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三十一章 谈判

    陈欣怡跟着赵特助再离莫尚谦家最近的别墅区医院,一家一家的找,每到一家医院,由希望变成失望,却也有了希望。

    陈欣怡无法接受聂倩倩离开的事实,她最好的朋友,明明前两天刚刚通过电话,聂倩倩的表现没有丝毫的异常,为什么?为什么今天会有这样的新闻。

    许鹤溪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同样来这家医院查找有没有聂倩倩消息的陈欣怡。

    陈欣怡看到许鹤溪的时候,心里一沉,许鹤溪在这里,那聂倩倩应该也在这里?只是陈欣怡真的害怕看到聂倩倩像新闻上报道的那样,所以陈欣怡在看到许鹤溪的时候,第一时间跟他求证。

    “许总,倩倩她?”陈欣怡欲言又止表情极其的伤痛。她不敢问,却又不得不问。

    许鹤溪看着陈欣怡那红肿的眼睛,便明白了,伸手拍了拍陈欣怡的肩膀安慰道:“倩倩没事了,你放心吧!”

    闻言,陈欣怡那颗悬着的心瞬间放松下来,跟着许鹤溪的身后朝着医院内走去。

    原本聂倩倩已经没有了呼吸,最后经过抢救被救了回来,医生说是因为高烧而引起的心脏衰竭。

    此刻正躺在病床上的聂倩倩,脸色惨白看不见一丝的血色,莫尚谦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丝毫不敢松开,仿佛只要一放开这双手,聂倩倩就会随之消失。

    莫尚谦已经承受不住任何的打击,刚刚没有呼吸的聂倩倩,让莫尚谦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从未有过的,他无法想象身边没有聂倩倩的生活。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变的如此离不开聂倩倩,是聂倩倩正是同意跟他交往的那一天,还是聂倩倩第一次说我爱你的那一天,还是两个人在海边相守的那天……

    “倩倩!”陈欣怡冲进聂倩倩的病房,看着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生气的聂倩倩很是心疼。

    许鹤溪从陈欣怡的身后走了进来,看到聂倩倩安然无恙,他的心里平静了些许,可是他不明白,明明前些日子还活奔乱跳的聂倩倩,为什么再次相见却躺在这里。

    前几天去见她,聂倩倩都已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见他,许鹤溪将视线转到了莫尚谦的身上,一定是他,那天莫尚谦将聂倩倩带走之后,聂倩倩就变得有些奇怪。

    “你跟我出来!”许鹤溪走到莫尚谦的身边,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拉出聂倩倩的病房,此时的莫尚谦同样将怒火发泄到许鹤溪的身上。

    如果那一天不是在海边看到许鹤溪和聂倩倩在一起的场景,那么他就不会那么的生气,也不会跟聂倩倩冷战,更不会连聂倩倩发着高烧都不得而知。

    莫尚谦不敢去想象,如果今天他没有想着跟聂倩倩去妥协去和好,那么再次见到聂倩倩的时候,她可能已经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

    许鹤溪将莫尚谦拉到楼道中,不由分说的便给了他狠狠的一拳,莫尚谦摸了摸嘴角渗出的血渍,不客气的回了许鹤溪一拳。

    就这样两人在楼道中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了好一会,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没了力气,

    “莫尚谦,说,你到底对倩倩做了什么?”许鹤溪一遍喘着粗气一边质问道,嘴角带着一丝血迹,眼睛还有些青紫。

    面对许鹤溪的质疑和对聂倩倩的关心,莫尚谦怒道:“许鹤溪,聂倩倩是的女朋友,你有什么资格来质疑我?”

    谁知许鹤溪一听却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好半天才停下来,对着莫尚谦说道:“你的女朋友?莫尚谦,你确定你不是把倩倩当做周落莉的替身?就因为她们有几分的想象,所以你才对倩倩展开追求的,莫尚谦你欺骗的了不了,可是你却骗不了我,你对周落莉的感情,我可是都知道的。”话落,许鹤溪的眼中满威胁,丝毫了没有平时的邪魅。

    面对许鹤溪的质疑,莫尚谦一时无语,的确刚开始追求聂倩倩的时候,是因为她与周落莉的几分相似,他的心里放不下周落莉,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是真的喜欢聂倩倩。

    所以他不敢跟她说起周落莉是他的前女友,更不敢跟她说起,他是因为聂倩倩跟周落莉的想象而开始追求她的,因为他知道知道聂倩倩知道这事情的真相,那么她一定会离开自己的。

    看着莫尚谦的沉默不语,许鹤溪只当他是默认了,微微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莫尚谦,如果你不想让倩倩知道这些事情的话,我劝你还是主动离开她,你给不了她全部的爱,就不要想着把她据为己有。”

    “许鹤溪,聂倩倩现在是我的女朋友,这点我希望你能确切的明白这一点,我永远也不会放弃倩倩的。”对于许鹤溪对聂倩倩的执着,莫尚谦的心中极其的恼怒。

    “那又怎么样?你确定如果倩倩知道这件事情还会愿意留在你的身边。”许鹤溪的脸上表情淡淡,可是眼中却满是嘲讽,他为了不让聂倩倩受伤而选择隐瞒这件事情,可是如果聂倩倩真的选择跟莫尚谦结婚,那么即使是伤害,他也一定会要让聂倩倩离开莫尚谦的身边。

    在许鹤溪的心中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爱聂倩倩的人就是他,而最适合他许鹤溪的人就是聂倩倩,所以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聂倩倩必须跟他在一起。

    莫尚谦和许鹤溪之间的谈判最后不了了之,两人的互不相让,剑拔弩张,最后都在聂倩倩醒过来这一消息中暂时放下。

    “总裁,你没事吧?”赵特助看着莫尚谦嘴角的伤口和脸上的青紫,关心为问道,再看看许鹤溪的脸上比莫尚谦也好不到哪里去,想着两人刚才应该是大打出手了。

    “没事!”莫尚谦整理了一下衣服,擦干嘴角的血迹,尽量不让聂倩倩看出他们哪有什么不同,以免聂倩倩为他担心,现在在他心里最重要的就是聂倩倩的健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