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六十三章 爱她的方式

    “对不起,无意中看到了这个?我好像真的很久没有看到你笑的这么开心了?”周晓阳将照片递给了陈欣怡。

    照片上的陈欣怡站在赵特助的身边,笑脸如花,那是上次陪爸爸妈妈游玩的时候在公园照的。

    其实照片只有一张在爸妈那里,后来她借着上厕所为缘由,让老板有给她洗了一张。

    “晓阳,对不起!”陈欣怡的眼泪顺着眼角缓缓落下,这个男人的爱今生她注定亏欠,若有来生只要他愿意,她愿意偿还。

    周晓阳轻轻的拭去陈欣怡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语气带着少有的轻松安慰道:“欣怡,不要说对不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不要觉得亏欠我,我想这样的结局对我们来说都是最好的,我很感谢老天爷让我遇到你,爸妈那边,你放心我会好好的跟他们解释的,替我跟你的父母说声抱歉,害他们白跑一趟。”

    话落,陈欣怡已泣不成声,她在心疼周晓阳的成全,也在抱歉着自己对她的亏欠。

    聂倩倩等人坐在客厅很久,周晓阳和陈欣怡才从房间走出来,陈欣怡的眼睛红红的,很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

    看着走下来的陈欣怡,聂倩前忙应了上去,关心的问道:“欣怡,没事吧?”

    陈欣怡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微微的摇摇头,她走到周妈妈的面前,将手中的银行卡递到周妈妈的面前,抱歉道:“阿姨,对不起,我可能没有那个福气做你的儿媳妇了!”

    周妈妈看着眼前的银行卡,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气的直接上了楼,重重的关上门,其实连日来的相处,对于陈欣怡虽然有很多的不满和看不上眼,可是在周妈妈的心里却已经渐渐的将陈欣怡当成自己的儿媳妇。

    “爸妈,我们走吧!”陈欣怡走到陈爸爸和陈妈妈的面前说道。陈爸爸和陈妈妈点了点头。

    “莫总,麻烦了!”周晓阳走到莫尚谦的面前,脸上的表情让人很是心疼。

    闻言,莫尚谦微微的点点头,将陈爸爸和陈妈妈的行李拿上了,陈欣怡看了眼周晓阳,微微一笑,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周晓阳看着陈欣怡,眼圈红红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却倔强的不让它落下,嘴角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他可能是希望在最后的时光,让陈欣怡永远记得那个爱着她爱笑的大男孩吧。

    从周家出来之后,外面的记者看到了车内的陈欣怡,一连串的问题更是汹涌而至,莫尚谦将一行人带回到自己的家中,可能在这样的风口浪尖,莫尚谦的家对他们来说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吧。

    不同于周晓阳家别墅区门口的热闹,莫尚谦的家安静了很多,在车上陈欣怡一直都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看着窗外,聂倩倩和陈爸爸陈妈妈也默契的什么都没有问。

    莫尚谦将陈欣怡安排在了当初给王悦还有聂倩倩他们哪一栋别墅内,刚下车聂倩倩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赵特助。

    聂倩倩疑惑的看了眼莫尚谦,莫尚谦微微点了点头,意思大概就是是他告诉赵特助陈欣怡在这里的。

    陈欣怡见到赵特助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带着父母走进了别墅内,赵特助将陈爸爸陈妈妈的行李给拿了进去。

    “倩倩,我想休息一下,这件事情我以后在告诉你好么?”陈欣怡看着聂倩倩,语气有些虚弱的说道。

    聂倩倩知道今天对于陈欣怡来说一下子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不知道在房间里周晓阳跟陈欣怡说了什么?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想问,陈欣怡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平复心情。

    “好,你好好休息,我会好好的照顾叔叔阿姨的!”聂倩倩看了眼陈欣怡,安慰的说道。

    陈欣怡点了点头,便朝着原本她在这里的那间房间走去。陈爸爸坐在沙发上,郁闷的抽着烟,陈妈妈也是坐在另一边一直唉声叹气。

    莫尚谦将陈欣怡他们送到这里之后,聂倩倩便让他去公司了,赵特助却主动要求留了下来。

    厨房中赵特助正在做饭,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跟陈爸陈妈交代一句之后匆匆出门了,聂倩倩看着赵特助离开的背影,总觉得那个电话好像是周晓阳打来的,而且周晓阳和陈欣怡今天之所以没有订婚,应该是跟他有关系。

    赵特助开着车来到护城河外的桥洞下,周晓阳的车正停在那里,他正靠在车边抽着烟。

    赵特助下了车之后,二话不说的便上前给了周晓阳狠狠的一拳,周晓阳的嘴角渗出丝丝血迹,嘴角却带着笑意。

    “好,很好,这一拳我想应该是你替欣怡打的吧。”话落,周晓阳毫不留情的给赵特助同样狠狠的一拳,看着赵特助踉跄的摔倒在地,周晓阳甩了甩打的有些疼痛的手,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赵特助,说道:“这一拳是我替欣怡打的。”

    赵特助从地上站起来,顾不上嘴角的鲜血,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知,周晓阳却忽然大笑起来,看着赵特助眼底露出丝丝的寒意,“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爱着欣怡么?为了她能够幸福,所以你才不愿将那件事情告诉她,你觉得我是她的好归宿,可是赵川,我告诉你,我周晓阳对陈欣怡的爱,不比你少,我知道她的心里一直放不下来,跟我在一起她不会幸福的,所以我才,我才取消婚约,我知道欣怡因为不想愧对我一定不会同意那么做的,所以我事先才没有告诉她。”话落,周晓阳蹲在地上已经泣不成声。

    赵特助看着周晓阳的样子,还是第一次一个大男人在他的面前,哭成这样,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得站在原地看他。

    做了这样的决定,周晓阳的痛不是任何人能够体会的,可是他无悔,只要陈欣怡能够幸福,即使自己会受伤会难过,他也将无怨无悔,这就是他爱陈欣怡的方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