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为什么会在这?

    存好号码之后,陈欣怡拿起一瓶刚开没多久的酒,说道:“来,朋友,再来一瓶,为我们的友谊。”说着豪爽的再次一饮而尽。

    “好,来。”男生也毫不吝啬的喝了起来。

    “你女朋友长得漂亮么,我男朋友,哦,不是,应该说我暗恋的那个男人,我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温柔最有钱最万能的男人,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男人却不喜欢我呢?”陈欣怡已经醉醺醺的了,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我女朋友当然漂亮了,虽然有的时候有些野蛮,可是我却觉得很可爱,可是那又怎么样,即使她在好,现在也不会喜欢我了。”男人说着竟然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陈欣怡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吧,要是没人喜欢你,以后姐就喜欢你。我们两个搭伙……”陈欣怡话还未说完,便被赵特助打断。

    “陈欣怡,你疯了么?”赵特助坐在不远处看着陈欣怡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互相喝酒,互相交换电话,相互坐着亲密的动作,他实在是忍受不住。

    “哎呦,这谁啊,你看看,这个人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帅最有钱最全能最温柔,但是却不爱我的男人。”陈欣怡勾住了赵特助的肩膀含糊不清的想着面前那个刚认识的男生介绍道。

    闻言,那个男生忙缓缓站了起来,九十度鞠躬的说道:“你好,我叫祝原。”可惜这个被陈欣怡视为全世界最有礼貌的男人,此刻却很没礼貌,他连打理都懒得打理那个男生,拉着陈欣怡走出了酒吧。

    喝的醉醺醺的陈欣怡就这样踉踉跄跄的任由赵特助拉着她,她也并未反抗,赵特助将陈欣怡推进了车里,随后替她系上了安全带,走进了主驾驶,车辆缓缓的启动着,朝着聂家的方向驶去。

    “唉,真的是活生生的赵川唉,这手感就跟真的一样,今天的这个梦还真真实。”陈欣怡伸手在赵特助的脸上捏了捏,感慨道。 赵特助将陈欣怡重新板正,看着她那醉醺醺的样子,心中一痛,他以为只要自己狠心一点,陈欣怡一定会很快的将他忘掉,她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是现在看她这个样子,他的心真的很痛。

    车子在聂倩倩家的门口停下,赵特助伸手推了推已经睡熟的陈欣怡,说道:“钥匙,陈欣怡,钥匙给我。”

    陈欣怡一副被人打扰的样子,很不开心的回道:“在包里啦,不要打扰我。”说着又睡了过去。

    赵特助无奈只能在她的随身携带的包里翻找着,可是却始终没有发现钥匙,看着熟睡的陈欣怡,赵特助无奈的只得再次发动着车子,离开了聂家。

    隔天陈欣怡醒来的时候,入眼的是黑白灰组成的房间,陈欣怡激动的坐了起来,看看自己身上依旧完好的衣服,这才放心,摸摸跟鸡窝一样的头发,回想着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记得昨天因为不想一个人在家,所以就去了酒吧,然后竟然还碰到了赵特助和他的前女友。

    然后她记得有人跟她来搭讪,然后被她拒绝了,然后她好像跟一个男人在喝酒,对,是一个跟她有着相同遭遇的男人,至于后来,后来的事她就想不起来了,看着这房子,陈欣怡想着难道是昨天那个男人的家。

    陈欣怡缓缓的准备起身,却碰到了那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陈欣怡拿起照片一看,竟然是赵特助。

    “陈欣怡,你一定是眼花了,不,一定是酒还没醒。”陈欣怡不停的安慰着自己,随后再次小心翼翼的翻开那被自己极力想要忽略的事实。

    “醒了。”耳边传来了赵特助那永远低音炮一样的声音。陈欣怡猛地钻进被窝,装作还在熟睡,可是赵特助已经看见她醒过来,此时她这么做只会让人觉得很滑稽。

    赵特助也不强求,微微一笑,说道:“醒酒汤放在这,起来的时候喝点,对胃好。”说着转身便准备出去。

    陈欣怡佯装着醒来,坐起身子然后伸了一个懒腰,看清楚眼前的赵特助,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赵特助,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的家,昨晚你喝多了,有没有钥匙,所以我就带你回来了。”赵特助站在门口耐心的解释道。

    “哦,那谢谢你,我,我先走了。”陈欣怡尴尬的从床上起来,走到赵特助的身边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一副想要赶快逃跑的样子。

    却被赵特助伸手拉住,陈欣怡回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声音跟蚊子叫一样的小,说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事情么?”

    赵特助指了指那放在床头柜上的醒酒汤,说道:“喝了汤,吃了早餐再走,我送你。”说着便朝着门外走去。

    陈欣怡无奈,只得再次走了回去,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说实话,味道还不错。

    走出房间之后,赵特助正在厨房里做早餐,这还是陈欣怡第一次来赵特助的家,单调的颜色,整个家里笼罩的都是男人的气息,不管谁进了这样的房子,都会知道这个家还没有一个女主人,可是很快应该就有了。陈欣怡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餐,牙刷我给你买好了,在洗手间。”赵特助将剪好的荷包蛋放在了桌上,对着正在发愣的陈欣怡说道。

    陈欣怡乖乖的点点头,心中却因为这个有了自己的气息而有些感动,可是感动过后随之而来的却是浓浓的失落。

    她不敢想象赵特助给别的女人做早餐,叫别的女人起床,陈欣怡刷着牙,看着镜子中自己,眼圈红红的,最后却哭了起来。

    赵特助听见卫生间传来了声响,走过去一看,却看见陈欣怡正蹲在地上,嘴边还有这泡沫,蹲在那里低低的哭泣着。

    见状,赵特助忙上前询问道:“欣怡,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