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零一章 三个人的同居生活

    “倩倩,我住在你隔壁的房间好不好?”许鹤溪跟在聂倩倩的屁股后面,满脸笑意的说道。

    “你去住厕所!”相比较许鹤溪满脸春风得意的样子,莫尚谦的脸却是臭到了极致。

    许鹤溪对于莫尚谦基本选择忽视,而是拉着聂倩倩的手,满脸委屈的撒娇道:“倩倩,你莫尚谦,这不是摆明着欺负我没有父母撑腰么?只要我房子一装修好,我立马搬出去。”

    聂倩倩无奈的看了许鹤溪一眼,真是搞不懂一个男人撒起骄来怎么比一个女人还要好看,许鹤溪好像天生就长一张极其讨女人喜欢的脸。

    要说许鹤溪为什么会住在莫尚谦家里,那还要从许鹤溪被莫尚谦撵出去开始说起,莫尚谦原本以为将许鹤溪撵出去就万事大吉了,许鹤溪的出现让他已经让他的生活开始混乱。

    可能连老天爷都在帮许鹤溪吧,许鹤溪被莫尚谦撵出去之后,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许鹤溪就坐在莫尚谦家门口的台阶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门。

    聂倩倩看他的样子,想起那个父亲去世的那个雨夜,自己也是这样的孤立无援,许鹤溪现在就跟当初的自己是一样的。

    “许鹤溪,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聂倩倩打开门对着许鹤溪询问道。

    即使她想要留下许鹤溪,可是碍于莫尚谦那威胁的眼神也不敢再说话。

    许鹤溪可怜巴巴的看着聂倩倩,眼底带着一丝狡黠,低声说道:“回家?我哪里还要家啊,爸妈已经不在了,为了不触景伤情,我便将房子重新装修一遍,可是却被碰到了骗子,现在我的家里装修到了一半,我前段时间才找到新的施工团队,现在还不能住人。”

    听着许鹤溪的话,聂倩倩的心里不由的多了一份同情,忍不住回头看了莫尚谦一眼,只见莫尚谦走了过来,对着许鹤溪无情的说道:“我相信只要许大公子愿意,什么样的酒店你住不起呢?”话中带着浓浓讽刺的意味。

    对于莫尚谦的质问,许鹤溪缓缓辩解道:“我知道啊,可是我出机场的时候身份证护照钱包银行卡手机全部都丢了,我想着总不能还去麻烦聂倩倩,便想到了作为我好朋友的你,想着你可以收留我一下,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了倩倩,这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

    好像所有的不幸今天都发生在了许鹤溪的身上,对于许鹤溪的话,聂倩倩倒也并不是选择全部相信,只是许鹤溪的父母不在这件事情的确是事实,许鹤溪在这个是世界上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他们作为他的朋友,能帮还是该帮一些。

    “酒店我给你开,我让司机送你过去!”面对许鹤溪的谎言,莫尚谦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可是看着聂倩倩一副同情的模样,莫尚谦也只得忍了,这个时候和许鹤溪争个你我,反而会让聂倩倩觉得自己小肚鸡肠。

    “倩倩,我不想一个人住酒店,那样我就会胡思乱想,其实我一直没有跟你说,前端是我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医生还特地叮嘱我,一定要让家人多陪陪我关心我,可是我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啊?”许鹤溪的样子可怜极了,完全看不出来是一副博取同情的样子。

    抑郁症,这个心理疾病聂倩倩知道,严重的可能会有自杀的念头,她看了眼莫尚谦,请求道:“要不就让小溪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

    莫尚谦刚想拒绝,只看见许鹤溪激动的拉着聂倩倩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又给了莫尚谦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谢谢你们,我最好的朋友们?”

    就这样,在许鹤溪死缠烂打和厚颜无耻的请求下,成功的住进了莫尚谦的家里。

    当然许鹤溪要求住在聂倩倩旁边房子的请求被莫尚谦无情的驳回了,许鹤溪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异样。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开始了‘幸福’的同居生活。

    隔天,聂倩倩还在熟睡中,莫尚谦和许鹤溪已经在楼下‘开战 ’莫尚谦正在厨房中坐着早餐,许鹤溪半靠在门上,悠闲地喝着咖啡,看着莫尚谦穿着围裙的样子,嘲讽道:“这看莫大总裁下厨,还真是头一次呢?对了对了,我早上不想吃的太油腻,那个鸡蛋给我煎个五分熟就行了。”

    “我看你还吃这个就行!”说着,莫尚谦将一个生鸡蛋放在旁边,看都不看一眼许鹤溪说道。

    许鹤溪看着那个生鸡蛋,倒也不生气,走了过去将那个鸡蛋放在手中把玩着,对着莫尚谦说道:“我劝你做好还是给我做一份,要不然倩倩一定会心疼我这个朋友,亲自给我做的,当然能吃上倩倩亲手做的早餐也不错,不过呢我倒是不希望她为我受累。”

    闻言,莫尚谦将许鹤溪手中的鸡蛋拿了过来,顺着边沿敲了一下,放在锅里随意的翻了两下,与这个鸡蛋旁边精心做好的心形鸡蛋,相差胜多。

    许鹤溪看着倒也不在乎,而是靠在一旁,对着莫尚谦说道:“我劝你还是对我好些,要不我的好朋友聂倩倩可是会不高兴的。”

    “我劝你适可而止,聂倩倩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以后会是我的老婆,所以你还是死了那条不敢存在的幻想。”莫尚谦将做好的心形鸡蛋放入盘子中,始终没有去看一旁的许鹤溪。

    “哦,有些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故,你觉得呢?”许鹤溪看着莫尚谦邪魅一笑,可是隐藏在眼底的寒意,莫尚谦却看得清清楚楚。

    “早上好,莫尚谦,小溪。”聂倩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站在楼梯上,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厨房中的莫尚谦和许鹤溪说道。

    “早啊!倩倩!”许鹤溪放下手中的咖啡,率先走上前去。莫尚谦则站在许鹤溪的身后,看着聂倩倩满眼宠溺的说道:“去洗洗,过来吃早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