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头版头条

    “啊,有人跳楼!”一阵惊叫声,响彻着整个宴会厅的上空,众人纷纷看向王悦低语着。

    聂倩倩看着刚才还活生生站在她面前的女人,那决绝跳下去的背影,泪顺着眼角落下,她转头看向一旁的王悦,王悦的嘴角竟然带着森冷的笑意。

    聂倩倩看着她,身边站着的女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王悦了。这个女人她不认识,那个女人是被她逼死的,她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带着她腹中那还未出生的孩子。

    “没事吧?”莫尚谦摸着聂倩倩那冰冷的手,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担忧的问道。

    周渠已经让人去处理那个女人的事情,聂倩倩看着他脸上不带丝毫感情的样子,那个跳下去的女人是他的女人,他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这个男人怎么能用这么残忍的眼神和语气,就像是在说着平常的事情一样。

    “好好,小插曲,小插曲,请大家敬请用餐。”司仪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莫尚谦扶着聂倩倩下了台。

    聂倩倩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一尸两命就在刚才一瞬间逝去,可是这些人竟然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要看,不要想,这不管你的事情?”聂倩倩在位子上坐下,许鹤溪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拉着她的手心疼的说着。

    “许鹤溪,请把你的手拿开。”莫尚谦看着许鹤溪冷冷的说道。

    聂倩倩挣脱了许鹤溪和莫尚谦的手,她的脑海中此刻满是刚才那个女人梨花带雨的脸,她看向不远处的王悦,此时她的脸上竟然连丝毫的愧疚都没有,依然跟着身旁的周渠谈笑风生。

    宴会结束之后,她早早的跟王悦辞行了,她不想去质问王悦今天为什么要在媒体的面前说那样的话,也不想问她为什么为了自己的利益,将那个身怀六甲的女人逼死,现在的王悦可能真的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跟她们一起笑一起哭的王悦了,聂倩倩总是觉得她们能够回到以前,能够变回以前,可是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她妄想了。

    过去的就是过去,改变的就是改变,她和王悦再也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她们可以是朋友,可以是好朋友,却再也不是那个贴心的朋友。

    莫尚谦将聂妈妈和聂倩倩送回了家,嘱咐着聂倩倩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聂倩倩机械的点点头,便扶着妈妈走了进去。

    聂妈妈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抚摸着她的手,劝慰道:“倩倩,这不关你的事,每个人总是会有看不开想不通的事情,那个女人只是一时间想不开。”

    “妈妈,那可是两条人命,如果当时我可以阻止悦悦的话,可能可能那个女人就不会跳楼了,她就不会死,还有她肚子里那个尚未出事的孩子也不会死?”聂倩倩的眼泪啪嗒啪嗒的低落在聂妈妈的手背上。

    聂妈妈伸手拭去了女儿的眼泪,心疼的劝慰道:“那就是她的命,这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我相信天堂中的她一定会遇到一个好男人的。”

    聂倩倩趴在了妈妈的手背上,小声的抽泣着。那个女人跳下之前那绝望的眼神,此刻依然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隔天上班的时候,刚进集团,大家纷纷像她和陈欣怡投来奇怪的眼神,陈欣怡看着聂倩倩那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担忧的问道:“倩倩,你没事吧?”

    聂倩倩摇了摇头,脸色还是那么苍白,电梯停在人事部的楼层,陈欣怡担忧的看了一眼聂倩倩,随后走了出去。

    到达顶楼的时候,电梯中只有聂倩倩一个人了,莫尚谦还没有来上班,聂倩倩进办公室之后,便开始工作,手机传来了电话铃声,聂倩倩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刚刚才分开的陈欣怡。

    “怎么了?”聂倩倩接通电话后问道。

    “倩倩,你看没看今天的新闻,全是我们两个还有悦悦的事情,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在人事部已经被围攻了。现在正躲在厕所呢?”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欣怡紧张的声音,聂倩倩还能听到陈欣怡身边谁正在敲门正说着恭喜陈欣怡的声音。

    聂倩倩挂断电话,打开电脑的新闻网页,头版头条上都是王悦昨天结婚的事情。

    什么小助理飞上枝头变凤凰啊。下面还附带着昨天莫尚谦牵着聂倩倩手的照片。

    另一篇是陈欣怡和周晓阳的新闻:周氏企业公子和真命天女标题。附带着自然是周晓阳拦着陈欣怡的照片。

    王悦的新闻在八卦头条上,写到:鑫达集团婚礼上的‘命案’。上面配的图一边是王悦和周渠拥吻的照片,另一边是那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倒在血泊中的照片。

    电话铃声再次传来,是聂妈妈的声音,电话那头聂妈妈说着:“倩倩啊,你可千万不要回家,外面都是记着,你秦阿姨过来接我,我现在去你大姨家住一段时间,你记得可千万别回来,我不用你担心,挺好的。”

    “妈,我现在回去。”聂倩倩听着聂妈妈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担忧的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你秦阿姨刚刚来接我,我们现在去机场,你就不要担心了。”聂妈妈安慰的说道,电话那头还传来了秦阿姨的声音:“倩倩啊,替我好好的管管我的儿子,我带你妈妈出去玩玩,你就不要操心了。”

    “倩倩,不管别人怎么说,妈妈都相信你是个好孩子,好听的话可以听,不好听的就不要听,知道么?”聂妈妈心疼的说道。

    聂倩倩含着泪,重重的点头,说道:“恩!妈妈注意身体。”

    因为自己的事情,害的妈妈不能在家里生活,聂倩倩的心中很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妈妈也不用遭受这样的事情。

    挂断电话之后,聂倩倩独自一人待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想着莫尚谦之所以没来,估计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