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五十五章 婚礼准备

    隔天天还未亮,聂倩倩便早早的醒来,王悦已经在客厅化妆,陈欣怡还睡得跟头猪一样,聂倩倩推了推陈欣怡,叫醒了她。

    昨天晚上的聊天,以沉默而告终,王悦的改变比聂倩倩想象中的还要深,她说的再多,在王悦的耳中可能都是嘲讽。

    聂倩倩收拾好自己走出去的时候,三三两两的化妆师正在替王悦上妆,王悦的底子本来就不错,比起浓妆,淡妆更适合她。

    “倩倩,起来啦,快来吃早餐。”王悦的妈妈看着站在那发愣的聂倩倩,招呼道。

    “早,阿姨!”聂倩倩走向餐桌,对着王妈妈礼貌的说道。

    陈欣怡后知后觉的走了出来,看见穿着一袭拖地婚纱的王悦,惊艳的说道:“哇,悦悦,你的这个婚纱真的好漂亮啊。”陈欣怡那一副农村人进城的既视感,惹得一旁的化妆师和造型师发笑。

    聂倩倩看着陈欣怡和王悦,不由得想起了大三的时候,当时和顾念还在一起,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他们三个人正在宿舍准备午睡,耳边传来的尽是宿舍外那颗大树上的蝉鸣声,吵得让人难以入睡,陈欣怡便对她们未来结婚的顺序做了一次推算。

    “倩倩,肯定是我们之间第一个结婚的,你看顾念对你那样,绝对一毕业就会求婚,倩倩你会同意么?”陈欣怡猛地坐起身来,看向下铺的聂倩倩八卦的问道。

    聂倩倩毫不留情的赏了陈欣怡一个白眼,并不答话,嘴角那一抹甜蜜的笑意,却已经出卖了她,当时的她真的认为自己将来一定会嫁给顾念。可惜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第二个结婚的肯定是我?”陈欣怡指着自己,一脸幸福的幻想着。

    对面下铺的王悦,不满的朝她扔过去一本书,道:“为什么不可能是我?”

    陈欣怡伸手躲过了王悦偷来的‘暗器’拿着它装作一副教授的样子,摸了摸那根本不存在的胡须,解释道:“至于为什么我这么推算呢,本大仙自然是有根据的,第一聂倩倩,现在她跟顾念的感情那么稳定,而且你看顾念对倩倩那宝贝的样子,毕业之后一定会很快的出手求婚,防止将她放到社会上,受到哪些男人的觊觎。”

    “水水水……”陈欣怡摸了摸嗓子,聂倩倩无奈的将面前的一瓶果汁扔给了她,陈欣怡拧开盖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接着道:“至于为什么本大仙是第二,那当然是因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虽然现在没有,我想很快就会有一个男人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

    “切!”聂倩倩跟王悦,忍不住鄙夷一声。

    “你们还想不想听,请不要打断本大些通灵。”陈欣怡学着茅山道士的样子,将手指放在唇边,口中低低的念叨着。

    聂倩倩侧耳过去,好像听见了陈欣怡正在背九九乘法表,不由的笑了笑。

    “我算出里了,王悦同学为什么是最后一个结婚的呢?那是因为王悦同学给人一种高高在上,难以接近的感觉,以后将要娶你的人一定是非富即贵的大帅哥,主角总是最后一个登场的。”原本还佯装生气的王悦,却被陈欣怡逗得哈哈大笑。

    当时的他们并没有想到,很快聂倩倩竟然跟顾念分手了,王悦后来会遇到渣男吴江,还失去了孩子,现在竟然会是他们三个之中第一个结婚的人,聂倩倩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笑着‘陈大仙’的预言真是不灵,她没有嫁给顾念,王悦也没有遇到那个高富帅。

    “倩倩,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陈欣怡惊叹玩完婚纱之后,被王妈妈叫来吃饭,看着聂倩倩盯着王悦发呆的方向,忍不住问道。

    “没事,快点吃吧。”聂倩倩收回思绪,,将面前的牛奶递给陈欣怡说到。

    陈欣怡以为聂倩倩是羡慕王悦的婚纱,笑着道:“你放心,等你结婚了,莫总一定会给定一个比这个还好看的婚纱,他那么疼你,这是肯定的。”陈欣怡喝了一口牛奶,唇边还沾着一圈牛奶的印记。

    聂倩倩递给她一张纸巾,说道:“你还是好好的吃你的早餐吧。”说着走到王悦的身边坐下,开始让那些人给她化伴娘装。

    陈欣怡和聂倩倩都准备妥当的时候,莫尚谦和许鹤溪还有周晓阳和赵特助正巧过来。

    看着穿着水蓝色伴娘服的聂倩倩,莫尚谦的唇边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说道:“今天你真的很好看。”聂倩倩平时很少化妆,今天画着淡妆,不由的让人眼前一亮。许鹤溪站在莫尚谦的身边,眼见直勾勾的看着聂倩倩,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欣怡,穿这身真的很美,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要给你订一套最好的婚纱。”周晓阳看着陈欣怡说道,陈欣怡一贯都很少打扮,大大咧咧的性格更有些像男孩,如今化了妆之后,更显的小鸟依人了,赵特助站在陈欣怡的不远处,看了她一眼,便将视线移开。

    王悦看着眼前的情景,手紧紧的攥着婚纱,今天明明她才是主角,为什么这些男人的眼中丝毫都没有她的存在,聂倩倩和陈欣怡不管在哪里好像都很受欢迎的那样,那些男人的眼里似乎都看不到她的存在。

    “好了好了,这里是新娘的闺房,你们都先去酒店吧。”聂倩倩看到不远处的王悦脸上的表情,伸手将莫尚谦等人赶了出去,几人无奈只得离开。

    聂妈妈看着王悦穿着婚纱静静坐在那里的样子,拉着王悦的手,欣慰的说道:“时间过得真快,悦悦都要结婚了呢?”初次见面还是五年,当年的王悦气质清冷,比聂倩倩和陈欣怡都要成熟,可惜上天并没有厚待她,让她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变故,聂妈妈满是心疼。

    王悦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握紧聂妈妈的手。王悦的妈妈这时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果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