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七十六章 误会

    陈欣怡去给聂倩倩买草莓回来的路上正巧碰到了前来看望聂倩倩的许鹤溪。

    “许鹤溪?”陈欣怡看着从身边法拉利中伸出的脑袋疑惑的说了一句。

    “上车吧!”许鹤溪对着陈欣怡招招手,这里距离莫尚谦的家还有一些距离。

    陈欣怡点了点头乖乖的上了车,许鹤溪踩着油门朝着莫尚谦家的方向驶去,“倩倩,好些了么?”

    昨天许鹤溪给聂倩倩打电话,却是莫尚谦接的,莫尚谦只是潦草的说了几句让他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聂倩倩的面前便挂断了电话,许鹤溪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从陈欣怡那里才打听道,聂倩倩从回来之后一直在生病,今天才着急的跑来探望。

    “好些了!”陈欣怡淡淡的回道,随后想了想接着说道:“周落莉来了?”

    许鹤溪一听见周落莉的名字,眉头微微蹙起,心中不禁有些担忧。

    许鹤溪并没有问陈欣怡周落莉为什么会过来,上次爆料周落莉和莫尚谦以前恋情的事情已经调查出来是瑟琳娜做的,可是这背后的主谋是谁,许鹤溪就算不用想自然也能想到是周落莉,这次周落莉来看聂倩倩,八成也没有什么好事。

    许鹤溪不由加大了油门,朝着莫尚谦的家驶去,心中却也有了一丝小小的心思,周落莉的出现无疑是挑拨聂倩倩和莫尚谦的关系,这样的挑拨对自己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许鹤溪的车稳稳的停在了莫尚谦家的门口,陈欣怡匆忙的从车内走了下来,朝着楼上奔去,看见房间内已经不见周落莉的身影,而聂倩倩已经睡着了,这才稍微的放松下来,轻轻的关上房门走下楼,将手中的草莓放在了冰箱里。

    许鹤溪看着陈欣怡试探性的问道:“倩倩,没事吧?”

    陈欣怡微微的摇了摇头,手机这个时候正好响起,电话是小麦打来了,说是公司有份文件是她负责了,现在有些不清楚,让她去公司解决一下。

    挂断小麦的电话之后,陈欣怡看了眼许鹤溪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交代了一句“许鹤溪,我这边有事先去处理一下。”

    许鹤溪微微点头,也并没有要走的意思,陈欣怡见状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先去公司处理好事情,早点回来。

    可是陈欣怡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之后再次回来的时候,聂倩倩和莫尚谦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陈欣怡走后,许鹤溪在客厅坐了很久,聂倩倩都不见醒来,佣人们也各忙各的,手中的杂志已经被翻得一页有一页了,心情却越来越烦躁。

    许鹤溪看了眼楼上聂倩倩的房间,将手中的杂志丢下缓缓的朝着楼上走去,站在聂倩倩的房间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轻轻敲响了聂倩倩的房门,可是里面却没有人应声。

    许鹤溪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终还是走了进去,窗外阳光正好,可是厚重的窗帘却遮住了所有的阳光,只能从窗帘的缝隙中看到点点光线,床上的聂倩倩正熟睡着。

    许鹤溪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床上的聂倩倩均匀的呼吸着,眼角还闪烁着一丝泪光,眉头微微蹙起,好像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许鹤溪走到聂倩倩的身边坐下,轻轻地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另一只手替她舒展了眉心,口中温柔的低喃道:倩倩,不要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你的身边都有我!

    梦中的聂倩倩就像是听见了许鹤溪的话,眉头微微舒展开来,脸上也出现了难得一丝笑意,见状,许鹤溪嘴角也带着一丝的笑意,只是许鹤溪并不知道,梦中的聂倩倩将他当成了莫尚谦,那句莫尚谦经常对聂倩倩说的情话,许鹤溪却也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许鹤溪看着聂倩倩,他多么希望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她聂倩倩都是自己的,不,应该说她聂倩倩只能是许鹤溪的,这是许鹤溪从出生以来唯一的一次对一件事情这样的执着。

    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得到,女人,金钱,权利对他来说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可是自从父母去世之后,他不得不背负起整个集团,以前的种种都将不复存在,他都无所谓,金钱和权利对他来说本就没有多大的吸引力,现在他唯一想要得到的就只有聂倩倩。

    “倩倩,你知道么?我真的很爱你!”许鹤溪在聂倩倩的耳边情话绵绵,诉说着自己的爱意。

    还在发烧高烧的聂倩倩,被行动惊醒,微微睁开眼睛,模糊的意识让她将面前的许鹤溪看成了莫尚谦,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笑意,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摩擦着许鹤溪的脸颊,“我也很爱你。”

    许鹤溪没想到聂倩倩竟然会回应他的话,可是那只放在脸颊上的手却是滚烫,对于聂倩倩的表白,许鹤溪的心中扬起一起兴奋,可是聂倩倩后面的话,却让他瞬间有了一种从天堂到到地狱的感觉。

    “尚谦,我也很爱你。”聂倩倩见面前的‘莫尚谦’不回答自己,接着道。

    许鹤溪心中微凉,聂倩倩竟然将他当成了莫尚谦,耳边传来了有人上楼的声音,一个念头在许鹤溪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莫尚谦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因为担心聂倩倩匆匆赶回来之后竟然见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许鹤溪抱着聂倩倩,低低轻吻,而聂倩倩的双手这勾着他的脖子,两人看上去似乎都缠绵难分。

    “你们在做什么?”莫尚谦的站在门口,眼中的怒火似要将二人燃烧殆尽。

    聂倩倩这才清醒过来,看清楚面前的竟然是许鹤溪,猛地推开他,刷了甩昏昏欲沉的脑袋,面前的莫尚谦竟然有些重影。

    许鹤溪的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转头看向莫尚谦,起身走到他的身边,对于莫尚谦的怒火选择视而不见,道:“你说呢?”

    看着许鹤溪嘴角的那抹笑意,莫尚谦忍不住想将他‘撕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