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八十一章 生死不明的周晓阳

    夜晚,天空中星光璀璨,今天的天空格外明亮,乌云已悄悄溜走,星星在夜空中闪烁着,聂倩倩正坐在餐桌旁,等待着开饭,莫尚谦在厨房中忙的不亦乐乎。

    放在包包的手机传来了电话铃声,聂倩倩起身走向沙发,拿出手机看去竟是陈欣怡,聂倩倩觉得有些奇怪,按下接听键。

    “喂,欣怡!”聂倩倩率先开口说道。

    却停在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欣怡焦急却又带着害怕的声音,颤抖的说道:“倩倩,我,我该怎么办?晓阳,晓阳浑身都是血,他,他会不会死?”最后陈欣怡的话语已被哭泣声掩埋。

    “欣怡,不要慌,我现在过来,你咋那里?”聂倩倩担忧的说道。今天陈欣怡不是要跟周晓阳坦白么?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莫尚谦看着聂倩倩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聂倩倩挂断陈欣怡的电话,对着莫尚谦说道:“欣怡和周晓阳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现在过去看看。车钥匙借我一下。”说着聂倩倩拿起沙发上的宝宝,对着莫尚谦伸出手。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摊在自己面前的手,伸手紧紧握住,说道:“我陪你去!”说着接下身上的围裙,从冰箱里给聂倩倩拿了一杯牛奶还有一些吃的,便拉着聂倩倩朝着门口走去。

    到达医院的时候,聂倩倩在手术外面看见了浑身是血的陈欣怡,忙走上前询问道:“欣怡,你没事吧?”

    陈欣怡看到聂倩倩的时候,无措的抱住了她,眼泪早已决堤而出,“倩倩,你说周晓阳会不会死啊?”

    陈欣怡的样子害怕极了,聂倩倩首先安抚住陈欣怡,随后问道:“欣怡,你先不要慌,现在周晓阳正在里面抢救,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身上的血是你的还是周晓阳的?”

    陈欣怡挺听着聂倩倩的话,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满身是血,样子狼狈极了,眼泪早已哭花了脸上的妆,她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聂倩倩。

    今天下班的之前,陈欣怡原本已经想好了,晚上一定要跟周晓阳说分手的事情,还要为自己想要逃避对赵特助的感情,而选择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便接受周晓阳的事情而道歉。

    周晓阳每天都会在陈欣怡下班的时候,等候在尚谦公司的门口,当然今天也不例外。

    陈欣怡看着站在车边正等着自己,一身休闲打扮的周晓阳时,勉强的扯出了一个笑容。

    “欣怡,下班了?”周晓阳看到陈欣怡的时候,脸上瞬间染起笑意,他快步走到陈欣怡的身边,接过她肩上的包包,笑着问道。

    陈欣怡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微微的点点头,对着周晓阳说道:“晓阳,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

    周晓阳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恍惚,随后很快恢复自然,微微的露出一丝微笑,为陈欣怡打开车门,说道:“好的,先上车吧,今天我带你去吃你最喜欢吃的海鲜大餐。”

    陈欣怡微微点头,上了车,周晓阳也很快的走向主驾驶,上了车之后首先贴心的给陈欣怡系上了安全带。

    陈欣怡看着周晓阳如此贴心的举动,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身边的这个男人对她的宠爱,真的很让她感动,可是不爱就是不爱,她对他永远可能只有亏欠。

    车子缓缓的朝着市中心驶去,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期,车辆拥堵,周晓阳为了害怕陈欣怡无聊,主动的跟她聊起了天,说道:“聂小姐今天也去上班了,这样也好,你一个人中午吃饭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陈欣怡自从上班之后就拒绝了周晓阳每天中午来给自己送‘爱心午餐’她这么做只不过是不想看见周晓阳而觉得别扭,周晓阳因为执拗不过陈欣怡,只得乖乖的妥协,在他跟陈欣怡的恋爱中,他好像总是无条件妥协的那一方。

    “嗯!”陈欣怡微微的点点头,随意的回道。 “晓阳,晚上我想去吃‘老王家的烧烤’。”陈欣怡对着周晓阳说道。

    周晓阳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从路口转弯,朝着与市中心相反的方向驶去,‘老王家的烧烤’地处市郊,位置相当的偏僻。

    半个小时之后,周晓阳的车在烧烤店门口停了下来,陈欣怡从车上下来之后却并没有走进去,而是朝着另一处人烟稀少的河边走去,周晓阳锁好车子跟着陈欣怡后面走了上去。

    “小心……”陈欣怡满脑子都是一会该如何跟周晓阳说出分手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车子,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不远处的草丛中,耳边传来的是刺耳的刹车声,回头望去,周晓阳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睛却看着陈欣怡,嘴角露出的是一丝放心的笑意。

    “晓阳!”陈欣怡疯的一样爬了起来,跑到周晓阳的身边,抱着血泊之中的周晓阳,慌乱的叫着。

    聂倩倩听着陈欣怡的陈述,总算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如此危机的时刻,周晓阳竟然会为了陈欣怡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医院外却已经涌进大批得知周晓阳受伤消息的记者。

    “欣怡,没事的,周晓阳一定会没事的?”看着瑟瑟发抖的陈欣怡,聂倩倩抱着她不停的安慰着。

    周晓阳的父母这个时候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唯一的儿子此时正生死不明的躺在手术室内。

    周晓阳的母亲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陈欣怡的身上,‘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空荡荡的医院长廊上回想。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狐狸精,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妖法,把我的儿子给迷得团团转。我儿子今天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周晓阳的母亲被周晓阳的父亲拉离陈欣怡,可是她的脸上依旧是抑制不住的气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