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六十四章 尘埃落定

    周晓阳哭了很久,就像个孩子一样,赵特助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是想来好好的把周晓阳揍一顿的,可是现在看他的样子,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我明天就要出国了,你不愿意告诉欣怡的那些话,我都替你说了,我想接下来该怎么决定,由欣怡自己来选择,但是有句话我必须要先跟你说清楚,如果你不能让欣怡幸福,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话落,周晓阳上了车扬长而去,赵特助看着渐渐消失在眼前的车子,一时间楞在原地。

    陈欣怡这一觉睡了很久,聂倩倩觉得有些事情总要让她自己一个人想清楚的,吃完晚餐之后,陈爸爸和陈妈妈早早的休息了,聂倩倩坐在客厅中,看着正在洗碗的赵特助,想了想还是走上前,问道:“赵特助,你今天是不是去见周晓阳了?”

    赵特助洗碗的手微微一顿,聂倩倩便知道了答案,陈欣怡跟周晓阳直接的事情果然是跟赵特助有关,聂倩倩并没有开口问赵特助周晓阳都说了什么?她想了想,开口道:“如果你喜欢欣怡的话,我想你能好好的对她。”

    赵特助回头看了眼聂倩倩,没有说话,聂倩倩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便离开了。

    隔天周晓阳出国的消息,一时间传遍各大媒体网络,很多人说他是被陈欣怡悔婚而选择出国疗伤,一时间大家对陈欣怡都表示由衷的陈赞,能拒绝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做到的。

    聂倩倩想这大概就是周晓阳唯一选择能够保护陈欣怡的方法,自己的离开希望也可能将所有的舆论带离,对于这点聂倩倩倒是很佩服周晓阳。

    聂倩倩一大早起来便去了陈欣怡那里,一进门就看道赵特助将做好的早餐一一摆放在桌子上,看到进来的聂倩倩时,微微点头,说道:“早,聂小姐。”

    聂倩倩震惊的看了眼赵特助问道:“赵特助,你是昨晚没回去,还是一大早过来的?”现在时间才七点钟,昨晚聂倩倩离开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我也刚刚到!”赵特助淡淡的回道,转身继续走到厨房将煮好的稀饭端了过来。

    聂倩倩看着桌上的早餐,可不像是刚刚到能做好的。聂倩倩朝着楼上陈欣怡的房间走去,见里面没有什么动静,轻轻的推开了门。

    屋内哪里有陈欣怡的影子,聂倩倩一时间有些慌了,忙跑下楼,对着赵特助问道:“赵特助,欣怡?她不在房间。”

    赵特助一听也慌了,忙放下手中的碗走上楼去,陈欣怡的房间哪有有人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

    “怎么可能?我明明一直在楼下的?”赵特助因为害怕陈欣怡有事一直没有离开。

    聂倩倩一听惊了,赵特助竟然一整晚都守在这里?就在两个人站在陈欣怡的门口的时候,陈欣怡缓缓走上楼来,看着两人问道:“倩倩,赵川,你们这是?”

    聂倩倩回头看了眼陈欣怡正好端端的站在她的伸手,脸上的气色也好了不少,忙走上前问道:“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们了?”

    陈欣怡一脸无辜的回道:“我去后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怎么了?”

    聂倩倩悬着的心这才放下,赵特助脸上的担忧也已经退去,对着陈欣怡说道:“准备一下吃早餐!”说着便走下楼去。

    聂倩倩看了眼陈欣怡,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

    陈欣怡笑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淡淡的回道:“没事,我很快就会恢复的?”

    聂倩倩跟着陈欣怡 走进屋内坐在了一旁椅子上,昨天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陈欣怡应该好好的跟她聊一聊。

    陈欣怡看着聂倩倩一脸严肃的样子,淡笑道:“我真的没事?”

    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聂倩倩才不相信陈欣怡会一点事都没有,“欣怡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欣怡看着聂倩倩,勉强撑起的笑容瞬间垮了,缓缓的跟聂倩倩说了一下昨天周晓阳跟她说的那些话。

    话落,聂倩倩看着陈欣怡,心中对于周晓阳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由的表示佩服,那个看似柔软的男人,在这最后的时刻,还是为了陈欣怡的幸福而选择牺牲了自己。

    对于赵特助不愿意接受陈欣怡的那件事情,陈欣怡并没有跟聂倩倩说,毕竟这是赵特助的隐私。

    “欣怡,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听完陈欣怡的话,聂倩倩看着陈欣怡关心的问道。

    “怎么办?嗯,先把我爸妈送回家,然后好好的上班,至于爱情,我想给自己一点时间。”陈欣怡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轻松的表情。

    聂倩倩昨晚担心了一夜,现在听了陈欣怡的话也能稍微放心了,聂倩倩希望陈欣怡可以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可以一直幸福。

    早餐过后,陈欣怡跟自己的爸妈谈了很多,陈妈妈最终决定尊重女儿选择,毕竟一开始她就不是很希望陈欣怡和周晓阳在一起,第一当然是因为双方家境的悬殊,第二则是因为陈欣怡喜欢的人并不是周晓阳。

    陈欣怡的爸爸妈妈在三天之后离开了a市,周氏企业的订婚风波似乎也因为周晓阳的离开而渐渐平息。

    “欣怡啊,小赵是个好孩子,我看他对你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妈妈希望你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陈妈妈拉着陈欣怡的手交代着。

    陈欣怡点了点头,对着妈妈说道:“妈,我知道了,你跟爸爸好好保重身体。”刚刚经历过那样的事情,陈欣怡暂时还不想去想跟赵特助之间的事情,给自己一些时间沉淀,对她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

    陈妈妈拍了拍陈欣怡的手,点点头,“欣怡,妈妈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这感情的事情,妈妈也不想逼你,妈妈只希望你能幸福。”陈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闻言,陈欣怡眼中闪烁着泪花,抱着自己的妈妈,重重的点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