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丰盛的早餐

    许鹤溪冷冷的看了眼莫尚谦,绕过他走到聂倩倩的面前,柔声道:“倩倩,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好,来之前给我个电话!”聂倩倩笑着道,拒绝许鹤溪的请求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总不能还拒绝他的见面。

    莫尚谦狠狠的瞪了许鹤溪一眼,强行拉着他离开了聂倩倩的家,聂倩倩看着两人一路你推我搡的,忽然觉得两人意外的关系好像还挺不错的。

    莫尚谦拉着许鹤溪走出了聂倩倩的家,许鹤溪甩来了莫尚谦的手,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莫尚谦却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站在她的面前,说道:“许鹤溪,我希望你以后可以离倩倩远一点。”

    原本已经打开车门的许鹤溪,听了莫尚谦的话,却生生的将车门重新关上,看着他的眼中满是不屑,“莫尚谦,你现在是在以什么样的身份在跟我说话,聂倩倩的前男友?”

    莫尚谦看着许鹤溪眼中带着冷冽,“许鹤溪,你最好弄清楚,我和倩倩只是暂时分开,而你只是她的朋友!最好不要逾越。”话落便走回到自己的车上。

    许鹤溪看着莫尚谦的背影,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关节‘咯咯’作响。

    “不好意思,打扰了,聂小姐!”赵特助走到聂倩倩的面前,抱歉的说道,明明是莫尚谦和许鹤溪斗气,却将他这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聂倩倩微微摇头,道:“没事,欢迎你,还有你以后跟欣怡一样叫我倩倩就好了,聂小姐,聂小姐的显得有些奇怪。”说着聂倩倩的嘴角带着笑意。

    赵特助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随后跟聂倩倩告辞,回家收拾东西去了。热闹的小院再次恢复平静,聂倩倩和陈欣怡躺在椅子上,享受着难得的休闲时光。

    “倩倩,你说我该不该在给自己的一个机会?”陈欣怡闭着眼睛,面上是树叶的影子,一副很惬意的样子。

    “欣怡,你还喜欢赵特助么?”陈欣怡和周晓阳没有订婚成功的真实原因,陈欣怡至今都没有跟她提起,而聂倩倩也没有开口询问陈欣怡。

    陈欣怡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眼聂倩倩,淡淡道:“应该还喜欢吧?”周晓阳走后,陈欣怡一度陷入一阵感情的漩涡中无法自拔,周晓阳是为了给陈欣怡可以自主选择的机会,可是陈欣怡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的走,赵特助至今也没有主动跟她提起过那件事情,而陈欣怡也没有主动询问过赵特助对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好像谁也不愿意认输一样的执拗着,陈欣怡无力去猜测赵特助的心思,虽然她很喜欢,也曾幻想过将来跟赵特助的孩子会长什么样子,是集合了两人的所有优点,还是缺点,又或者一半一半。

    现在虽然知道他们如果在一起,可能没有孩子,陈欣怡才真正的觉得,其实孩子什么的,她可以不在乎,她也不曾想过自己竟然已经这么的喜欢赵特助,那么赵特助对她呢?是什么样的感情,因为那件事情的顾虑而不敢喜欢她,还是他压根就喜欢自己呢?

    看着陈欣怡陷入沉思的样子,聂倩倩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轻声的唤了一声:“陈欣怡,你没事吧?”

    陈欣怡回过神来,看了眼聂倩倩,淡笑一声,没再说话,而聂倩倩也没有再跟陈欣怡继续刚才关于赵特助的那个话题。

    赵特助搬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一只手拎着一个行李箱,另一手拎着一大包菜,说是准备做晚餐。

    聂倩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自己来做就好,毕竟这让刚刚才搬过来的客人做饭给他们吃,着实有些不好。

    “没关系的,以后一日三餐我都会给你们做好,就当是做抵房租了,可以么?”赵特助显得都随意很多。

    面对这么热情的赵特助,聂倩倩只能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要知道承包她和陈欣怡衣一日三餐的经费可是远远比那一点点房租来的多的多。

    陈欣怡表现的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对于能每天可以吃到赵特助做的饭菜,她还是宁愿脸皮小小的厚一下。

    隔天,聂倩倩还在睡梦中就被陈欣怡给吵醒了,陈欣怡风风火火的跑进聂倩倩的房间,无情的将她给拉起来,说道:“倩倩,起床吃早餐了!”

    对于现在无业游民的聂倩倩,每天能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事情,可是陈欣怡还无情的将这唯一的优点给剥夺了。

    聂倩倩迷迷糊糊的就被陈欣怡拉进洗漱间开始洗漱,一阵凉水拍在脸上,聂倩倩也清醒了不少。

    院中的小圆桌上,赵特助已经做好了早餐,聂倩倩看着桌上的小米粥,油条,水煮鸡蛋,三明治,是有豆浆,品种齐全。

    陈欣怡拉了拉聂倩倩,说道:“倩倩,快坐下啊!”

    聂倩倩被桌上的吃的,震惊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只有她跟陈欣怡两个人的时候,很少做早餐,每天基本上都是去上班的路上随意的买一些。

    “倩倩,你今天准备做什么?”陈欣怡嘴里喊着油条,面前放着一碗稀饭,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蛋,竟然都没有阻挡住她想要说的话。

    “一会去公司递辞职信。”聂倩倩将手中的鸡蛋消灭之后对着陈欣怡说道。

    陈欣怡的脸上倒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吃惊,相反赵特助却是微微一愣,他应该是没想到聂倩倩会去辞职吧!

    “那晚上我们吃火锅庆祝一下,怎么样?”陈欣怡还真是吃着这顿想下一顿,聂倩倩都有些没有跟上她的节奏,笑道。

    聂倩倩白了陈欣怡一眼,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失业的人,而且还兼具失恋,真搞不懂陈欣怡说的庆祝是什么意思?她可不认为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看着聂倩倩那无情的白眼,陈欣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只是想吃火锅了而已,今天我要上班,赵特助要上班,你不是有时间么?”
Back to Top