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上班前夕

    自从上遇到王悦之后,聂倩倩在莫尚谦的别墅里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手机依旧没有找到,莫尚谦也始终没有同意给她买新手机的事情。

    这一个月的时间,莫尚谦也是极少去公司,总是陪在聂倩倩的身边,两个人每天一成不变的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这一个月的时间,聂倩倩觉得自己仿佛过得是与世隔绝的生活。

    陈欣怡被周晓阳带走一个星期之后,便开始上班了,这件事情事情,还是陈欣怡上班三天之后过来这里说的,陈欣怡当时一副想要聂倩倩收留她的样子,却被莫尚谦无情的拒绝了。

    陈欣怡告诉聂倩倩,她和周晓阳的新闻已经渐渐淡化,聂倩倩和莫尚谦的恋情却是越吵越烈,陈欣怡还告诉聂倩倩,顾念来找过她,是来打听聂倩倩现在的住处。当然以陈欣怡对顾念的讨厌程度,自然是没有告诉他。

    一个月后,在聂倩倩的强烈要求下,莫尚谦终于同意她会公司上班,当然莫尚谦如此爽快的同意,自然是条件的,他的条件就是聂倩倩必须住在莫尚谦的别墅里,当然是离上班稍微近一点的市区别墅。

    聂倩倩迫于莫尚谦的淫威,最终只得妥协,陈欣怡望眼欲穿聂倩倩可以回来上班,可是却在听到聂倩倩依旧要和莫尚谦住在一起的这个消息之后,失魂落魄,因为聂倩倩如果还住在莫尚谦的家里,那么她就没有借口从周晓阳的家里搬出来,想着每天还要面对周晓阳那那一副楚楚可怜等待着她回答求婚答案的样子,陈欣怡便觉得头疼,可惜耐与莫尚谦那充满危险的眼神,也值得作罢。

    聂倩倩和莫尚谦提前一天将衣服什么的收拾好,带回市区的别墅,在聂倩倩的强烈要求下,莫尚谦最终同意和她分房睡。

    可是,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聂倩倩睁开眼睛的时候,莫尚谦正慵懒的躺在她的身边,一只手被聂倩倩枕在脖子下面,一只手将聂倩倩搭在聂倩倩的腰上,将她搂紧。

    莫尚谦醒来的时候,聂倩倩正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他,只见莫尚谦在聂倩倩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说道:“早!”

    聂倩倩一把推来莫尚谦,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聂倩倩明明记得昨天晚上睡觉前,房门已经好好的反锁,可是莫尚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莫尚谦伸手将聂倩倩一把拉回怀里,沙哑的嗓音,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说道:“陪我在睡会。”话落已将聂倩倩紧紧的拥在怀里。

    聂倩倩有些气恼的挣脱了他的怀抱,质问道:“出去!”虽说她现在跟莫尚谦已经有了发生里那样的关系,可是,该保持的距离还是需要保持的。

    莫尚谦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聂倩倩一副生气的样子,只得一脸无辜的走了出去,聂倩倩看着莫尚谦的背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蒙头继续睡她的觉。

    再次醒来下楼的时候,莫尚谦正在厨房忙碌着,聂倩倩缓缓的走了下去,走到莫尚谦的身边,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好奇的问道:“阿姨呢?为什么是你在做早餐。”

    莫尚谦伸手将聂倩倩手中的牛奶拿了过来,递给她一份做好的三明治,叮嘱道:“空腹喝牛奶不好,吃点东西吧!”说着拉着聂倩倩走向餐桌。

    聂倩倩看着莫尚谦又一瞬间的呆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日三餐都变成了莫尚谦的事情,而她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喜欢上莫尚谦这样的改变。

    “我们上班的时候,阿姨会过来打扫,平时这个家只有我跟你。”莫尚谦优雅的吃着面前的三明治,淡淡说道。他只是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他与聂倩倩的独处时间。

    聂倩倩坐在莫尚谦的对面看着他吃着三明治的样子,不由的想着怎么会有一个人连吃饭都这么的好看。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莫尚谦很喜欢聂倩倩这样看着自己的眼神,心中却也不由的逗乐道。

    用着如此赤裸裸的眼神盯着一个男人看,而且还被对方发现了,聂倩倩的小脸不由的一红,缓缓的低下头,继续吃着三明治。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害羞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从一旁递给一个礼盒给她,聂倩倩接过莫尚谦递过来的盒子,打开一看竟然是手机。

    “给我的?”时隔一个多月再次拿到手机,聂倩倩忽然觉得没手机的日子似乎也挺好的。

    莫尚谦点点头,聂倩倩原本的 手机早就被他拿走,现在如果拿给她那不是不打自招,换个新手机,许鹤溪的号码可能也不会这样的找到。这样一举两得事情也是不错的。

    莫尚谦送的手机自然是现在最流行的款式,聂倩倩打开手机看了看,通讯录里只有莫尚谦一个人的号码,聂倩倩问道:“还是我以前的卡么?”

    “不是,给你办了新卡。”莫尚谦依旧一副从容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异样的情绪。

    “啊!好吧,一会上班的时候,我让陈欣怡把号码给我传输一遍。我们两个人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一样的。”聂倩倩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毕竟那个手机号码自己用了很久,可是毕竟是莫尚谦送的手机,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样未免也太不礼貌了一些。

    莫尚谦这才想起来,真是棋差一招还有陈欣怡这个‘大麻烦’可是事已至此,再去追究那些事情,亦是无用,更何况许鹤溪很快就要回来了,有些事情还在早些跟聂倩倩坦白的好,可能自己亲口对她说出来,知道真相后的她可能会选择原谅自己。

    可是他却是止不住的害怕,害怕聂倩倩知道那件事情之后,会再也不理他,会恨他,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一个问题上如此踌躇不定,即使是公司中在重大的决定,他都能从容的面对,唯独在这问题上他害怕了,害怕的选择了一再逃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