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爱我请远离我

    “你真的不能喜欢我么?”陈欣怡看着赵特助泪眼汪汪的样子,很让人心疼,赵特助准备去扶陈欣怡的手却硬生生的停在半空。

    “对不起!”赵特助的话再次将陈欣怡的心沉寂在水中,寒冷的的让人觉得彻骨。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喜欢我,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陈欣怡的情绪再次陷入奔溃,赵特助现在对她的一点点好意,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折磨着她的身心,让她连呼吸都觉得痛。

    “对不起!”赵特助无力的道歉,现在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面对陈欣怡,想爱却不能爱,这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

    陈欣怡捂住双耳,看着赵特助,痛苦的说着:“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你知道,这是我最不想听你对我说的话?”

    “我到底哪里不好,是不是没有她好看,没关系的,我可以去整容,还是身材没她好,要不然就是性格没她好,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改的。”陈欣怡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爱的这么卑微,爱的这么痛苦。

    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赵川的事情,所以这辈子她是来还债的,还上辈子所欠的债。

    赵特助也没有想到从那个乐观开朗天真活泼的陈欣怡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摇着头,道:“没有,你什么都比她好,比她漂亮,比她可爱,比她活泼,比她敢爱敢恨。”

    “既然我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陈欣怡不解的说道。

    “对不起!”赵特助再次重复那那句对陈欣怡说过无数遍的话,那句陈欣怡最不想听见的话。

    “好,我知道,即使我在好,但是我也不是她,不是不是你爱的那个人,赵川,既然你不爱我,就请远离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不需要的施舍。”陈欣怡缓缓的站起身有些自嘲的笑道,不在理会身后的赵特助,走了出去。

    赵特助看着陈欣怡的背影,他极力隐忍着自己心中的那想要去留住她的冲动,陈欣怡缓缓走出了赵特助家,站在门口,楼道口吹来了丝丝的凉风,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泪已经干涸,她倔强的伸手擦擦眼泪,暗自决定以后绝对再也不要为赵特助哭。

    虽然上次自己也说过同样的话,最后还是没有出息的再次让赵特助践踏了那爱他的心,她陈欣怡,敢爱敢恨天不怕地不怕的陈欣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甚微,什么时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变得这么不堪。

    口中中传来了手机铃声,陈欣怡缓缓的离开了赵特助的家,站在电梯口接通了那通没有储存的陌生号码。

    “你好,你是?”陈欣怡礼貌性的问道。

    “哦,你好,我是昨天晚上跟你喝酒的那个,我叫周晓阳。你没事吧,昨晚你是被朋友带走的,所以我有些担心。”电话那头是一个男生关心的声音,很温暖很温暖,对陈欣怡来说是可以温暖人心的声音。

    陈欣怡想起了那个男人,昨天晚上他的脸上有着跟自己一样痛苦的表情,所以在形形色色的人中,她才会选择跟他搭讪。

    果不其然,在喝酒的过程中,陈欣怡还依稀的记得,这个男人刚刚被自己的女朋友甩了,被甩的理由,竟然跟自己一样,都是因为那该死的前任。

    “哦,我没事,谢谢你,对了,昨晚应该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陈欣怡,很高兴认识你。”陈欣怡阴霾的脸上渐渐带着淡淡的笑意。

    赵特助拿着陈欣怡的外套追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是陈欣怡站在阳光中,一脸笑意的跟着另一个男人说着话,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是昨晚酒吧的那一个,从陈欣怡和他的对话中,赵特助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你的衣服。”赵特助拿着衣服缓缓走到陈欣怡的身边,声音不由的高了几个调,足够与让电话那头的人听见到了。

    陈欣怡原本好不容好些的心情,再次在面对赵特助的那张脸的时候,陷入伤心,她结果赵特助手中的衣服,对着电话那头的周晓阳说道:“我现在有些事情,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再见。”

    “再见。”电话那头的周晓阳自是听见了赵特助的声音,虽然昨晚也喝了不少的酒,可是发生的事情还是记得很清楚,那个出现在陈欣怡的身边,说是甩掉陈欣怡的男人,他在他的眼中看到明明是他对陈欣怡很在乎,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喜欢却不能相爱的两个人,会这样互相的折磨着自己,不过听陈欣怡今天的声音,心情也该还不错,心中不免为陈欣怡感到开心,想着陈欣怡应该是那个男人和好了。

    挂断了电话,陈欣怡冷冷的看了赵特助一眼,说道:“我先走了,昨晚谢谢你。”话落电梯正好到达了在她的楼层停下。

    赵特助忙挡住她的去路,说道:“吃完早餐再走,我送你去上班。”赵特助也被自己这一举动吓到,明明都已经想好希望陈欣怡可以幸福,找到一个真心疼她爱她的男人,可是在听见她和别的男人说话的时候,心中还是不免气恼。

    “不用了,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想让别人误会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再说这一大早的我们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公司,对你对我都不好,不是么?”陈欣怡并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人,现在的她可能是气恼,气恼着这个不爱她的男人,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么好,她再也不会接受他那莫名的好意,一定要将放在他身上的心,渐渐收回来。

    赵特助听着陈欣怡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陈欣怡说的没错,既然他已经一再拒绝陈欣怡的告白,那么他就没有资格在对陈欣怡好,没有资格在气恼她跟另一个男人说话,这样的自己,他觉得太卑鄙了,是他拒绝了她,现在为什么又要表现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