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失控的心情

    “宝贝儿你这是做什么呢?你不知道许鹤溪是什么样的人?还敢这么得罪他?”聂倩倩和许鹤溪走后,那个男人看着王悦一脸痛快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

    王悦看了眼身旁,体形肥胖,脸上就像是月球表面的男人,若不是为了公司可以像银行顺利放贷,她绝对不会陪着他,看看许鹤溪再看看他,王悦都忍不住想要干呕。

    为了缓解自己的烦闷,王悦拿出一只烟,点燃缓缓的抽了起来,看着那个男人说道:“你放心吧,许鹤溪不敢那我怎么样?因为我手里有聂倩倩这张王牌!”

    王悦很明白虽然许鹤溪很讨厌她,可是却不敢动她,因为他害怕聂倩倩生气,许鹤溪对聂倩倩的心思,任谁都能看出。

    “王牌?什么王牌?”男人一听有了兴趣,能够牵制住许鹤溪的王牌,他还真是有些好奇。

    王悦将手中才抽了两口的烟,放在烟灰缸中熄灭,起身对着那个男人,微微一笑道:“这个王牌只有我用有效,具体是什么?我可不能告诉你!”说着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印下一吻。

    那个男人满足的伸手将王悦抱进怀里,深深的吻着,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身居高位的他也算是见过不少的美女,可是却都没有王悦这么的吸引他,虽然明知王悦是为了贷款的事情,可是他却甘愿被她利用,她王悦想要的是钱,而他想要的是王悦的身体,这样不是很好,各取所需。

    聂倩倩从饭店走出来的时候,眼眶红红的,许鹤溪走了上去,伸手拿过她手中的东西,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跟在聂倩倩的身后。

    聂倩倩的眼泪缓缓落下,她也不知道这眼泪是为了王悦还是为了自己,只是此刻她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许鹤溪跟在聂倩倩的身后,直到地下车库,看着聂倩倩满脸泪水的样子,许鹤溪心疼说道:“倩倩!” 闻言,聂倩倩伸手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看了许鹤溪,许鹤溪淡淡一笑,说了一声回家吧,聂倩倩重重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陈欣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着手机上有聂倩倩打过来的电话,可是之前睡迷糊的她丝毫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结果聂倩倩的电话,但是从通话时间看来,自己的确是接听了电话。

    陈欣怡赶紧起身下床,赵特助已经去上班了,桌上是他做好的早餐,还留了一张字条,陈欣怡走过去拿起一看上面写着:记得吃早餐,午餐在冰箱里。简单的几个字却藏着无尽的温暖,陈欣怡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好看的弧度,记忆好像回到了当初和周晓阳恋爱的消息被报到出去之后,赵特助带她来他的那段日子。

    陈欣怡看着桌上做好的早餐,现拿起吐司便咬了一大口,顺便拨通了聂倩倩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聂倩倩许久才接电话,“喂,欣怡!”聂倩倩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沙哑。

    “你?哭了?”陈欣怡不确定的说道,手上的吐司已经被她放进了盘子中,电话那头的聂倩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声音,回道:“没有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欣怡明显听出了聂倩倩有点不对劲,说道:“我现在就回来!”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沙发旁边拿起自己的包包,然后走出了赵特助家的门。

    电话那头的聂倩倩只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她不想让陈欣怡担心,可是陈欣怡还是听出了什么?

    陈欣怡从赵特助家出来之后,直接打了个出租车朝着聂倩倩家的方向驶去,坐在车上的她有些担心,刚才听聂倩倩的语气应该是刚哭过的样子,为什么会哭呢?难道是因为莫尚谦,陈欣怡没有办法确定,现在得等见到聂倩倩再说吧。

    许鹤溪将聂倩倩送回家之后,聂倩倩便留他下来吃午饭,中午因为自己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害的许鹤溪连饭都没有吃成,又怎么还意思让她饿着肚子离开呢?

    聂倩倩一回到家里,心情也平复了不少,将买好的东西分文别类的放好,卷起袖子便准备开始给许鹤溪做吃的,许鹤溪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子旁边,一副神态自若的喝着茶,就像那已经退休了正在享受生活的老头子一样。

    陈欣怡付完车钱,直接跑到聂倩倩家,急忙忙的说道:“倩倩,你没事吧,我回来了!”陈欣怡一副去打架的样子,惹得原本还心情低落的聂倩倩不由的大笑起来,一旁的许鹤溪也是‘咯咯’大笑。

    陈欣怡一见聂倩倩好像也没什么事的样子,一脸的不解,平息了一下自己江湖豪气的状态,缓缓的走到聂倩倩的面前,看着她眼圈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试探性的问道:“倩倩,你没事吧?”

    聂倩倩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生活其实也并不是全都是不如意的事情,最起码还有陈欣怡和许鹤溪这样的好朋友可以陪伴着自己,这不就是美好么?

    “许鹤溪,你怎么在这里?”自从上次许鹤溪跟陈欣怡提起过周落莉的事情之后,他们两人之间好像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对于许鹤溪,陈欣怡也少了最初的恭敬。

    许鹤溪喝了一口茶,解释道:“今天正好没事,就过来看看你们。”

    陈欣怡一脸暧昧的在许鹤溪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是来看倩倩的吧!”许鹤溪回以陈欣怡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陈欣怡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一旁的聂倩倩已经走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而原本想要帮忙的陈欣怡却被聂倩倩无情的挡在了外面,用聂倩倩的话来说,就是她暂时还没有重新装修厨房的打算。

    闻言,陈欣怡无奈的耸耸肩,乖乖的坐在了许鹤溪的身边,喝起茶来,也落个轻松,就是看着聂倩倩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