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三十六章 告白

    饭后,莫尚谦带着聂倩倩离开,陈欣怡坐着周晓阳的车离开。

    周晓阳开着送这陈欣怡回家的路上,陈欣怡的头始终靠在车窗边,一言不发,周晓阳看着陈欣怡的样子,关心的问道:“”怎么?菜不好吃?”

    陈欣怡微微的摇摇头,随后转头看向窗外,看着不远处的河边,陈欣怡缓缓说道:“停车。”

    周晓阳一脸不解,将车缓缓的停了下来,陈欣怡打开车门,从台阶缓缓的向下走,虽然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这里还是三三两两的有几对情侣正腻歪在一起。

    相比较与他们的甜蜜不同,陈欣怡的脸上是慢慢的失落和忧愁,周晓阳将车子停稳之后,走下车,来到陈欣怡的身边,看着那倒映着灯光的湖面波光粼粼的,很是好看。

    “喜欢这里?”周晓阳看着陈欣怡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随机陈欣怡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答非所问的说道:“我就是在这里跟他告白的,也是在这里被他拒绝的。在这里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痛的无法呼吸的感觉。”说着,眼泪已经在陈欣怡的眼睛打转。

    她告诉自己不想只要不去想,只要不去想,她就一定忘了他,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他哭,可是每次却又没出息的再次落泪。

    “晓阳,我真的很讨厌现在这样的自己,真的很讨厌。”陈欣怡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还是周晓阳第一次见陈欣怡露出这样伤心的表情,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伸手将她缓缓抱进怀中,就跟哄孩子一样的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陈欣怡躺在周晓阳的怀中,再一次为了赵特助放肆大哭起来,她一次又一次的违背了自己的医院,一次又一次的被懦弱的自己打败,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的心打败。

    哭了很久之后,陈欣怡再也哭不出眼泪的时候,才缓缓起身,周晓阳身上那件灰色的外套肩膀处已被泪水浸湿。

    “对不起。这件衣服很贵吧,你脱下来我拿去给你干洗。”陈欣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尴尬的从周晓阳的怀抱中倒退了一步,与他适时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没事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哭好了?哭够了么?”周晓阳看着陈欣怡微微一笑,问道。

    陈欣怡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心中狠狠鄙夷了一下自己如此失礼的举动。

    周晓阳再次拉住陈欣怡,看着她说道:“那么现在你听我说,我说完之后你不要回答我。明白么?”

    陈欣怡还是那温润的周晓阳说出如此霸道的话,不由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陈欣怡,我喜欢你,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可笑,有些不可置信,我们也只不过才认识很短的时间,可是我真的喜欢上你了,我喜欢看你笑,看你哭,看你毫不在乎形象的吃东西,你的所有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我们认识的时间的确不长,可是我却觉得已经认识你很久很久了。我知道现在你对我可能还没有那样的感情,你的心里可能还喜欢那个叫赵川的男人,可是我不在乎,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但是请你不要拒绝我。”周晓阳如星般的眸子,满是真挚。

    陈欣怡震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开心,挣扎,拒绝,难受,很多很多种情绪在这一刻用上心头,混杂成五味杂陈的味道,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答我,可是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现在你可以哪怕是把我当做赵川的替身我也无所谓,只要你可以让我陪你的身边,好么?”周晓阳的告白,让人心疼的无法拒绝。

    陈欣怡看着周晓阳,机械的点点头,她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容易就同意他,不知道是因为他那毫无顾虑的告白,还是因为那句可以将他当做赵川的替身。

    陈欣怡知道自己决不能永远深陷在赵川的泥潭中无法自拔,现在周晓阳的出现,对她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你同意了?真的同意了?”周晓阳看着陈欣怡,满脸的激动。陈欣怡再次点点头,周向阳抱住陈欣怡激动的在原地转圈,口中还不听的大喊道:“她同意了,真的同意了,以后陈欣怡就是我周晓阳的女朋友了。”

    陈欣怡被周晓阳转的有些头晕,脸上却并未表现出太过开心的情绪,她竟然不由的会想,若是当初自己告白的时候赵川也同意的话,他会做出何种表情呢。

    “周晓阳快放我下来,头晕,头晕。”陈欣怡拍着周晓阳的背,抗议道。

    闻言,周晓阳这才停下来,可是因为转了太多圈他也明显有些晕了,一个没站稳,抱着陈欣怡两人双双睡倒在地,落地的时候,周晓阳下意识的护住了陈欣怡,背部着地,而陈欣怡正巧压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这么距离的接触,陈欣怡慌张的站起身来,道歉道。

    周晓阳笑了笑,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小草,说道:“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了,不需要这么客气吧?”

    陈欣怡再次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话落,陈欣怡觉得不妥,看了看眼前的周晓阳,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走吧,我送你回家。”周晓阳伸手拉住陈欣怡的手,缓缓的说道。

    被周晓阳拉住手的那一刻,陈欣怡的身子明显一怔,不同于赵特助那有些粗糙的手,周晓阳的手很滑,手指细长,掌心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周晓阳如此亲密的接触,陈欣怡的笑脸不由的一片绯红,乖乖的跟在周晓阳的身后,随后上了车。

    看着渐渐消失在眼前的车子,赵特助的从大树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紧紧握成拳的手,掌心已经渗出血来,可是他却已经丝毫感觉不出同意,心已麻木,疼痛的麻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