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六十章 围追堵截

    公司的内部电话响起,聂倩倩按下接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小麦的声音:“倩倩,你现在千万不要下去,外面已经被媒体包围了,知道么?”

    媒体?包围?聂倩倩走到窗边往下望去,尚谦的办公大楼的确围着和黑压压的一圈人。

    “欣怡,你在哪里?”聂倩倩担忧的拨打了陈欣怡的电话,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欣怡略带哭腔的声音,说道:“倩倩,你快来救救我,我被堵在厕所了,同事们都八卦的打听我跟晓阳的相识过程。”

    “我知道了,你在那里等我?”聂倩倩有些无奈的挂断电话,随后又拨通了小麦的电话,让她去把陈欣怡带到莫尚谦的办公室,总裁的秘书在这个公司位置是很高的,自己出马肯定也逃不了被那些人问长问短,可能只有身为八卦之首的小麦才能拯救陈欣怡了。

    聂倩倩拨打着莫尚谦的电话,却处于关机状态,总觉得今天的事情哪里好像不对劲,聂倩倩重新坐回来电脑,收缩着时事新闻的频道。

    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正是现在她们集团大楼的楼下,穿着正装的女主持人,正介绍着:“大家好,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尚谦集团办公大口入口,从昨天莫尚谦总裁宣布恋情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4个小时,双方都还未对此事进行回应,周氏集团总经理周晓阳的女朋友也在这座办公大楼,今天希望我们可以见到当事人,对此我还将继续追踪报道,谢谢。”

    画面的尽头切到了另一边,正是聂倩倩的家,只听见男记者报道道:“大家好,这里正是莫尚谦总裁女友的家,这里现在已经聚集了很多的记着,我们并没有见到聂倩倩本人,据了解,五年前聂小姐的父亲已经去世,一直是个母亲居住在一起,我们原本想要找她的母亲了解情况,可惜却未见到本人,不过据了解,聂小姐的母亲已经被莫尚谦的母亲接走,由此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谢谢大家,我们还将实施追踪报道此事。”

    聂倩倩扶额,一夜之间自己竟然成了a市的名人,小麦带着陈欣怡进来的时候,陈欣怡的样子着实委屈。

    小麦看着两人兴奋的说道:“你们两个实在是太牛啦,今天的头版头条上都是你们的名字,现在大家都说我们尚谦公司风水好,一下子就出了两个总裁夫人。”

    看着小麦一脸八卦的样子,陈欣怡却是欲哭无泪,她也万万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现在的地步。

    “欣怡,给你父母打电话,让他们去亲戚家避避。”聂倩倩对着欣怡嘱咐道,陈欣怡似懂非懂的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看着楼下聚集的越来遇到记者,从电脑上的湖面看来,保安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陈欣怡挂断之后,一副要哭的样子。

    “倩倩,欣怡,现在我觉得你们好像明星,还是大牌明星的那种?要不你们现在给我签个名,搞不好将来还能卖点钱呢?”小麦看着两人一脸的崇拜。

    陈欣怡欲哭无泪的看着聂倩倩,小声的问道:“倩倩,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聂倩倩又怎么能知道?这时电脑屏幕上出现的是王悦和周渠的豪宅,王悦和周渠被记者团团围住,记者不放过丝毫机会询问着昨天在王悦和周渠婚礼上跳楼的那个女人和周渠到底是什么事关系。

    王悦始终保持着沉默,带着一副墨镜,一副贵太太的打扮,周渠站在一旁拦着王悦,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鸡蛋砸在了王悦的额头上,蛋液拴着王悦的额头缓缓的留下,蛋壳依然还粘在王悦的发上。

    记者们也是一脸的吃惊,摄像机全部朝着另一个方向转去,只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朴素的女人,正一脸愤恨的看着王悦,似乎要将他看穿。

    “你这个贱女人,还我女儿命来,还有你这个臭男人,你们还我女儿命来。”聂倩倩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个妇人,轮廓与昨天那个跳楼自杀的女人有些相像,想来应该是她的妈妈。

    记者们一件这当事人对峙,忙将话筒对准了那个妇人,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她的母亲。”那个妇人指了指放在面前的遗像,眼泪决堤般的落下。

    记者们当然认识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正是昨天跳楼的那个,感兴趣的问道:“请问你的女儿跟周渠总裁是什么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周渠总裁的么?”

    那个妇人怒气的指着周渠和王悦,眼中满是仇恨的怒火,“当然是,我女儿是鑫达集团财务部的一个小小的财务,又一次跟周渠出差,周渠见我女儿长相貌美,便把她给强奸了,后来怕我女儿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对我女儿说尽了甜言蜜语。我女儿便相信了,后来我女儿发现自己怀孕了。他跟我女儿说一定会娶她的,可是我女儿昨天才从电视上看到了他竟然那和那个女人结婚,便赶去了现场,没想到,想到就再也没有回来,是你,是你逼死了我的女儿?”妇人怒指着王悦。

    王悦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蛋液,动作极其的优雅,周渠站在她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周先生,王小姐,对于这件事情你们如何回应?”记者们再次将矛头指向王悦。

    只见王悦缓缓的走到那个妇人的身边,看着她,淡淡道:“有什么事情还是跟我的律师说,毕竟口说无凭。”随后便转身离开,周渠见状也跟了上去。

    那个妇人见状,瘫软在地,泣不成声,双手拍着胸口,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

    “倩倩,悦悦真的变了?”欣怡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屏幕上王悦的一言一行,心中渗着凉意。

    聂倩倩看着王悦和周渠驾车而去的场景,看着那个妇人痛苦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