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谣言再起

    陈欣怡为了不让聂倩倩受到伤害,稍微的利用一下周晓阳她还是很乐意的,只是这一切周晓阳并不知道。

    自从那天在洗手间中瑟琳娜对聂倩倩说了那些话之后,聂倩倩极力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莫尚谦对她似乎也并没有因为周落莉的出现而表现出什么异常。

    两个人每天一起上班下班做饭吃饭看书,一切和周落莉出现之前是一样的,没有丝毫的变化。

    聂倩倩没有将那天瑟琳娜跟自己说的事情与莫尚谦说起,因为她不能相信这就是事实,她承认自己有些害怕,害怕听到自己不愿听到的真相而选择逃避,或者也可以说她在等待,等待着莫尚谦自己跟她说起关于周落莉是他前女友的关系。

    就在聂倩倩觉得一切都没有变的时候,集团内部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事情的起因竟然还是因为上次玲玲盗取公司珠宝设计图的事情。

    原本聂倩倩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玲玲被司法机关带走,可是聂倩倩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承认一切的玲玲,却再次改变口供,说出了聂倩倩也是她的同谋,上次之所以没有将她供出来是因为聂倩倩答应自己只要她一个人把罪抗下,等她成了总裁夫人之后,会给她一大笔钱。

    现在她之所以后悔,是因为她不想自己坐牢,而聂倩倩却在外面逍遥法外,盯着总裁女朋友的身份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换而言之就是嫉妒。

    聂倩倩再次被已调查的名义,带去问话,问的问题基本上跟上次还是一样,面对玲玲的说辞,也没有其他证据,但是在调查期间,聂倩倩还是被勒令不能去上班。

    就这样聂倩倩再次过上了沦为‘米虫’的日子,她每天继续蹲在莫尚谦的书房看着书,一日三餐阿姨都会做好,一切跟自己当初被怀疑的时候都没有太多的变化,唯一改变的就是莫尚谦最近好像特别的忙,忙的每天下班都很晚,有的时候甚至夜不归宿。 聂倩倩不想过多的干涉莫尚谦的事情,作为一个集团总裁,平时的应酬自然很多。

    就在聂倩倩这样认为的时候,有一天,他在莫尚谦的书房的一本书里,无意当中发现了一张莫尚谦和周落莉曾经的合照,照片上的莫尚谦那个时候还很是青涩,周落莉很小鸟依然的靠在莫尚谦的怀中,而莫尚谦正亲吻着她的额头。

    照片的背面还写着这样的一行字:一生一世一双人,今生有你足矣!从刚劲有力的字迹中,聂倩倩一眼便认出了这是莫尚谦的写的。

    聂倩倩看着眼前的莫尚谦,眼中满是温柔和宠溺,那眼神聂倩倩很是熟悉,那是刚认识莫尚谦的时候,他偶尔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个时候的聂倩倩就总觉得,莫尚谦明明看着的人是自己,却好像都不是自己。

    一生一世一双人是自己在莫尚谦通讯录的昵称,这一刻聂倩倩的心情实在难以平静,可是她却还是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

    聂倩倩将那张照片放了回去,那本书后来她再也没有翻过,她也没有质问莫尚谦为什么还留着那张照片。

    那天晚上莫尚谦回来的很晚,聂倩倩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只手从背后揽住了她的腰。聂倩倩当时一惊,还以为是进了小偷,刚想大声呼喊,耳边却穿了莫尚谦带着酒意的声音。

    “倩倩,我相信你,所以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的。”莫尚谦在聂倩倩的围边低声道,聂倩倩不知道莫尚谦知不知道自己是醒着的,可是能得到莫尚谦的信任,聂倩倩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些更为重要了。

    那一夜莫尚谦和聂倩倩就这样相拥而眠,隔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聂倩倩的身边已经没有了莫尚谦的身影,床上似乎还残留着那属于着莫尚谦的味道。

    聂倩倩洗漱完毕走下楼去,莫尚谦已经去上班了,餐桌上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偌大的别墅内,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人,聂倩倩觉得这是从未有过的孤单。

    这个时候的聂倩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了一丝想要哭的冲动,为自己的委屈,为别人的误解,为那个自己不敢去确认的真相。

    “叮咚,叮咚!”耳边传来门铃的声音。聂倩倩收拾好心情,走到门边一看,竟然是许鹤溪。

    按下开门键,许鹤溪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心疼的表情,看着聂倩倩努力装作没事的笑脸,心中很不是滋味。

    “小溪,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么?”聂倩倩对于这个时辰出现在这里的许鹤溪表示疑问。

    许鹤溪的脸上依旧带着往常的笑脸,回道:“唉,集团的是太烦了,今天我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一个人过有有些无聊,所以就想到我的好朋友,你喽。怎么样?今天肯陪陪我么?”

    聂倩倩无奈的看了许鹤溪,她知道许鹤溪这么做是为了自己,这段时间,玲玲当初的事情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外界对于聂倩倩的骂声比以前更是来的凶猛,虽然不看手机不看微博不看新闻,可是聂倩倩还是知道。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一言不发的样子,佯装失落的再次问道:“怎么?不愿意陪我?”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就跟个小孩子一般,无奈的点点头,说道:“你先坐一会,我去收拾一下。”

    许鹤溪的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乖乖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就像是幼儿园等待着老师发糖果的小朋友一般。

    聂倩倩换好衣服走下来的时候,许鹤溪还保持最初的样子,聂倩倩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走到许鹤溪的身边,说道:“走吧!”

    许鹤溪微微点头站起身来,跟在聂倩倩的伸手走了出去。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现在的已经正式的进入夏季,风中都带着一丝火热热的暖气,让人很不舒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