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画的挺好!

    “那周晓阳呢?”聂倩倩接着问道。陈欣怡喜欢的是赵特助,那么周晓阳呢?那个真心真意的爱着她的男人呢?

    聂倩倩提到周晓阳的时候,陈欣怡明显的停顿了数秒,心中却是愁绪万千,陈欣怡不知道自己对周晓阳是什么的感情,说是喜欢,却不会为他心痛,喜欢,伤心,哭泣,心脏也不会因为他而狂跳。

    可是如果不喜欢呢?那么她有为什么会答应周晓阳的交往请求,难道真的只是自私的因为想要尽快的忘掉赵特助,想要找到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

    “欣怡,周晓阳现在是你的男朋友,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可是你心里喜欢的却是赵特助,你们三个之间,总有人会受到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可能是赵特助,可能是你,也有可能是周晓阳,我希望你跟着自己的内心却寻找一个争取的决定。”聂倩倩看着陈欣怡,语重心长的说道。

    陈欣怡点点头,她知道很多的事情即使逃避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可能勇敢的面对,对他们来说才是争取的选择。

    即使会有伤害,即使会哭泣,她都要勇敢的面对,该道歉的她会认真的道歉,请求对方的原谅,该告白的,她会再一次像他传达自己的内心,即使被再次拒绝,她相信,伤痛很快就会过去,伤痕也总会被抚平。

    “倩倩,我明白了,我不会再逃避了。”陈欣怡擦干了泪水,脸上露出了丝丝的笑意。那是一种豁然开朗的表情,聂倩倩欣慰的笑了笑,继续吃着饭菜。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莫尚谦以及包吃这聂倩倩离开时候的样子,只是他面前原本堆得跟小山一样高的文件,已经被他‘消灭’了大半。

    “过来休息一会吧。”聂倩倩将袋子中打包好的饭菜一一放在桌子上,对着不远处的莫尚谦说道。

    莫尚谦微微一笑,落地窗外的阳光照进屋内,让整个办公室都暖洋洋的,莫尚谦在聂倩倩的身边坐下,看着聂倩倩打包回来的都是他最喜欢吃的菜,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随后在聂倩倩的唇上印下一吻。

    聂倩倩的笑脸微微一红,说道:“这里是办公室。”她的意思也是在提醒莫尚谦,在这里她是他的秘书,不是他的女朋友。

    莫尚谦耸耸肩,一脸不以为意的回道:“那又怎么样,我莫尚谦想要亲吻我的女朋友,难道还要分场合么?”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聂倩倩无奈的白了莫尚谦一脸,自从和莫尚谦恋爱之后,莫尚谦总是这样的霸道,在超市,回家的车,商场,路上,只要是他莫尚谦想要亲吻聂倩倩的时候,他总是会毫不犹豫的亲上来,聂倩倩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兼职就是亲吻狂魔。

    下班前,陈欣怡给聂倩倩发来信息,说是今天晚上她会跟周晓阳好好的谈谈,聂倩倩表示很新闻,她只是希望陈欣怡能够幸福,周晓阳是个不可多得好男人,可是却并不是陈欣怡喜欢的那个男人,感情的事情本就不能强求,她相信陈欣怡对周晓阳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周晓阳看得可能比任何人都明白。

    “晚上想吃什么?”下班的时间到了,莫尚谦看向正在发呆的聂倩倩问道。

    “随便!”聂倩倩淡淡的回道,自从和莫尚谦的关系被公开之后,莫尚谦问的最多话,好像就是“早餐想吃什么?”“午餐想吃什么?”“晚餐想吃什么?”而聂倩倩的回答总是“随便”二字。

    莫尚谦对于聂倩倩的回答表现的总是很满意,聂倩倩看着他那满意的表情,对于自己的回答也同样是一头雾水。

    顾念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玲玲正蹲在他的家门口,顾念看着衣衫单薄的玲玲,上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玲玲看到顾念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缓缓的站了起来,可是却因为蹲的时间过久,双脚已经开始发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顾念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玲玲感激的看向顾念,顾念却很快的意识到他们现在的暧昧的样子,忙松开了玲玲说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玲玲件顾念如此直白的拒绝了自己,有些失落的说道:“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跟玲玲再也没有见过,现在玲玲这么找上门来,顾念的心中燃起一丝不详的预感,“进来吧!”顾念按下密码,对着玲玲淡淡的说道。

    “你的心思还真是好猜,我在这等你的时候,看着门上的密码就想会不会是聂倩倩的生日,因为害怕一直不敢尝试,就这样傻傻的等着,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告诉我一切只是我想多了而已。”玲玲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她并不是有意想要看顾念的密码,人一闲下来总是会胡思乱想,看着门上的密码锁,她的心里唯一想的就是这些。

    她给小麦发去了信息,小麦告诉她聂倩倩的生日,看着顾念那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样子,玲玲觉得这真的是极其的讽刺。

    顾念没有理会玲玲的话,率先的走了进去,玲玲对顾念的冷淡似乎早已司空见惯,心中虽然极其难受,可是脸上并未表现出丝毫的异常,跟着顾念便走进了屋内。

    顾念的家设计的很是简单,墙上挂着一幅画像,话中的女孩很年轻带着一丝的青涩,如黑曜石的一般的眼睛,此刻似乎在嘲笑着玲玲一般。

    “这是你画的?”聂倩倩指了指墙上的话,对着顾念问道。

    顾念从冰箱拿了一瓶水,走到玲玲的身边,递给了她,眼睛停留在墙上的那副画,微微点点头。

    玲玲接过顾念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淡淡道:“画的挺好的。”玲玲的话淡淡的,却透着真真的苦涩。顾念的画工在大学的时候,玲玲便知道,当时多少的女孩子,想要求得顾念的一幅画,可是顾念却都不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