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一百九十二章 周深周浅的指责

    “悦悦,你没事吧?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陈欣怡率先走到王悦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话语中满是心疼。

    可是这一切在王悦的耳中却满是讽刺的味道,王悦转头看向陈欣怡一脸担忧,此刻这一切在她的眼中,全都变成了嘲讽,只听见王悦对着陈欣怡用着丝毫没有温度的话语,说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呵呵,我也想知道,明明都已经签好的合同,为什么全都是假的,周渠真是把我骗的好深啊。”话落王悦开始大声笑了起来,可是她的笑声却带着森森的寒意。

    陈欣怡伸手抱住了王悦,希望可以给她一丝温暖,可是王悦却无情的推开了她,眼中满是悲凉,看着陈欣怡说道:“欣怡,你真的想要关心我,真的想要帮我?”

    陈欣怡重重的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帮助王悦,可是只要是她能做的事情她都愿意为王悦做。

    王悦的眼睛却看向了一旁的周晓阳一眼,随后又看向陈欣怡,说出了让在场的人都无比震惊的话,“欣怡,那你把周晓阳送给我好么?反正你也不喜欢他,他有钱又帅气,只要他愿意娶我,那么周渠还算个什么?周渠的家产我都可以不在乎。”

    聂倩倩跟陈欣怡不可置信的看着王悦,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悦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即使陈欣怡喜欢的人不是周晓阳,可是她也不能随意的将周晓阳当做商品来送给任何人,这样对周晓阳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看着陈欣怡一副哑然的样子,王悦却再次放声大笑起来,看着陈欣怡说道:“看你还说要帮我,连一个你不喜欢的男人都不愿意让给我,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

    “啪!”一阵响亮的巴掌声在偌大的周家阵阵回响,王悦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巴看着面前的眼圈红红的聂倩倩。

    “王悦,我不准你这么侮辱自己,也不准你这么说陈欣怡。”聂倩倩有些歇斯底里的嘶吼道。她知道王悦再一次尝试了爱情的背叛,可是这次的背叛难道不是因为她自己本身的原因么?如果不是她随意的和周深周浅只见暧昧不清,周渠也不会将这件事情做得这么的决绝,他们都以为周渠只要一死,他们都能得到解脱,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周渠一死,他们都将会一无所有。

    “侮辱?聂倩倩你就不要在这里假清高了,要不你把莫尚谦送给我,他可是一条大鱼,只要有了他,我此生都不用愁了。”说着王悦的眼睛意味不明的看向站在聂倩倩身后此时正满脸怒意的莫尚谦。

    “王悦,你这个贱女人还要不要脸,如果不是你勾搭我们兄弟两个,我爸怎么可能会对我们如此狠心,现在我们一毛钱财产都分不到,你要对这件事情付全部的责任?”周浅那尖细而刺耳的声音传来。

    “是啊,一切都是因为你这女人。”周深在一旁附和道,这可能还真是两兄弟第一次如此意见相同的面对一个问题。

    王悦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她听到的是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她伸手擦了擦眼泪,转身看了眼站在楼梯口的周深和周浅,说道:“当初我陈欢你们身下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们不是说等周渠一死就娶我为妻么?看来这男人还真是提了裤子就不认人了。男人说的话可都是不可信的,倩倩,你可要记住了,莫尚谦也不只是对你没有任何隐瞒的事情。”说着王悦将话锋转向聂倩倩。

    对于王悦的话,聂倩倩并未多想,可是她身后的莫尚谦却是微微蹙眉,那个他埋在心底的秘密难道被王悦知道了。

    周深和周浅面对王悦的指责,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尴尬,反而厉声道:“你这个贱女人,明明作为我爸的女人,竟然还来勾引我们,现在我们没有好日子过,你以后也别想安生。”

    “安生?呵呵,可以啊,大不了大家一起去死,我王悦可不是个怕死的女人?”王悦的脸上衣服平淡的模样,似乎她对这个世界真的丝毫没有留恋一般。

    “悦悦,你不要吓我们,你告诉过我们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事情,只要是我们能做到的?”面对王悦的自暴自弃,陈欣怡的心里满是心疼,曾经那样冷清却暖心的王悦,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帮我?好啊,我要的不多,只要你们一个人给我一个亿,我相信以你们‘实力’应该只是睡一觉的功夫,不是么?”王悦的脸上带着分外不明的暧昧,在实力二字上着重加重了语气。

    陈欣怡和聂倩倩自是听出来,他们看着王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个亿对陈欣怡和聂倩倩来说都是天文数字一般的存在,他们怎么可能办得到,王悦这说也只不过是在告诉她们,她么帮不了她的。

    周深周浅对王悦的痛恨已经到了极致,听着王悦的话,她么这时才想起来,王悦虽然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而是王悦的这个两个好朋友,却还有很大的用处,她们的伸手站着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男人,尚谦集团的总裁和周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王悦给不了她们钱,可是她的这两个朋友不是有么?周深和周浅面面相觑,眼眸中带着一丝的狡黠。

    聂倩倩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解王悦,陈欣怡倒是跟她说了很多,可是王悦表现出来的却只是嘲讽。

    聂倩倩看着王悦,她不知道以后王悦该如何生存,她也知道王悦为什么要将自己逼到这幅田地,现在整个圈子或者可以说是世人,都知道了王悦与周深和周浅之间‘不论’的关系,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家庭去接受她的存在,聂倩倩不明白这些后果王悦明明都可以想到为什么还是那样做了。聂倩倩和陈欣怡在周家待了很久,直到王悦的父母将她接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