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四十一章 玲玲的歉意

    “是啊,那段日子我们真的很开心!”陈欣怡的思绪也被聂倩倩拉回到那段最青葱的岁月,那段只有她们彼此的岁月,那段没有莫尚谦许鹤溪周晓阳和赵特助的岁月。

    陈欣怡没有告诉聂倩倩王悦在她生病的那段时间从未联系过她,聂倩倩也没有主动问起,王悦的转变是她们始料未及的,如果真的是因为王悦口中的那件事情,那么陈欣怡绝对不相信聂倩倩是那样的人。

    “走吧,我们回去吧!”为了避免聂倩倩再次触景伤情,陈欣怡提议道,聂倩倩点了点跟着陈欣怡朝着农家乐走去。

    农家乐一日游在莫尚谦和许鹤溪的斗气中结束,聂倩倩跟着莫尚谦回了家,而许鹤溪则是送陈欣怡回家。

    夜晚,天气有些闷热,地上的潮湿预示着明天将是个阴雨天气,聂倩倩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而莫尚谦则在厨房忙碌这着。

    今天到家之后,莫尚谦便让佣人们早早的下班,而他自己首当其冲的选择做了大厨,自从周落莉出现以后,莫尚谦真的好久都没有给聂倩倩做饭了,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因为周落莉的归来,玲玲的翻供变得不在平静。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传来了电话铃声,聂倩倩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是聂倩倩小姐么?”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是的,我是聂倩倩。”聂倩倩礼貌的回答道。

    “你好,这么晚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这边是关于尚谦集团资料外泄调查科的。明天早上九点,请你过来协助我们的调查,可以么?”对方很有礼貌的此次打来电话的目的告诉了聂倩倩。

    聂倩倩回头看了眼不远处正在认真做饭的莫尚谦,随后收回了视线,回道:“好的!”

    “好的,那不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聂倩倩挂断了电话后,脑海中不由的想着明天这些人又该问自己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上次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不知道玲玲为什么会在承认事实之后还是倒过来污蔑自己,顾念的事情不都结束了么?那么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

    那天晚上聂倩倩始终没有跟莫尚谦提起那个电话的事情,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好像越来越依靠莫尚谦,以前的她独立自信,聂倩倩不想对莫尚谦产生这样的依赖,那样如果有一天莫尚谦选择离开她,聂倩倩将会痛不欲生。

    隔天,莫尚谦一早便去了公司处理事情,聂倩倩也早早的起来了,给陈欣怡打去了电话。

    “欣怡,今天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你就不用过来了,等完事之后我去找你。”

    “好啊,正好今天周晓阳的妈妈要带我去试订婚的礼服,倩倩你说我这的就这样要嫁了么?”电话那头的陈欣怡,声音带着疑惑和失落。

    聂倩倩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现在自己也是被一些事情搅的心乱如麻,“欣怡,等我忙完了我们这边聚一下。”陈欣怡的心结,聂倩倩解不开,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是听陈欣怡诉说而已。

    “好!”陈欣怡点了点头,随后道了声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陈欣怡的电话之后,聂倩倩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出门去,在车库里选了一辆不是很眨眼的车朝着公安局开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聂倩倩的车平稳的停在了公安局的门口,她在接待处问清楚了调查科的具体位置,便直接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聂倩倩,昨晚你们打电话让我来接受调查的?”聂倩倩站在调查科的门口礼貌的说道。

    屋内的人抬头看了一眼,一个女警很礼貌的走了过来,接待了聂倩倩,看着聂倩倩的样子,她实在是把她跟为了钱财而窃取商业机密的联系在一起。

    “你好,你的那件事情玲玲今天早上已经招供了,她之所以翻供只是因为对你的心里还有嫉妒,那个案子还是依她之前所交代的事情结案,我们之所以没有及时通知你,是因为玲玲希望在法院对这件案子真正审理之前,在见你一面。”那个女警将聂倩倩带到了接待室,给她到了一杯水,将事情的经过跟她解释了一下。

    聂倩倩的脸上满是震惊,为什么玲玲会在翻供之后有选择说出真相,这样的转变聂倩倩实在想不通是为了什么?

    “聂小姐,你愿意见见她么?”毕竟聂倩倩被这样冤枉了许久,女警试探性的问道。

    聂倩倩点了点,回道:“我想见见她。”

    在女警的陪同下,聂倩倩再次见到玲玲,见到玲玲的时候聂倩倩也被吓了一跳,原本脸颊丰盈的玲玲,此刻小脸已经凹凸进去,瘦的都快不成人形了。

    “玲玲,你?”聂倩倩看着玲玲这儿样子,不免有些心疼,曾经那个跟小麦在一起八卦着是非的女孩子,现在却完全变了样子。

    玲玲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一笑道:“没事,这样不是更好减肥了么?谢谢你还肯见我?”

    聂倩倩看着玲玲的样子,竟然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幸福的感觉,聂倩倩很是疑惑,问道:“玲玲,最近还好么?”聂倩倩并没与开口直接问玲玲为什么要再次冤枉她,这次两人的见面就像是上次一样,只是时间地点产生了改变。

    “还可以吧!虽然失去了自由,可是心却没有那么累了,对不起,倩倩,我又再次冤枉了你?”玲玲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愧疚,手上的手铐似乎显得更沉重了一些。

    “替我谢谢莫总,对我出卖公司的事情选择不起诉!我知道其实我不敢这么恩将仇报,将无辜的你一次又一次的卷进这件事情?”玲玲的脸上满是歉意,甚至让聂倩倩觉得玲玲的再次诬陷只不过是受到他人的挑拨。

    “倩倩,你有一个朋友是叫王悦么?”聂倩倩不明白玲玲为什么会提到王悦,更何况玲玲和王悦以前好像从未有过交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