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七十二章 许鹤溪的告白

    乡村不似城里,夜幕降临之后,外面一片漆黑黑,不过还好今晚的月亮特别的亮。月光照在大地上,给这一片金黄的稻田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许鹤溪将车子停在一个湖边,湖面上倒映着月亮,湖水平静的没有没有一丝的涟漪。

    “闭上眼睛,数到一百,不准偷看哦!”许鹤溪解开安全带,对着聂倩倩交代道。

    聂倩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配合的点点头,安静的将双眼闭上,口中开始默数着“1,2,3,4……”耳边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就在聂倩倩快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聂倩倩睁开眼睛看去,一道道灿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缓缓绽放,而许鹤溪正奔走在那些还没有被点燃的烟花中间,看着他有些害怕又必须要点燃的窘态,聂倩倩心中一暖,嘴角不由的扬起一丝淡笑。

    推开车门走下车去,聂倩倩靠在车边,看着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光彩夺目却一瞬即逝,许鹤溪点燃所有的烟花之后,缓缓的走到聂倩倩的身边,身上还残留着烟花掉落下来的碎屑,心中不认腹诽,看来偶像剧里的这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实现的。

    聂倩倩微笑看了许鹤溪一眼,轻轻的替他拍了拍身上掉落的碎屑,眼中满是谢意。

    就在聂倩倩收回手的瞬间,许鹤溪伸手握住了她那只即将收回来的手,看着聂倩倩,眼中满是认真的表情,说出了那句他深藏在内心许久的话,“倩倩,我喜欢你!”

    烟花依然在绽放,可是聂倩倩却已无心欣赏,她就这样看着许鹤溪,许鹤溪也不敢说话,就这样看着聂倩倩,时间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一般的长久。

    聂倩倩缓缓的抽回了手,对着许鹤溪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小溪!”预料之中的答案,可是从聂倩倩口中说出来,还是让许鹤溪的心很痛,明明已经造句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可是心中却还是带着一丝的希望,如今聂倩倩将他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熄灭了,而许鹤溪的脸上还是要保持着不那么受伤的样子。

    聂倩倩就这样看着许鹤溪,看到了他眼底的那抹受伤,聂倩倩从未想过许鹤溪竟然会喜欢她,虽然许鹤溪对她的确很好,可是聂倩倩一直都以为,那是因为许鹤溪在失去双亲之后,自己跟他用着同样的伤痛才会渐渐的变成了好朋友。

    现在她却无形中伤害了一个对她这么好的朋友,聂倩倩不知道该如何抚平许鹤溪的伤口,可是感情就是这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对许鹤溪的亏钱可能只能做为好朋友的陪在他的身边了。

    “对不起,小溪,我们……”聂倩倩想要解释的安慰着许鹤溪,可是却被许鹤溪给打断,烟花已结束,周围继续陷入了一片昏暗的光中,许鹤溪忽然有些庆幸,他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和聂倩倩表白,最起码不会让她看到自己被拒绝后的失落和眼中那微红的眼眶。

    “倩倩,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莫尚谦,没关系,我不会勉强你喜欢我,我也希望你不要勉强我不喜欢你,可以么?”许鹤溪真的很害怕从聂倩倩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许鹤溪生平的告白却被拒绝了,聂倩倩对自己的朋友在这一刻也将会被重新定义,许鹤溪并不后悔告白,因为这样最起码可以让聂倩倩以后将自己当做一个喜欢她的男人来看待。

    聂倩倩看着许鹤溪的脸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因为她觉得许鹤溪可只是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自己给予了他的安慰,所以他将这份感情当成了所谓的爱情,等他遇到那个让他深爱的女人时,自然会明白这一切的。

    回去的路上,聂倩倩和许鹤溪谁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原本聂倩倩想着这样出来没有给莫尚谦打个电话不太好,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手机,后来想着这样可能也好,莫尚谦这个时候也不一定有时间搭理她。

    “倩倩,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老奶奶家的门口,许鹤溪对着聂倩倩说道。

    聂倩倩看了眼许鹤溪,不明白这么晚他还有什么事情,最终也没有问出口,只是点点头,交代道:“那你也早点休息!”说着便下了车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看着聂倩倩消失在视线中,许鹤溪才微微的松口气,心情却已阴沉下来,手机上莫尚谦已经是莫尚谦打来的上百个未接电话,许鹤溪看了一眼,便将手机丢在一边。

    调整了一下作为,打开了车子的天窗,天空中繁星点点,可是许鹤溪并没有欣赏他们的心情,此刻的他心情极为的复杂,他这么着急回国的原因,并不单单只是为了害怕聂倩倩因为周落莉和莫尚谦的事情而伤心,更多的是因为莫尚谦和聂倩倩订婚的消息。

    这次告白,也是他做出的努力,曾经想着以朋友的身份接近聂倩倩,这样聂倩倩不会有所顾忌的对自己,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只要他没有捅破那层关系,在聂倩倩的心中他许鹤溪就永远是她的朋友。

    楼上,聂倩倩房间的灯已经关上,许鹤溪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今天他不能走进聂倩倩的房间,要不然他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会做出伤害聂倩倩的事情。

    就这样,许鹤溪一夜未免躺在车里车里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直到天空渐渐泛白,这一夜他想了很多,和聂倩倩之间的种种回忆,美好的,甜蜜的,生气的,可是最终都被淹没在聂倩倩的那声抱歉中,那句‘对不起’对许鹤溪来说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一般。

    对于聂倩倩许鹤溪做不到放弃,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已经有了离不开聂倩倩的想法,一向游戏人间的他也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人这样的无法自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