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冷战

    半小时之后,莫尚谦敲响了聂倩倩的房门,声音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柔情,“倩倩,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半响之后,就在莫尚谦以为聂倩倩拒绝的时候,房门却缓缓打开,聂倩倩看着莫尚谦微微点头。

    莫尚谦缓缓走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下,而聂倩倩坐在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伸手将放在身后的抱枕抱进怀中。

    屋内瞬间一片沉默,莫尚谦在等着聂倩倩跟他解释刚才和许鹤溪发生的事情,而聂倩倩却在等着莫尚谦跟她解释刚才他为何和周落莉出现在那里,两人纷纷都没有开口。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莫尚谦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和许鹤溪出现在那里么?”

    闻言,聂倩倩盯着莫尚谦,片刻后回道:“我想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小溪看我心情不好,所以特意过来带我去逛逛,这有什么问题么?”聂倩倩没想到莫尚谦非但没有解释他跟周落莉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反而跑来质问他。

    “够了,小溪,小溪的,聂倩倩以后我不希望听到你用这么亲昵的称呼去称呼许鹤溪,你明白么?”莫尚谦的怒火再次被聂倩倩挑起,脑海中始终是刚才许鹤溪深情的就要吻上聂倩倩的画面,如果不是自己即使的出现,那会不会,会不会?后面的事情他已经不敢去想,因为他害怕自己会为此疯狂。

    聂倩倩不明白莫尚谦为什么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自己从很早之前不是就这么叫许鹤溪的么?为什么现在要来跟他发货。

    “莫尚谦,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也出现在那里么?”聂倩倩的声音同样带着一丝恼怒,可能今天她要是不提,莫尚谦绝对不会跟她解释这件事情的。

    莫尚谦没有想到聂倩倩会忽然提起周落莉,心中一时有些心虚,想着聂倩倩是不是知道周落莉是自己的前女友,还有那个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她的秘密。

    看着眼神中带着一丝闪躲的莫尚谦,聂倩倩心中更是气恼,却也并未表现出来,她在等,等莫尚谦跟她解释,等莫尚谦告诉她周落莉是他的前女友,可是等来的却并不是聂倩倩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和周小姐在哪里谈些生意,最近集团和元茂那边有些合作,将要开发那片区域,所以我一大早便和周小姐去那边勘察一下现场。”莫尚谦说的的确是实话,他和周落莉的确是过去勘察现场。

    “是么?那莫总还真是辛苦了!”聂倩倩的言语间竟带着一丝的嘲讽。

    “你为什么会在哪里?还和许鹤溪,你知不知道刚才要不是我及时出现,许鹤溪他就……”莫尚谦的话还未说完,却被聂倩倩打断:“莫尚谦,请出去,虽然我们现在在交往,可是我不希望你阻挠我交朋友的权利,当然我也不会阻挠你交朋友的权利!”

    莫尚谦看着聂倩倩的眼中丝毫没有温度的样子,一时间有些慌了,任由着聂倩倩将他推出门去,直到重重的关门声在耳边响起,莫尚谦才回过神来,聂倩倩刚才看着自己的眼神,满是失望和距离,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聂倩倩明明就在自己的面前,却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

    聂倩倩背靠在门上,眼泪是顺着眼角落下,她知道莫尚谦还站在门口,她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痛哭的声音在指缝间消失。

    这一刻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痛的连呼吸都觉得很痛,王悦说的对,总有一天她聂倩倩也会尝试到失去幸福的滋味,时光荏苒,此刻她的身边已经没有可以倾诉一切的好友。

    聂倩倩不敢讲这件事情告诉陈欣怡,陈欣怡最近已经因为周晓阳和赵特助的事情而感到烦心,自己又怎么能还让她在频添烦恼呢?

    就这样聂倩倩也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睡着的,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聂倩倩看着镜子里双眼肿的跟核桃一般大小的眼睛,决定今天还是不要出门吓人了。

    所以一整天她都躲在房间里看书,最近的她好像越来越封闭了,偶尔更是萌生了那种看破一切世俗出家做尼姑的想法。

    一天两天三天,莫尚谦都没有来找过她,而她的眼睛已经渐渐消肿,可是却不愿意在走出房门,每天的一日三餐,家里的阿姨都会做好然后放在门口,聂倩倩吃完之后便会将空碗放回。

    看过的书从一本变成两本,从两本变成三本,越摞越高,聂倩倩觉得最近的日子自己颓废到了极点,而最让人害怕的是,她竟然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生活。

    这期间许鹤溪来看过她,陈欣怡来看过她,而聂倩倩都让阿姨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缘由,让她们回去了。

    与莫尚谦的冷战,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后,莫尚谦选择妥协后落下帷幕,看着日渐消瘦的聂倩倩,莫尚谦很是心疼。

    冷战这一个星期的时间,莫尚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每天用工作来麻痹自己,集团内部因为总裁的突然抽风,各个都是保持着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面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跟某个经理或者总监一样被莫尚谦给‘请’回家。

    “倩倩,我们和好吧?”莫尚谦站在聂倩倩的房门口,妥协的请求道,这一个星期每天晚上他只能等聂倩倩熟睡的时候才敢过来看她几眼,天不亮又匆匆离开,这样的日子他实在不想在这么过下去了。

    “倩倩,你就原谅我吧,这次的事情我承认我错了,处理的方法有些过激,我们还是和好吧,好不好?”半晌莫尚谦见房间没有丝毫动静,再次道着歉。

    可是屋内还是没有聂倩倩的回应,一丝不详的预感悠然而生,莫尚谦放在把手上打开门,可是却反锁了,他有些紧张的不停的拍打着门,含着聂倩倩的名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