚,刚表白,就被,就被拒绝了。”陈欣怡苦涩的说着,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跟她有着相同情况的人,而且还这么巧的相遇了。

    男生双眼微眯的看着面前已经有些重影的陈欣怡,说道:“没想到,没想到你跟我一样的命苦,不,是比我还可怜,来,喝了这杯,我的朋友,我的知己。”说着再次高举酒杯,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陈欣怡一见这人这么爽快,自己又怎么能小气呢?举起手上的酒瓶,高呼“万岁。”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来来,我们这么可怜,相逢即是缘,来交换一下手机号码?”

    说着陈欣怡颤颤巍巍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男生也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两人互存了号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