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五十六章 莫尚谦的担忧

    王悦的妈妈讲手中的果盘放在桌子上,看着聂妈妈笑着道:“姐姐,这是真的把我们悦悦当成自己的孩子了,你这心情就跟嫁女儿是一样的。”聂妈妈的眼圈红红的,一副女儿要出嫁的样子,惹得王悦妈妈都忍不住取笑道。

    “悦悦和欣怡,在我心里跟倩倩是一样的。悦悦啊,你一定会幸福的。聂妈妈相信。”聂妈妈心疼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

    “嗯,我会的。”王悦重重的点点头,肯定的说道。

    “迎亲的来了,迎亲的来了。”门外传来声音,聂倩倩走到床边望去,一条长长的车队正缓缓的在王悦家的楼下停下。

    领头婚车上走下来的应该是周渠,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男人,看样子应该是保镖。

    聂倩倩和陈欣怡始终守在王悦的身边,客厅里是众人正在要红包的声音,不一会周渠便来到王悦的面前,这是聂倩倩和陈欣怡第一次见周渠,年过半百的周渠,保养的还算得到,除了脸上那经过岁月洗礼的细纹,身材保持的也还好。

    他身后站着两个跟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看样子并不是保镖,而是周渠的儿子,今天他们是伴郎。周渠的儿子看着王悦的眼神很是不悦。

    周渠和王悦敬完茶之后,便上了婚纱,王妈妈站在门口看着王悦,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半靠在王爸爸的身上,不知道她们是因为女儿结婚喜极而泣,还是因为王悦嫁的这男人而伤心。周渠儿子看王悦那不加掩饰的鄙视,任谁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王悦和陈欣怡分别坐在王悦头车后的二三车上,她们的身边坐着的是周渠的大儿子和周渠的小儿子。

    两人此时正用着赤裸裸的眼神打量着聂倩倩和陈欣怡裸露在礼服外的肌肤。聂倩倩的身边坐着的是周渠的大儿子,好像叫周深,他看着聂倩倩的眼神,赤裸裸的,手指轻轻的在聂倩倩的白皙的胳膊上滑动着,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

    “周公子,请自重!”聂倩倩不悦的说道,若不是今天是王悦的婚礼,身边的这个人又是王悦老公的儿子,自己早就一巴掌闪过去了。

    “自重?呵呵,你们都是那个婊子的朋友,又能是什么好货色,不就是想要钱么,我有。”周深不屑的说道。伸手从西装的皮夹里,拿出一沓钞票仍在了聂倩倩的脸上。

    聂倩倩强忍着怒意,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今天是王悦的婚礼,自己一定要忍住。

    聂倩倩选择不理睬,周深见她这么无聊,便也不在说话,眼睛看向窗外。

    聂倩倩车后面的车上,坐着的正是周渠的二儿子,周浅,他的好色程度比他哥哥周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他的手不规矩的伸向陈欣怡,落在她的肩膀上,陈欣怡看了周浅一眼,眼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可惜此时为色所迷的周浅并没有看见,渐渐的离陈欣怡越来越近,近的都快亲了上去。

    “啊啊啊……”车内一声惨叫,那是周浅痛苦的声音,陈欣怡反手握住周浅的手,脸上带着一丝威胁的笑意,说道:“周二公子,请往那边坐坐,还有请你的手放在该放的地方。”

    “好的,好的,快放开,我的手要断了。”周浅想要挣脱陈欣怡的束缚,可惜他越用力,陈欣怡就会越用力,越用力,越疼。

    陈欣怡缓缓的松开周浅的手,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周浅已经吃过亏了,只得乖乖的坐在门边,离陈欣怡最远的地方。

    陈欣怡看了眼前车,心中不免为聂倩倩担心,看了眼周浅,想着媒体的报道果然也并不是假的,周家这两个公子,可是出了名的好色。曾经还被人告了强奸罪,最后却并没有判刑,估计是周渠用钱给摆平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酒店的门口缓缓的停了下来,陈欣怡看见聂倩倩从车上下来,连忙开门下车走上前去,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道:“没事吧?”

    “没事。”聂倩倩微微的摇摇头。

    他们伸手的周深看着不听的揉着胳膊的周浅问道:“怎么了这是?”言语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

    周浅白了他一眼,并不答话,径直超前走去。

    王悦被安排到了酒店的包间,等待着婚礼正式开始,聂倩倩被莫尚谦的‘夺命连环崔’走到大厅。

    豪华的水晶吊灯,偌大的大厅内,足足能容下几百桌的客人,客人已经开始渐渐入戏,莫尚谦和许鹤溪还有周晓阳因为身份的关系,被安排在靠前排的位置,看见走过来的聂倩倩时。

    莫尚谦连忙走了上去,伸手将她拉到一边,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她不喜欢她穿着这样被别的男人觊觎。

    “怎么了?”聂倩倩看着莫尚谦疑惑的问道。

    “今天的伴郎,是周渠的两个儿子?”莫尚谦刚才看见周深和周浅来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穿着的是伴郎的衣服。

    若不是因为聂倩倩,莫尚谦绝对不会来参加周渠的婚礼,更何况还是三婚,摆这么大的排场都不觉得丢人么?

    聂倩倩点点头,奇怪的问道:“刚才他们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周深和周浅的好色可都是出了名的,面对聂倩倩这样的姿色,他们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聂倩倩想到了刚才在车上周深对自己的挑逗,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告诉莫尚谦,毕竟他们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陪新娘进场之后,马上到我身边来,知道么?”莫尚谦担忧的叮嘱道,如果他们真的对聂倩倩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情,他一定会让周深和周浅付出剧痛的代价。

    “嗯,我知道。”聂倩倩看着莫尚谦一副操心的样子,笑着说道。

    莫尚谦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再次叮嘱道:“记得一定要到我这来?”

    聂倩倩无奈的再次点点头,有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莫尚谦竟然有一种老婆婆的潜质-啰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