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宅女’陈欣怡

    在赵特助已经住了好几日的陈欣怡,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体重足足的增加了几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陈欣怡伸手捏捏自己的小脸,小声的嘀咕道:“是不是该减肥?”

    这几天赵特助总是早出晚归的,陈欣怡每天醒来的时候,赵特助已经出门,桌上是做好的早餐,冰箱里放着做好的午餐和晚餐,陈欣怡自从住进赵特助家之后就没有在出过门。

    天天一个人在家,难得的竟然没有感到寂寞,在这么待下去,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个十足的宅女。

    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陈欣怡穿着睡衣从卫生间走了出去,看着正拎着大包小包走了在门口换拖鞋的赵特助。

    自从上次吃饭时候的不欢而散,这还是陈欣怡从那件事情之后第一次看到赵特助,忙走上前帮忙将赵特助的手中的袋子拎了进来,打开一看里面全部都是陈欣怡最喜欢吃的东西。

    “谢谢你,可是在这么吃下去,我迟早会变成小猪的,虽然我一直都是那种吃不胖的身材,可是最近好像到了发福期。”陈欣怡看着袋中的美食,笑着说道。

    赵特助将另外几个袋子放在桌上,说道:“胖点更好看!”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陈欣怡看着赵特助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呢?两人再次陷入尴尬,陈欣怡看着赵特组,问道:“我想去看看倩倩,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其实她也只是不想跟赵特助这么尴尬下去,如果提周晓阳的话,他可能又要生气。

    赵特助将食材一一放进冰箱,淡淡的说道:“我想莫总现在应该不想别人打扰他们?”

    陈欣怡想了想,也是,难得可以跟聂倩倩有独处的关系,莫尚谦一定不想别人打扰。现在如果自己出现的话,莫尚谦又该用着那种看着情敌的眼神看着她了,想想那眼神,背后都冒着丝丝的凉气。

    “那我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我想去上班。”陈欣怡害怕赵特助以为她又要去找周晓阳,只得解释道。

    赵特助将食材放入冰箱之后,穿上围裙开始准备做饭,陈欣怡的话让他一顿,一个不稳,锋利的刀在手指上上划了一道口子。

    鲜血瞬间甚了出来。陈欣怡见状,忙紧张的上前按住的赵特助那出血的手指,担忧的问道:“你这里有急救箱么?应该有吧?”

    赵特助看着陈欣怡那紧张的样子,嘴角染上一丝淡淡的笑意,指了指电视机下面的一个柜子。陈欣怡示意赵特助按住伤口,然后飞快的跑了过去,从里面拿出了急救箱,跑回赵特助的身边,将止血的药涂在赵特助的手上,然后又再给他贴上了创可贴。

    一边将东西重新收回药箱,一遍叮嘱道:“这几天一定不能沾水,做菜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赵特助看着陈欣怡那紧张的样子,伸手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可是手却硬生生的停在半空,最终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

    陈欣怡收好药箱之后,将赵特助推出了厨房,从他身上将围裙接了下来,寄再来自己的身上,准备开始做饭。

    赵特助执拗不过陈欣怡,只得怪怪的坐在客厅,打开笔记本开始处理着工作,时不时还会看看厨房中正咋忙碌着的陈欣怡的背影。

    一个小时之后,陈欣怡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总算是做好四道菜。看着桌上的菜,陈欣怡担心着味道会不会不好,伸手刚想尝尝,赵特助却走了进来,拉开椅子缓缓了下来。

    “我做的菜肯定没你做的好吃,你尝尝怎么样?”陈欣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聂倩倩王悦和她之中,聂倩倩做的菜最好吃,自己的勉强第二,王悦那不是在做饭,简直就是在拆厨房。

    当初和王悦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基本上也都是叫外卖,要不然就是去聂倩倩家蹭吃蹭喝的。

    赵特助拿起快起,夹了放在面前的一块红烧肉,放入口中尝了尝,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很快恢复自然,将那块肉咽了下去,说道:“挺好的!”

    “真的?”陈欣怡一脸的兴奋,想着难道是好久没做饭了,厨艺却在冥冥中突飞猛进了。

    看着赵特助脸上平淡无奇的吃着菜的样子,陈欣怡这才放心,坐了下来,也吃了起来。

    “呸……好咸好咸!”才刚吃一口的陈欣怡将口中的菜吐了出来,忙跑到冰箱拿起一瓶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回头看了一眼赵特助,他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吃着菜,仿佛刚才陈欣怡吃的跟他现在吃着的就不是一个碗里的。

    好不容易‘活’过来的陈欣怡,走到赵特助的身边,看着他,好奇的问道:“不咸么?我好想盐当成糖给放了。”

    “挺好的!”赵特助依旧淡淡的说道。

    陈欣怡一脸不相信的坐回去再次尝了一口还是那么咸。她忙将那些菜从赵特助的面前端走,不好意思的说着:“还是不要吃了,我们叫外卖吧,这个菜真的是太咸了。”咸的就好像将一整罐子的盐都倒在了一个菜里。

    赵特助却执拗的将菜重新放在自己的面前,继续吃着,口中还喃喃道:“挺好的!”

    陈欣怡看着赵特助的样子,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想着这赵特助的口味还真是重。

    只是陈欣怡并不知道,陈欣怡睡着之后赵特助喝了多少瓶水,他自然也是尝出了那些菜是咸的,只因为那是陈欣怡第一次给他做的菜,可能也将是唯一的一次,即使是毒药,他也将义无反顾的吃下去。

    隔天陈欣怡醒来的时候,屋内空空的,赵特助留了纸条说是上班去了,饭菜都已经做好放在了冰箱。

    陈欣怡看着那把贴在冰箱上的便利贴,心中一暖,明明都受伤了,却还是要给她做饭,明明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这样的好意,让陈欣怡心中的天平再次不平衡的朝着赵特助的方向倾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