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五十四章 单身派对(2)

    “哟,陈欣怡,这多日不见,刮目相看啊,你这身边什么时候带着两个保镖了?”说话的是是以前陈欣怡的‘死对头’他们两个就是为了一个男生才结下这样的‘孽缘’。

    陈欣怡一见来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王悦并不是不知道她与她的关系本就不好,为什么还要请她来这个派对呢?

    “你好,周晓阳,陈欣怡的男朋友。”周晓阳站起身来礼貌性的问候好,那个女生见到看清楚周晓阳的脸时,明显一惊,不只是激动还是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回道:“你好,我是孙静,陈欣怡的同学。”

    随后想了想,问道:“你是周氏集团的周总么?”

    闻言,周晓阳微微的点点头,只见孙静有些激动的紧紧的握住了周晓阳的手,笑着道:“你好,我是周氏企业营运部的孙静。见到你很高兴,周总。”

    孙静旁边的两个女同学听见了,朝着周晓阳偷来一抹探究的眼神,陈欣怡和赵特助始终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后来孙静对陈欣怡的态度来了个360°的大反转,看着陈欣怡的眼神很是诚恳,说出话那些恭维的听得陈欣怡都起鸡皮疙瘩。

    王悦看着陈欣怡和聂倩倩的方向,眼底却是一丝的嫉妒,深深的嫉妒,面上却始终跟着旁边的朋友谈笑风生的,看不出丝毫异样。

    聂倩倩并不喜欢这样的派对,同学见面早已不是了当年的感情,现在的他们经过社会的洗礼,便的越发市侩,每个人堵在攀比着,你的这款手表多少钱,你的这个包包多少钱,你的整条裙子多少钱。

    那些自称王悦好姐妹的女人,更是将眼神赤裸裸的在莫尚谦等人的身上流转着,对她们来说莫尚谦,许鹤溪这样的人可是优质股,有钱,有权,有颜,想不让人喜欢都难。

    可惜了莫尚谦他们并不买账,就连许鹤溪今天晚上都特别的安静,喧闹的酒吧内,坐着一群与酒吧完全格格不入的一群人。

    排队结束之后,王悦将陈欣怡和聂倩倩留下,说是晚上她想跟他们好好聊聊,莫尚谦,许鹤溪,周晓阳还有赵特助便先走了,说是明天一大早再来。

    褪去纸醉金迷的生活,王悦将脸上的浓妆卸了下来,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晚上聂倩倩和陈欣怡住在王悦的家里。

    王悦的父母很热心的接待了她们,聂倩倩从王悦父母的脸上,看得是他们对王悦的这段婚姻并不是很同意的样子。

    上楼前,王悦的妈妈拉着聂倩倩走到一旁,说是希望聂倩倩可以好好的劝劝王悦,婚姻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大事,希望她可以考虑清楚,王悦正值花样年华,又会有哪个做父母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男人,王悦老公周渠,年龄比王悦的父母还要大,这样的男人真的能给自家的女儿带来幸福么?这点才是让她们最担心的事情。

    聂倩倩也知道王悦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但是为了让王妈妈可以放心,她只得点点头,表示会跟王悦好好谈一谈。

    聂倩倩回到房间的时候,王悦和陈欣怡已经换上了同款睡衣,床上摆放着一套,见聂倩倩走进来的时候,王悦伸手拍拍那睡衣,说道:“倩倩,换上,我们再来开个睡衣派对。”

    聂倩倩哭成一丝苦笑,拿起床上的睡衣,朝着卫生间走去,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王悦好好谈谈,又缓缓的走到王悦的身边停下,看着她已经有些微醉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悦悦,你真的想清楚了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来得及?呵呵,倩倩你未免太过天真了吧。”王悦的脸上就淡淡的,为露出丝毫的情绪,苦笑道。

    陈欣怡躺在王悦的腿上,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聂倩倩心疼的看着王悦,劝解道:“悦悦,如果不爱你的婚姻不会幸福的?”聂倩倩不知道王悦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因为失去孩子而自暴自弃,还是为了公司可以起死回生而选择出卖自己,她不懂,以前的王悦虽然清冷,可是却是个高贵的人,她绝不对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结婚的。

    “不幸福?倩倩,已经不能生育的我,还有是什么资格来谈幸福?”王悦自嘲的说道。

    聂倩倩傻傻的看着王悦,心痛的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王妈妈和王爸爸特意叮嘱医生护士不要将实情告诉王悦,她和陈欣怡也是闭口不谈,可是王悦为什么会知道。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爸爸和妈妈跟医生的谈话,我不小心听到了。”王悦的语气很是平淡,就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聂倩倩看着王悦的样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可是却又不想看着她自暴自弃的样子。

    “你不用可怜我,周渠的虽然年龄大了一些,可是他对我还是很好的,明天我们完成婚礼,他就会让律师改遗嘱,给我一半的家产。我并不觉得自己嫁给他委屈。”王悦看着聂倩倩看着自己那同情的眼神,心中微微一痛。

    “这样交易的婚姻,你真的觉得幸福么?”聂倩倩看着王悦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幸福?倩倩,我不像你和欣怡,身边围绕着那么多优秀的男人,时时刻刻都有人保护着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可是我却不同,没有人保护,我的身边围绕着的只有算计和利用,我现在真的累了,周渠虽然不是最好的港湾,可是对我来说也算是最安全的,不是哪个男人都愿意将自己毕生奋斗的家产分开他人一半的,不是么?”王悦露一丝苦笑,淡淡的说道。

    聂倩倩不知道该如何劝解王悦,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是个不幸的人,那即使别人如何劝解,她也只会觉得是那个最可怜最伤心的一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