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六十九章 许鹤溪的告白

    夜晚,一直燥热的天气,难得有了一丝凉意,外面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屋内,聂倩倩躺在床上,始终未眠,床边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莫尚谦还没有回来,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来过。

    聂倩倩的心陷入一阵阵复杂的情绪,她也不知道是在期待着莫尚谦出现可以给她一个否定的解释,还是给他一个肯定的解释。

    其实事情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其中的种种事情,聂倩倩的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只是现在她在等在等莫尚谦可以给她一个可以让她接受的解释。

    就这样聂倩倩一夜未眠,莫尚谦也一夜未归,此次事件,再起波澜,昨天凌晨有狗仔拍到莫尚谦进入周落莉的家中,时间长达三个小时之久,一时间谣言四起。

    聂倩倩看着报道,眼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心痛的连呼吸好像都带着痛意,昨晚她等了一夜,没有等来莫尚谦,一大早却等来了这样的新闻,还真是给了她当头一击。

    一时间很多的人跑到她的微博下留言,有安慰的,有嘲笑的,大多是都是看热闹的,短短一夜,一向只有几十个粉丝的聂倩倩,一夜之间竟然增加了几十万人,看着还在增加的数字,聂倩倩关掉了微博。

    耳边传来了‘嘭嘭’上楼的声音,不用想聂倩倩也知道来人是陈欣怡,果不其然,陈欣怡用力的推开了她的房门,一脸的担忧。

    看着聂倩倩将手机放在一旁,陈欣怡走到她的身边,试探性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聂倩倩缓缓的坐起身,点了点头。陈欣怡一听忙替莫尚谦解释道:“倩倩,我想一定是媒体乱写的,可能莫总是去找了周落莉,但是可能是其他事情,一定是莫总发现了是周落莉散步的谣言,所以去找她理论的,一定是这样。”说着陈欣怡还表示确定的点点头。

    “欣怡,我想去公司上班?”聂倩倩从床上下来,走到换衣间脱了睡衣开始换衣服。

    陈欣怡一听急了,“倩倩,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出门的好,媒体这两天正抓着这件事情不放呢,我们估计还没到公司,就被他们给‘生吞活剥’了。”

    聂倩倩看了陈欣怡,却还是倔强的想要去公司,在一个人待下去,她真的害怕自己会变疯的,等待是最煎熬的。

    “你真的想去?”陈欣怡看着聂倩倩执拗的样子,再次试探性的问道。

    聂倩倩已经换了衣服,肯定的点点头。陈欣怡无奈,只得‘舍命陪女子’了。

    “好,我陪你,不过你得先吃早餐,你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借此陈欣怡正好可以作为妥协条件的让聂倩倩吃些东西。

    聂倩倩乖乖的点点头,与其一个人在家自怨自艾,还不如去找莫尚谦将这件事情问个清楚,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件事情莫尚谦必须给她一个解释,至于最后她该何去何从,等以后再说。

    聂倩倩下楼跟陈欣怡匆匆吃了早餐,便准备出门,却不想在门口遇到了多日未见的许鹤溪。

    许鹤溪一脸的疲惫也掩饰不了满脸的担忧,看到聂倩倩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

    “小溪?你不是在英国么?”前段时间许鹤溪英国那边有个项目发生了一些事情,他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原本预定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这是这才短短几日竟然出现在了聂倩倩的面前。

    陈欣怡见到许鹤溪的那一刻,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差点就跪地膜拜了。

    “倩倩,你没事吧?”许鹤溪在英国那边看新闻才知道莫尚谦和周落莉以前的事情被爆料出来,他最担心的自然是聂倩倩,所以连夜坐飞机赶了回来。

    看着许鹤溪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聂倩倩心中一暖,微微的摇了摇头,眼圈红红的回道:“我没事!”身边能有一个朋友这样的关心自己,这份感情怎能不让人感动呢?

    看着聂倩倩和陈欣怡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许鹤溪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

    陈欣怡见状忙开口说道:“倩倩说要去公司。”说着还给许鹤溪使了眼色,许鹤溪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对着聂倩倩说道:“倩倩,外面都是记者,还有听说现在尚谦集团已经都被记者包围了,在莫尚谦没有对此事做出说明之前,你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那里的好。”

    聂倩倩自然是想到了这些,可是她真的不想在继续待在这里等待了,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一脸难受的样子,想了想开口说道:“走,我带你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你的地方。”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眼中带着一丝期待的点点头,这件事情的发生来的太突然,让聂倩倩丝毫没有准备的时间,现在的她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的冷静冷静。

    许鹤溪让陈欣怡流了下来,自己带着聂倩倩开着离开,陈欣怡站在莫尚谦家的门口看着渐渐消失在眼前车子,心中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许鹤溪对聂倩倩的感情,陈欣怡不是白痴,自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可是在这样的时候,陈欣怡想做的只是不让聂倩倩胡思乱想,其他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许鹤溪的车走到莫尚谦别墅的门口,那些记者们并没有认出来,还好是有惊无险的离开了。

    许鹤溪的车子渐渐的开上了告诉,聂倩倩不知道许鹤溪要开去哪里,她也不想问,出了那里,聂倩倩忽然有种被从笼子里放出来的感觉,一直压抑的心情,此刻也得到了一丝舒缓,一夜未眠的她,也渐渐的进入了睡眠。

    许鹤溪看着一旁熟睡的聂倩倩,眼中满是心疼,虽然自己已经足够防备周落莉了,可是最终还是让聂倩倩知道了那件事情,虽然心中担心聂倩倩会难受会伤心,可是在许鹤溪的内心深处竟然会一丝的开心,聂倩倩知道了这件事情,和莫尚谦之间一定会生间隙,那么自己可能就有机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